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云烟此时面容憔悴,脸色惨白,步履虚浮,然而,看到她不用人搀扶,自己走了出来,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这个年轻人居然真的治好了云医生!”

    “既然云医生被治好了,那岂不是说黑僵病不再是无药可治?”

    “有救了!其他患者有救了!”

    这一刻,所有人心里都感到震惊和狂喜不已。

    不,不是所有人,至少那姚一鸣,此时好像死了爹妈一样,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里重复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萧逸飞冷冷的看着姚一鸣,道:“你不会是故意耍赖吧?赶紧下跪道歉啊!”

    “好了,逸飞,得饶人处且饶人,还是正事要紧。”云烟开口劝道。

    她其实是在为萧逸飞着想,虽然她也很讨厌那个姚一鸣,但是对方毕竟是前辈,要是萧逸飞真的逼对方下跪道歉,虽然解气是解气,但是就怕引起别人的反感,觉得萧逸飞做事不留余地。

    经过今晚的事情,萧逸飞以后主动会出人头地,她不想因为这件事,给他的名声染上污点。

    反正姚一鸣现在已经得到了教训,放他一马,反而能够衬出萧逸飞宽厚待人,以德报怨的好品质。

    然而,萧逸飞却没有放过姚一鸣的想法。

    “师姐,其他的事情我都听你的,但是这件事不行,你之前病了,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他刚才说过的话,做的事情,我可都记得清清楚楚!所以,他今天必须要下跪道歉!”

    萧逸飞看着脸色煞白的姚一鸣,道:“姚专家,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赶紧兑现承诺吧!免得我使用强制手段!”

    “你,你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难道还敢动手不成?”姚一鸣惊道。

    “我敢不敢,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你,你敢……咳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激动,姚一鸣居然开始咳嗽起来,而且一发不可收,咳得越来越厉害了,最后居然还咳出了血丝。

    “这,这……”

    看到此景,不只是姚一鸣吓到了,就连周围的人也大吃一惊,心道:“姚一鸣不会是染病了吧?”

    姚一鸣这下顿时吓蒙了,想到染病的后果,差点直接崩溃。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看着萧逸飞的眼神,变得无比火热。

    因为,如今的黑僵病,已经不再是不治之症,眼前的萧逸飞,就能治愈这种病。

    可是,就算萧逸飞能治这种病,也要他答应才行啊!

    就凭姚一鸣之前的所作所为,萧逸飞能够答应才怪呢。

    想到这里,姚一鸣后悔不迭,为了活命,他顾不上其他,朝着萧逸飞跪倒下去:“我错了!萧逸飞,我真的错了。你一定要救我,你一定要救我啊!”

    众人一阵无语,看着姚一鸣的眼神里都充满了鄙夷,心里生出一种不耻为伍的念头。

    连萧逸飞也被姚一鸣的怂样搞得一阵无语。

    姚一鸣还以为萧逸飞不愿答应,继续苦苦哀求,丑态毕露。

    田副部长看不下去了,也彻底不相信姚一鸣刚才投诉的问题,皱眉道:“好了,来人,把他先带下去吧。”

    “是。”

    “放开我!放开我!萧逸飞,你一定要救我啊!”

    等到姚一鸣被带下去之后,萧逸飞上前准备搀扶云烟。

    她现在才刚刚康复,身体还很虚弱,不能长时间的站立和行走。

    哪知道这时,聂远航却激动的朝云烟走来。

    “烟儿,你真的痊愈了吗?太好了!”

    说着也想伸手去搀扶云烟的胳膊。

    萧逸飞目光一凛,说道:“聂医生,师姐的病还没有痊愈,小心传染!”

    聂远航手上的动作顿时一滞,似乎又被萧逸飞的话给吓到了。

    不过,这一次他只纠结了片刻,就鼓起勇气继续上去搀扶云烟,深情的看着云烟,嘴里说道:“没事,只要烟儿你能够痊愈就好,就算被传染了我也不怕。”

    本来是深情的表白,说不定还能把云烟好好的感动一番,哪知道萧逸飞呵呵一笑,说道:“也对,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呢,反正就算传染了也不怕。”

    这话一说,聂远航之前的那番话,就基本上没有了打动人心的效果。

    因为正如萧逸飞所说,有他在,现在就算染上了黑僵病,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聂远航不怕被传染也很正常。

    聂远航气的眼角直抽,但是又感到一阵心虚。因为,他心里的确是这样认为的!看到萧逸飞治好了云烟,他心里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可是,如果萧逸飞不说最后这句话,谁能想到这一点?

    “这家伙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呢?”

    聂远航怀疑萧逸飞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破坏他和云烟的感情。

    他真想将萧逸飞一脚踢飞,可是偏偏又拿萧逸飞没办法。

    他只能希望云烟不要怀疑他的真心。

    “烟儿,请你相信我,我是真的非常关心你,之前……”

    可是云烟没听他说下去,就主动上去扶着萧逸飞的胳膊站稳,朝着柯良说道:“柯院长,我希望你们能够对我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如果我真的已经痊愈了,希望你们能够让逸飞给其他患者治病,我相信他真的有这样的能力!”

    “当然!他要是不愿意治,我还不愿意呢。”柯良哈哈笑道。这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就在这时,有人从远处匆匆跑过来,嘴里还叫着:“好消息!好消息!刘护士醒啦!”

    “啊?”

    柯良,吕刚强,以及闫教授等来自京城的专家们,先是一惊,旋即纷纷望向了云烟。

    因为这位刘护士,就是云烟之前用针灸治疗过的那个女护士。

    而这个女护士居然也醒了!

    难道说,这是云烟之前对她进行针灸治疗的效果?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惊喜居然接踵而至!

    而让人感到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一次次的惊喜,居然都是云烟和萧逸飞这对师姐弟带来的!

    这对师姐弟的医术,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一刻,闫教授忽然对那位云青禾神医佩服万分。

    “能够教出这样一对徒弟的云神医,医术又该是多么的厉害呢?”

    如果他要是知道,迄今为止,云神医其实压根就没教过萧逸飞医术,而云烟施展的针灸,也是从萧逸飞给她的《萧氏圣心诀》里学到的,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