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了得出准确的答案,萧逸飞甚至还暂停了毒皇母树对鬼体的吸收,以免功德值的变化出现混乱。

    而此时的萧逸飞,密切关注着功德值的变化,等待着结果的出炉。

    随着催眠术发挥效果,成功催眠了这名大善之辈修士,结果马上就呈现了出来。

    “果然……不出所料!”萧

    逸飞暗暗沉吟。

    神情也是非常平静。看

    不出任何悲喜。

    也看不出对这个结果,到底是感到满意,还是觉得失望。而

    且很快,萧逸飞就开始进行第二项试验。再

    次凝聚精神波,对第二名大善之辈修士进行了直接轰击,接着再次施展催眠术,并且密切关注功德值变化。

    这一次,结果同样很快就顺利出炉了。

    萧逸飞这次同样只是将结果记在心里,然后马上又开始进行下一步的测试。

    而这一次,萧逸飞对一名平庸之辈修士进行了精神波轰击,以及催眠。

    结果也很快顺利出炉。

    ……就

    这样,萧逸飞如法炮制,很快就在多达三十名修士身上,进行了类似的试验。

    所有的结果也都记录在心。接

    下来,萧逸飞又开始继续进行试验。但

    是却改变了试验的方式。

    比如他不再只是朝这些修士施展催眠术,而是直接进行寄生控制。在

    接力寄生术之下,萧逸飞只是花了一定的时间,就分别对三十名修士完成了寄生。

    同时将寄生完成之后功德值的变化情况,也都记在了心里。

    最后,萧逸飞让催眠后的三十名修士,以及寄生后的三十名修士,对其他没有进行催眠和寄生的修士,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同样的,将所有功德值的变化情况,全都铭记在心。如

    此种种!

    等到萧逸飞终于完成了所有的试验之后,已经是数个时辰之后了。

    而此时的他,综合之前所有的试验结果,已经了解和掌握了很多信息。

    比如,他发现,在他对大善之辈和平庸之辈修士进行催眠和寄生之后,果然会令功德值下降。

    而且,因为催眠和寄生相比,给修士造成的伤害,前者远远小于后者。

    因此,因为催眠而造成的降幅,远远小于寄生所带来的降幅。还

    有,将大善之辈与平庸之辈进行比较,无论对前者进行催眠还是寄生,所造成的功德值的降幅,都远远大于后者。

    而萧逸飞还发现,如果对大恶之辈进行催眠和寄生,那么,反而还会令功德值增加。恶

    行越多的修士,带来的增幅,也就越高。

    恶行越少,增幅也就越少。

    还有催眠和寄生引起的增幅大小,与上面的情况基本一样。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如果自己对好人进行催眠和寄生的话,那么就相当于在干坏事,的确会令功德值减少,或者增加罪恶值。”“

    对平庸者,也就是普通人这样做,也同样相当于做坏事,同样降低功德值,增加罪恶值。不过增幅和降幅都相对较少。”“

    但是对坏人进行寄生和催眠,就相当于做好事,会赚取相应的功德值。”

    “而且催眠造成的增幅或者降幅,普遍比寄生造成的增幅和降幅要更低。”“

    除此之外,自己无论是利用催眠术,还是利用寄生术来控制别人,那么,此人无论是做善事,还是做坏事,都会影响到自己这个主人的功德值的增加或者减少。”

    “不过,这种影响程度,比自己亲力亲为所造成的影响要稍小一些。”“

    也就是说,自己指挥别人做好事,或者做坏事,比自己亲自做好事和坏事,对功德值增减的影响程度,要稍小一些。”如

    此一来,萧逸飞发现,在妖魔界这种环境之下,特别是因为妖魔界的妖修魔修鬼修等所有修士,修行过程中都难免积累大量恶行,从而使得大恶之辈与小恶之徒的数量,比平庸之辈和大善之辈加在一起的数量,多出无数倍的情况下,原本设计好的强势吞并妖魔界的计划,并没有任何问题。

    就算真的会影响到功德值变化,那也是只会变好,不会变差。

    所以说,他之前的那些顾虑,完全就是杞人忧天,根本不需要为此而担心。既

    然如此,萧逸飞自然已经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进行选择。

    而事实上,这种选择,早就在他进行这些试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

    所以一番试验进行下来,只是为他决定做出这种选择,增加了更多自信与决断!

    想到这里,萧逸飞感觉如释重负。陡

    然!

    心念一动,四周的黑色能量罩立刻迅速隐去,完全消失不见了。

    而他和那一百名修士的身影,顿时重新呈现在了外界所有修士们的眼前。对

    萧逸飞,不,是对消失了许久的花容和这一百名修士终于再次出现在眼前,所有围在外面,焦心等待了数个时辰的妖魔界各门派修士们,顿时全都两眼发亮,惊喜不已。

    “啊!”“

    花长老!”“

    太好了!终于又出现了!”

    “花长老,您的试验做完了吗?”“

    花容,试验的结果如何?”

    ……虽

    然这些修士们,心里或许正在暗自咒骂花容,但是,表面上却全都表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而且还都纷纷发出关切的善意询问。至

    于满天心和黑玫瑰,倒是没有其他修士那么虚伪,他们脸上的灿烂笑容,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而且对萧逸飞发出的询问,也是真诚的关切。其

    中黑玫瑰那双凝望着萧逸飞的水眸里面,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蕴含的情愫。哪

    怕明知道她的深情,其实都是冲着真正的花容去的。

    也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冒牌货,可是,面对黑玫瑰如此深情的眼神,萧逸飞却还是不免心生涟漪。

    只是,很快他就收起了这些杂念,抬眼横扫四野。

    平淡的目光,在现场所有修士身上一一扫视而过。

    可是,从他身上涌现而出的强大气势,却一点都不平淡。而

    是形成了一股无上强大的威压,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瞬间就笼罩了现场偌大的区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