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众人惊讶的循声望去,正好看到姚一鸣往这边匆匆跑了过来。

    吕刚强和柯良见状顿时皱起了眉头,知道姚一鸣这是要出来闹事。

    “姚专家,你这是干什么?”吕刚强想要阻止姚一鸣。

    而姚一鸣却没有理睬他,朝着田副部长喊道:“部长,我要投诉!我要向你投诉!”

    吕刚强急道:“姚专家……”

    “等等!吕市长,既然这位同志有事情要投诉,你就让他畅所欲言吧,现在不是搞一言堂的时候!”田副部长开口打断道,眼前的情景,让他有所误会,怀疑吕刚强在管理营地方面出现了严重的问题,让手下的人心有不满,所以才站出来向自己投诉,因此心里感到有些不高兴。

    现在正是危难之机,应该把所有力气都往一处使,可是吕刚强连营地都管理不好,使得人心涣散,这怎能让他感到满意呢。

    尽管田副部长很好的掩饰了内心的不满,但是吕刚强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是。”吕刚强无奈的暗自叹了一口气,退到一旁,把地方让给姚一鸣发挥。

    姚一鸣心里一喜,连忙大声说道:“部长,我要向你举报一个人,这个人先是不顾警告,硬闯营地,接着又不顾大家的反对,强行要给病人治病。而且当我上去阻止他的时候,他还出手打伤了我,并且故意将携带病毒的毒血弄到我的身上,想要将我传染上黑僵病!”

    “此人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目无法纪,而且,我怀疑他根本是在故意捣乱,并且想要让疫情扩散出去,危害其他人的安危!”

    田副部长有些诧异,没想到姚一鸣要投诉的人,并不是吕刚强和柯良,而是另有其人。

    而听到姚一鸣描叙的此人的所作所为,田副部长相当愤怒,面色严峻问:“此人是谁?”

    “他叫萧逸飞!”

    “萧逸飞?萧逸飞是谁?”田副部长皱眉问道。

    “萧逸飞是云医生的师弟!”

    “云医生又是谁?”田副部长更是一头雾水。

    姚一鸣连忙将萧逸飞和云烟的情况,还有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向田部长讲了出来。

    他在讲叙中故意隐瞒了很多细节。

    比如,本来是他先主动用毒血攻击萧逸飞的,但是在他讲述里面,却省掉了这个情节,只说萧逸飞打破他的面罩,拿毒血攻击他的情况。

    反正,他把自己完全洗白成了见义勇为,反遭报复的可怜人,而把萧逸飞描叙得极其霸道蛮横,心胸狭窄,手段残忍。

    田副部长听着听着,脸上怒气浮现。

    吕刚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本来准备站出来拆穿姚一鸣的话,可是没想到被柯良抢先一步。

    “田部长,我有话要说!”柯良一边大声说着,一边怒视着姚一鸣。

    本来柯良的脾气很好,轻易不动怒,可是现在他真的是被姚一鸣的无耻给气到了。

    而姚一鸣看到柯良愤怒的眼神,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暗叫糟糕。

    姚一鸣当然知道自己的描述到底有多么不客观,他也担心吕刚强和柯良会站出来反驳自己。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尽管他对吕刚强和柯良刚才的态度非常不满,但是,他并没有把矛头指向二人。这样,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的想法,吕刚强和柯良很有可能不会站出来反驳自己,给萧逸飞申冤。

    而且,相对于萧逸飞只是一个普通小诊所的医生,自己怎么说也是来自京城的专家,不管怎么看,吕刚强和柯良都要给自己一分面子。

    可是没想到的是,柯良居然真的会为了一个年轻人而跑出来搅局!

    一时间,姚一鸣感到非常担心,同时也感到很愤怒,暗想道:“好啊,既然你不肯给我面子,那就别想我给你面子。哼,你不是跑出来帮那个臭小子吗?那我成全你,让你陪他一起倒霉!”

    田副部长诧异的望过来,问道:“柯院长,你想说什么?”

    “田部长,刚才姚专家的话,有些地方并不属实。”柯良说着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在他的讲述当中,并没有刻意偏向谁,也没有刻意隐瞒任何细节,完全是站在中立的角度,据实相告。

    但是,就凭这些,就足以证明姚一鸣刚才是在恶人先告状。

    田副部长听得眉头紧皱,心里顿时冷静下来,虽然他确定姚一鸣和柯良谁讲的才是事实,但是知道这件事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姚专家,柯院长说的这些情况都是真的吗?”田副部长对姚一鸣问道。

    “哎,就当是真的吧,既然柯院长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姚一鸣苦笑着说道。

    他这番话,看似是承认柯良的话都是真的,但是配合他的表情,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觉得他是出于某种忌惮和压力,这才被迫接受眼前的事实。

    果然,田副部长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柯良也皱起眉头,张口欲言。

    然而,姚一鸣却不等他说话,就又开口说道:“其实,我也知道柯院长非常欣赏那个萧逸飞,不然,柯院长怎么会同意让他进入营地,并且还支持他给云医生治病呢。柯院长现在站出来帮他说话,我也能够理解。可是,柯院长,我有件事不明白,想你这样德高望重的名医,怎么会把治好黑僵病的希望,放在一个毛头小子的身上,这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这样做,有没有考虑那些病人的感受?就算云医生是萧逸飞的师姐,可是如果萧逸飞不但没有治好她,反而还害死了她,那你怎么向云医生,还有她的家人交代呢?”

    姚一鸣开始把矛头指向了柯良。

    柯良听到姚一鸣的指责后,并没有动怒,而是神色怪异的说道:“等等,姚专家,难道你还不知道小萧给云医生的治疗结果吗?”

    “什么结果?”姚一鸣皱眉问道。

    他根本不知道柯良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