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人急促的脚步声,顿时引起了现场四人的关注。本

    来红欧生还以为是手下办好了自己交代的事情之后,正准备拿着卡过来交差。只

    是,很快他就发现,此时匆匆跑过来的人,竟然是家里的一个下人。

    而且在这个下人的脸上,满是慌乱的神情。

    红欧生顿时皱起眉头,暗自猜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心里却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就在此时,那下人不等跑过来,就开口喊道:“家主,不好了,雷瑟集团的绵总,带着一队人来我们红府了!”红

    欧生虎躯一震,惊道:“什么?”

    此时的红府之外,气氛相当紧张。  绵

    柯伟带着一群人,杵在红府门外。

    而红府门口,不少红家保镖正严阵以待,与之进行对峙。

    在一旁的地上,还躺着几名红家下人。很

    明显是被绵柯伟带来的人打伤的。

    绵柯伟几乎无视了面前正对他怒目相对的红家保镖,冷着脸,傲然道:“去,叫红欧生出来见我!”“

    哼!我们家家主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一名保镖出言反击道。其

    实,以绵柯伟的身份,能够主动前来红家拜访红欧生,已经算是非常给红欧生面子了。

    按理说,这些红家的保镖们,非但不应该将对方挡在门外,反而还应该赶紧将这件事通知红欧生,同时热情的将绵柯伟迎进府内才对。只

    是,谁都不是瞎子。

    如果这绵柯伟真的只是正常拜访,这些保镖们当然会热情的招待他们。但

    是,只要是人,此时都能一眼看出,绵柯伟今天带着这么多人过来,以及看他摆出来的阵仗,就知道明显是来者不善。外

    加上这些保镖们都已经知道了之前发生在竞技场的事情。既

    然如此,这些保镖们又岂能任绵柯伟带着手下高手,肆意进入府内,威胁到红家人的生命安全呢?

    而且,他们还有同伴刚刚被绵柯伟的手下打伤了,因此,他们心里自然对绵柯伟等人更加充满敌意,也更加不能放任这些人进入红府。

    绵柯伟此时乜了那名对他不敬的保镖一眼,从鼻腔里发出淡淡的不屑冷哼。蓦

    然!

    所有人只见到从绵柯伟身后闪出一道黑影,冲着那个保镖所在之处飞掠而去。

    下一刻!

    不等任何人反应过来,便听见那名保镖赫然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更是直接倒飞了出去!在

    飞出十多米远的距离之后,这才轰的一声跌落在地上,并且在地上狼狈的滚出很远之后,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然后捂着胸口,露出非常痛苦的神情。别

    说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了,甚至看起来连微微移动一下身体都难以做到。很

    明显,虽然这名保镖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却也伤的不轻。直

    到此时,其他保镖这才惊醒过来。

    纷纷心里一寒。

    而有人朝着那名保镖跑去,准备将其从地上扶起。

    其他保镖们,则用无比愤怒和忌惮的眼神,望着那个正退回绵柯伟身后的狂澜武者。

    就是这名狂澜武者,一招击伤了他们的那名同伴。

    同时,之前被打伤的那些红家保镖,也都是出自此人之手。毫

    无疑问,这名狂澜武者的实力,相当的不凡。绝

    对远在他们之上。

    而且看起来,这名狂澜武者,还不是绵柯伟今天带过来的高手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如此一来,就凭他们这些保镖,只怕根本无法阻止绵柯伟等人的前进之路。同

    时也能证明,绵柯伟今天绝对是有备而来,而且的的确确来者不善!

    想到这里,这些红家保镖们,顿时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也

    纷纷做好了与绵柯伟等人进行正面交锋的准备。

    此时的绵柯伟,却已经感到不耐烦起来。

    “好了!赶紧叫红欧生出来见我!否则,就给我全部滚开,别担道!”

    只是,所有红家保镖们,全都尽忠职守,并没有被绵柯伟的话吓到,而是继续把守府门,不许绵柯伟等人轻易的闯入府内。

    而绵柯伟的耐心,显然已经降到了接近于零。眼

    中冒着寒光的同时,正欲下令硬闯红府。

    就在此时,从府门之内,赫然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绵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对

    于这声音,绵柯伟自然并不陌生。立

    刻无视了眼前的红家保镖,抬头循声望去。

    果然!

    透过那群红家保镖,他看见了红欧生那熟悉的身影,正从府内走出来。

    只是,红欧生并非是独自一人现身。

    在他身后,还跟着他的一双儿女。除

    了这双儿女之外,竟然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也跟着一起出现。

    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害他大丢颜面,而且,还害他精心策划的计划几乎全部泡汤的罪魁祸首。那

    个来历不明的黑甲神秘人!

    绵柯伟眼中瞳孔顿时猛然一缩。两

    眼迸射出森然的冷芒。

    此时此刻,他竟然也无视了红欧生的存在。眼

    睛里就只有那个黑甲神秘人。

    内心深处充满了深深的怨恨。

    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不过,就在绵柯伟怒视着黑甲神秘人的时候,他的视线却被红欧生的身影给挡住了。此

    时的红欧生,从那群保镖后面走了出来,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一群受伤的保镖,顿时皱起眉头,眸中闪过一丝愤怒。

    旋即朝着绵柯伟望来,问道:“绵总,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而且还打伤了我们红家的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红总,你是在明知故问吗?”绵柯伟冷笑着回应道。

    红欧生道:“绵总,你有话直说!我倒想听听,你今天不请自来,到底所为何事?”“

    哼!既然你红总故意装傻,那我就直说好了!现在我过来这里,是想向你红总讨个说法!或者说是讨个公道!”

    “什么说法?什么公道?”“

    关于今天竞技场比赛之事的说法!以及这件事所代表的公道!”说到这里,绵柯伟瞅了那黑甲神秘人一眼,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愤恨之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