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云烟和萧逸飞认识的时间,满打满算都不超过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里,她其实和萧逸飞接触的时间并不算多,就算在一起,也多是探讨医术方面的问题。

    可以说,她和萧逸飞连师姐弟的关系,都还没有完全建立。

    而她和聂远航,却是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两人已经认识了快二十年,对彼此都已经非常熟悉,甚至还有婚约在身,所以说,她和聂远航的感情,无疑比她和萧逸飞的感情要更深厚。

    然而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前者却不顾一切,奋不顾身的全力救她,而后者呢,却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没做,甚至因为害怕传染黑僵病,连碰都不敢碰她。当时她看到聂远航将手伸到一半又停住的画面,心顿时凉了一片。就在那一刻,她忽然怀疑眼前的聂远航,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良配。

    聂家和云家一样,都是江城市有名的中医世家,所以两家虽然免不了有所竞争,但是平时走的很近,联系也颇深,算得上是世交。

    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中医逐渐式微,聂家人开始顺应潮流,转学西医,逐渐抛弃了传统中医。而只有云家还保持不变,继续坚守家传的医术。

    如今的聂家,的确从西医方面获得了很大的好处,家里培养出了很多医术高超的名医,而且还建了好几家私人医院。在江城市医学界,也算是小有影响。

    反倒是云家,还是守着以前的家业,实力和影响力没什么变化,甚至名气越来越小,逐渐被莫家远远反超。

    云烟和聂远航几乎从懂事起,就已经认识,一起上学,一起学医,不过,聂远航学的是西医,而云烟学的是中医。

    当时,聂家刚刚开始涉足西医,家族实力还不如云家,又因为聂父与云父也会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所以两家便结下了娃娃亲。

    小时候,云烟还不懂娃娃亲到底是什么意思,等到长大之后,懂事了,对于她和聂远航的婚事,也并没有表示反对。

    因为,不管是从两人的家庭背景,感情,以及各方面的条件来看,他们两人都算是良配,而且聂远航对她的确很好,何况,云烟对于爱情的追求,远远不及她对医术的追求,所以秉着顺其自然的心态,与聂远航交往着,也做好了与聂远航结婚,相守一生的心理准备。

    可是如今,她却变得有些彷徨起来……

    “哎……”

    云烟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决定将这些烦心事先搁置一边。

    起身,穿衣,洗漱,简单的收拾好自己之后,云烟打开门走出了卧室。

    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门是关着的。

    “现在时间还早,可能逸飞他还没有起床吧。这些天,他也累坏了。”

    云烟没有上去敲门,打扰萧逸飞休息,而是准备下楼亲手做二人做早餐。

    可是刚刚走到楼下,就听到厨房内传来异响,接着便看到萧逸飞端着早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二人顿时打了一个照面。

    眼前的云烟,素颜淡抹,身穿一套宽松的家居服,露出性感的锁骨与玉颈,真是秀色可餐。

    看到她,萧逸飞感觉肚子都饱了。

    而且,眼前的景象,让他有种错觉,仿佛他和云烟是一对夫妻,而身为丈夫的自己,做好了早餐,准备和爱妻一起共进早餐。

    他也是用了极大的毅力,才克制住了想要上去拥抱云烟,对她来个早安吻的冲动。

    “师姐,你起来啦?肚子饿了吧?来,快坐吧,我准备了早餐,你尝尝看。对了,药我也熬好了,呆会你吃了早餐之后,就可以喝药了。”

    “好的……逸飞,真是太麻烦你了。我住在这里,已经够麻烦你了,还要你替我准备早餐,这让我……”

    “师姐,这点小事你就不用跟我这么见外吧,师弟伺候师姐,这不是应该的吗?你就当我是在向你献殷勤好了,到时候多教我两招就行。”

    “我还想着你好好教我解毒术呢……好了,见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们一起吃早餐吧。”

    “好的。”

    早餐之后,云烟留在家里,萧逸飞开车前往诊所。

    为了保护云烟,他将鬼脸尸蛾留在了家里。有它的保护,就算是天级武修者,也别想伤到云烟半根毫毛。

    在卧牛山营地的这几天,所有人的手机都需要收缴上去,萧逸飞当时为了方便,直接将手机关机,收进了须弥戒指。

    路上,他将手机拿了出来。

    刚刚打开手机,提示声就不绝于耳的响起。

    仔细一看,不少关系亲近的人,这段时间都给他打过电话,打不通之后,又纷纷发短信询问他的情况。

    关系越是亲近的人,打电话和发短信的次数越多。

    比如梦露,就给他打了不少电话,也发了很多条短信。

    不看短信内容,都能感应到她的关心和紧张。

    萧逸飞或是打电话,或是发短信,一一回复,要是有人问这几天他为什么关机,他直接说这段时间被人请去治病了,不方便开机。

    对梦露,他也是这样解释的,还好梦露没有怀疑,只是询问他这段时间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吃好睡好,让萧逸飞心生感动。

    煲了一阵电话粥后,挂了电话,萧逸飞又给王富贵打了过去。

    “老弟,你终于给我回电话了?这几天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关机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王富贵紧张的问道。

    萧逸飞又忽悠了一番,王富贵这才释然:“看来老弟你的名气是越来越大了啊,找你治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这也正常,凭老弟你的医术,完全可以称得上咱们江城市的第一神医啊!”

    就算萧逸飞再自负,也被王富贵说的面红耳赤,谦虚道:“王哥,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的这点医术,只能勉强算得上登堂入室而已。对了,王哥,拍卖会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拍卖会具体的时间,是在五天之后的上午。到时候,我只要跟我们汇合,一起去参加就行。到时候你要是看中什么,直接跟老哥说,老哥帮你拍下来!”

    “好的,到时候我一定准时到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