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透过刺目的白光,萧逸飞看见,在土台的表面,自己手指所触碰的位置,那里散发出来的亿万白光,正沿着土台表面,朝着四周迅速的扩散。

    最初散发出白光的区域,仅仅只有手指所触碰到的地方,可是转眼之间,就扩大到了手掌大小,这还仅仅只是开始而已,随着时间的飞逝,散发出白光的区域,扩大到了数百平方米,数万平方米,数百万平方米。

    最终,整个白色土台的表面,无处不向外散发出刺目的白光。

    偌大的土台,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光源,正将这种炫目刺眼的光芒,发射到视野所及之处。

    甚至好像要将整个无回山脉区域,全都笼罩在它的光芒之下。看

    到此景,萧逸飞的眼中也不禁变得闪闪发亮起来。脸

    上流露出无比激动的神情。

    同时,他不但没有因为土台的异变而吓得将手指收回来,反而还直接将整个手掌都贴在了土台的表面,而且朝着土台用力一抓!好像要将这巨大的土台,当做棍子一样抓在手上。可

    是,相对于土台的庞大体积来说,萧逸飞的手,实在是渺小如尘埃。

    哪怕是他现在变身为龙,将手变成龙爪,也无法将如此巨大的土台抓握在手中。因

    此,按理说他现在的举动,实在是显得非常可笑。有

    种自不量力的感觉。然

    而,此时做出这种不自量力举动的萧逸飞,神情间却流露出无比的凝重之色。而在凝重当中,还有一丝激动与期待的神情。

    无论怎么看,他似乎都并不认为他现在的举动有多荒谬和离谱,更不觉得这是一种自不量力的行为。相

    反,他似乎认为他现在正在进行着一种或许能够改变自身命运的常识。

    而就在所有人都可能认为这是一种不自量力的行为,并且,这种行为也肯定会遭遇打脸挫折的时候,萧逸飞已经一把抓在了土台的上面。神

    奇的一幕,顿时毫无征兆地上演了!

    萧逸飞这一把抓下去,竟然仿佛将眼前所有的炫目白光,全都抓在了掌心!那

    原本遍布于土台表面,并且已经变得无处不在的炫目而刺眼的白色光芒,此时犹如全都缩成了一团光球,就这样被萧逸飞抓握在手。白

    光顿时瞬间变暗,直至熄灭!那

    原本被白光所笼罩和遮掩的区域,如今也重新回归视野,恢复到了原来的景象。

    看起来,四周的一切都已经恢复如初。

    就好像那炫目刺眼的白光,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就连那巨大的圆柱形土台,也从未存在过。

    就像之前的种种惊人的景象,全都只是萧逸飞的幻觉。没

    错!

    此时此刻,不仅仅只是漫天白光消失不见了,而且,连原本悬浮在虚空当中,静立在萧逸飞面前的那座巨大的土台,竟然也凭空消失不见了。

    眼前只剩下了空无一物的虚空。就

    好像这座土台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一样!而

    如此巨大的物事,竟然在瞬刻之间,就此消失无踪,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也实在是令人感到太难以置信了。

    如果亲眼见证这一幕的话,只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眼瞎了,否则怎么可能连这么大的东西是如何消失的,都没能发现和看见呢?这

    不是睁眼瞎又是什么呢?可

    是面对如此震惊的事实,此时萧逸飞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惊色。

    似乎对于这样的诡异现象,并无感到任何惊讶和意外。

    也没有因为巨大土台的消失而感到失望和遗憾。相

    反,在他脸上,此时竟然还能看到无比激动和兴奋的神情。

    微微低头的他,两眼紧盯着握紧的右手,目光如电,闪闪发亮,仿佛手上握着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样。

    “价值连城?”“

    这何止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而是前所未见的,价值完全无法估算的宝物!”“

    没想到这是真的!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这居然真的不是做梦!”“

    不可思议!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萧逸飞一边目不转睛,神情激动地紧盯着自己握紧的右手,一边口中喃喃自语。

    那略显激动,以及无限感慨的语气,能够清楚的反映出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事实也的确如此!

    面对如此惊人的情况,此时的他,哪里还能够平静得下来呢。就

    在这神情激动,还有喃喃自语当中,萧逸飞缓缓松开了紧握的右手。随

    着手指缓缓展开,一道道白光从指缝中透射了出来。同

    样是白光,此时从指缝间透射出来的白光,却与之前从土台上散发出来的白光,完全截然不同。眼

    前的白光,明亮而柔和,远远没有之前的白光那么刺眼。

    而等到萧逸飞将右手完全摊开,整个掌心都笼罩在这种明亮而柔和的白光当中。

    并且在这白光之间,分明还能看见一件长长的白色物事。

    这白色物事看着方方的,薄薄的,只有两指来宽,一尺来长。形状类似一把长尺。

    就是这样一把疑似长尺的物事,静静地躺在萧逸飞的掌心,并且向外散发出道道柔和的白色光芒,还给人带来一种无比特殊的感觉!

    只是,萧逸飞的手中,怎么会出现了这么一把白色长尺呢?

    他之前抓在手中的,不是只有那炫目刺眼的白光吗?还

    有,这把长尺上面,怎么会散发出这种陌生而熟悉的白色光芒呢?另

    外,在这把长尺的表面,为何还有无数微小的图案,以及九道清晰的刻线呢?

    这些微小的花纹图案,以及这九道分布均匀的刻线,为什么与之前那土台的表面,看着如此相似呢?

    不!

    其实,除了看起来更加袖珍一些,这些花纹与刻线,分明完全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恐怕只有萧逸飞,才能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也

    只有他,才能对这些疑问进行解答!

    而此时的他,正满脸激动和感慨地凝视着手中的白色长尺,旋即收拢手指,将这把白色长尺牢牢握在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