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前姚一鸣被萧逸飞涂了满脸毒血,并且被赶出病房后,他就赶紧跑去做了一个全身消毒,以免被传染上黑僵病。然后又找人做了个检查,看自己有没有染病。

    等到确定没什么事之后,这才放下心来,正好这个时候,听说卫生部的领导来营地了,于是他便匆匆跑来投诉。

    至于萧逸飞给云烟的检查结果,他根本一无所知。

    柯良也看出姚一鸣对此事真的是一无所知,顿时瞠目结舌,错愕不已,很快他就和吕刚强一起摇头苦笑起来。

    “哎,连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跑来投诉,这真是……”

    想想也是醉了。

    他们在心里替姚一鸣感到可悲。

    “你们这是什么反应?什么结果?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姚一鸣有些恼羞成怒的质问道,更多的还是不明白柯良和吕刚强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反应。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莫名的感到有些不安。

    田副部长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吕刚强和柯良。

    柯良同情的看了满脸涨红的姚一鸣一眼,然后道:“吕市长,还是你来说吧。”

    吕刚强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姚专家,你有所不知,刚才你不在的时候,小萧就已经完成了治疗,而在他的治疗之下,云医生已经成功的清醒了过来。”

    “什么?”

    姚一鸣完全惊呆了。

    萧逸飞把云烟治好啦?

    萧逸飞把云烟治好啦?

    萧逸飞把云烟治好啦?

    重要的事情,在他脑子里重复了三遍,犹如三道惊雷,炸得他头皮发麻!

    他当然清楚这件事要是真的,那萧逸飞无疑立下了天大的功劳,之前不管萧逸飞犯下过错,都可以忽略不计!

    何况萧逸飞之前压根就没有犯错。

    反倒是之前投诉萧逸飞的他,可能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甚至还会受到惩处!

    想到这样的后果,姚一鸣顿时急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么多专家名医都找不到治病方法,他怎么可能治得好这种黑僵病呢!你们简直是胡说八道!”

    他压根就不相信吕刚强的话。

    但是,他心里其实正在“砰砰砰”的打着鼓。

    因为他非常清楚,吕刚强身为一位副市长,肯定不会随便拿这样的事情来开玩笑。

    而且,这种事调查起来实在是太简单了,随便一查就知道真相,吕刚强是疯了还是傻了,会在这种事情上面说谎呢?

    可是,就算心知肚明,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田副部长也被吕刚强的话惊到了,正色道:“吕市长,你此言当真?那个萧逸飞真的把他的师姐救醒啦?”

    吕刚强正色道:“千真万确!我可以拿我的人格来保证!而且,如果我有半点假话,那甘愿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来!”

    他这是在拿自己副市长的位置在作保!

    姚一鸣脸色煞白,哑口无言。

    而田副部长忽然就激动起来:“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没想到我刚来这里,就听到了这样的好消息!那个小萧现在在哪?快带他来见我……等等,还是我去见他!”

    这时,吕刚强神色怪异。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田副部长疑惑的问。

    吕刚强苦笑道:“是的,田部长,那个小萧在救醒了云医生之后,说是要去帮云医生寻药,所以不顾我们的阻拦,离开了营地,进了卧牛村,而等我们的人追上去的时候,到处都找不到他的踪迹,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极有可能是进了原始森林。”

    “这……”田副部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姚一鸣却欣然若狂,大声说道:“哈哈,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田部长说要见萧逸飞,你们就说萧逸飞带着云医生去了原始森林,见不到人。呵呵,我敢肯定,你们刚才说的都是假的,萧逸飞压根就没有治好云烟,而是把人治出了问题,你们担心承担责任,所以故意赶在田部长他们带来之前,让萧逸飞带着云烟逃进了原始森林,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还不是任你们把死人说成活人!”

    吕刚强满脸涨红道:“姚专家,你不要血口喷人!”

    “谁说我血口喷人,我这是实话实说,你们要想证明你们说的没错,那就让萧逸飞现身啊!”

    “这……”

    “怎么?被我说中了?心虚了?没话说了吧?要是你们能让萧逸飞现身,证明他真的治好了云烟,我可以当面跟他下跪道歉!呵呵,可惜他能不能活着离开原始森林都成问题呢!”姚一鸣越说越得意,越来越觉得自己说中了事实。

    就在他暗暗得意,吕刚强有口难言,而田副部长也不知道应该相信谁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那个谁?你真的要跟我下跪吗?”

    “谁?谁在说话?”

    众人震惊的循声望去,却看到一个年轻人,一手抱着一个年轻女子,一手拎着一只麻袋,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这不是萧逸飞是谁?

    “啊?”

    姚一鸣立马傻眼了!

    柯良和吕刚强二人先是一惊,接着欣喜不已。

    自从亲眼目睹云烟被萧逸飞救醒,他们就把资料黑僵病,控制疫情的希望都放在了萧逸飞的身上。

    之前他们还担心萧逸飞进了原始森林后,会发生什么意外,正准备组织人手进森林去寻找萧逸飞,只是因为田副部长一行人的到来,才打断了这个计划。

    现在看到他安然无恙的回到营地,心里顿时长松一口气。

    “小萧!你回来啦?没出什么事吧?云医生怎么样了?”

    柯良惊喜的迎上去,上下打量着萧逸飞和云烟。

    等看到萧逸飞嘴角残留的血丝之后,心里顿时一惊。

    “小萧,你怎么流血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事。”萧逸飞随口说道,他的伤早痊愈了,只是忘了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净而已。

    柯良还是很担心的问道:“真的没事吗?”

    不等萧逸飞说话,姚一鸣就抢着说道:“萧逸飞,你就别硬撑着了,呵呵,我看你是刚刚咳血了吧?是不是不小心被传染上黑僵病了?我就说嘛,你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怎么能治得好黑僵病呢?你和你师姐一样,都只会嘴硬……对了,你师姐不是已经被你救醒了吗?怎么现在还是昏迷着呢?”

    这话说的所有人心里一沉。

    都以为萧逸飞嘴角的血丝,就是染病后咳血留下的痕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