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又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寸一尺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我只知道他叫萧逸飞,是个小诊所的医生,而且还是一个孤儿……”

    白蒙以前为了报复萧逸飞,对萧逸飞的各种情况都进行过相当详细的调查,此时他将这些情况,都告诉了寸一尺。

    当白蒙说出萧逸飞的年龄之后,寸一尺惊愕道:“他居然这么年轻?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这点绝不会有假!”

    “真是不可思议!”

    寸一尺神情呆滞。

    世上还有这样的天才?

    如果萧逸飞的年龄真的那么小,那么相比之下,被誉为师门第一天才的穆袁,岂不是根本不值一提?

    只可惜这样一个天才,却是别人门派的弟子。

    而能够培养出这样一位天才弟子的门派,恐怕实力不弱。

    但是,不管他出自什么门派,他既然敢对自己爱徒痛下杀手,那么就别怪我手下留情!

    寸一尺已经在心里给萧逸飞判了死刑。

    “对了,他为什么要杀害阿袁?”寸一尺又问道。

    “这……”白蒙神色变幻,欲言又止。

    寸一尺看出端倪,冷喝道:“快说!”

    白蒙心里顿时猛然一颤。

    虽然有心隐瞒真相,可是白蒙心里非常清楚,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住。

    只要寸一尺派人调查一下,就能知道真相,所以他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真相总有被揭穿的一天。

    所以白蒙只好将他与萧逸飞结仇,而穆袁出手相助,结果却被萧逸飞反杀的前因后果,都老老实实的讲了出来。

    话音刚落,寸一尺扬手一掌,将白蒙一耳光扇飞出去。

    白蒙轰然落地,翻身爬起后,嘴角流血,脸上浮现起一个清晰的掌印!

    身体的痛苦,远远不及内心的恐惧。

    这一刻,他在寸一尺的眼里,分明看见了浓郁的杀气!

    寸一尺声如寒冰道:“该死!果然是你害死了阿袁!看我不活劈了你!”

    说完提掌就要劈向白蒙!

    白蒙见状“砰”的一声跪倒在地,求饶道:“寸师伯,饶命啊,我知道错了,是我害死了穆师兄,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寸师伯,请饶了弟子一命吧,以后弟子就算给您做牛做马都愿意,您要是不嫌弃,我愿意将整个白家的所有产业都拱手送给您!”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很难相信在江城市威风八面的白水帮白大少,居然也有现在这样给人跪地求饶的可怜一面。

    甚至为了活命,还不惜将整个白家的产业都拱手送人。

    其实白蒙不这样做也没有办法。

    那天晚上,他跳江逃过萧逸飞的追杀,从江里爬上岸之后,也曾想过干脆逃出国外,免得被寸一尺和师门知道是自己害死了穆袁。

    但是他非常清楚师门的强大实力。

    知道就算逃出国门,只要师门想要找到自己,自己还是无处遁形。

    所以,就算他知道跑来向寸一尺报信,很有可能会被寸一尺迁怒,甚至死在寸一尺的手上,但他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跑来这里。

    而只要能够保全自己的性命,给人下跪,将家产拱手送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白蒙的苦苦哀求,似乎起到了一些效果。

    寸一尺终究还是没有对他痛下杀手,冷声道:“暂且饶你一条狗命!等我除掉那萧逸飞之后,再将你交给掌门处置!”

    白蒙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寸一尺现在不杀自己,那么他有很大的自信,相信自己死不了。

    因为,他怎么说也是师门内排名前三的天才。

    相信师门在损失了第一天才弟子之后,不会亲手处死另外一名天才。

    这样师门的损失就太大了。

    白蒙连忙跪谢道:“谢谢寸师伯。”

    “师傅,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找那个萧逸飞,给穆师弟报仇?”叶武龙上前询问。

    同为寸一尺的弟子,他和师弟穆袁的感情还算不错,所以得知穆袁被杀的消息,也忍不住想要替他报仇!

    寸一尺冷声道:“报仇之事,不必急于一时,此时此刻,还是等血槐花开了再说!”

    “是。”叶武龙也知道自己师傅对这棵血槐的重视程度,不敢有什么异议。

    而白蒙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不屑的想:“哼,亏你还是穆袁的师傅呢,在你心里,给自己弟子报仇的事,居然排在一棵树的后面,也不知道穆袁知道这件事之后,会不会气的死而复活。”

    “对了,寸师伯,根据情报,市里已经将这边的疫情上报给了国家疫控中心,据说连卫生部都知道了这边的疫情,还准备派人来进行防疫。现在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了,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数?”白蒙问道。

    寸一尺不屑道:“怕什么?别说只是一群凡人了,就算是其他古武者亲临此地,也绝对调查不出疫情的真相!”

    “是啊,谁能想到,所谓的瘟疫,其实是由尸毒引发的呢。而且谁能想到,世上还有鬼脸尸蛾这种异虫呢?寸师伯的这只鬼脸尸蛾,可是世间罕有!”白蒙连忙拍马屁道。

    不过,这也不算是拍马屁,而是实话实说。

    因为鬼脸尸蛾这种毒虫,的确是世间罕有,全天下目前都只发现了这么一只。

    寸一尺身为师门第一毒师,特别擅长炼毒和饲养毒虫。

    这只鬼脸尸蛾,也是寸一尺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的,当初这只鬼脸尸蛾还只是毛毛虫状态的时候,寸一尺为了抓住它,就牺牲了不少门内弟子的生命。

    后来为了收服它,与它签订血契,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不过,付出代价越大,收获也越大。

    这只鬼脸尸蛾的强大与恐怖,让寸一尺惊喜万分。

    他在师门内能够有现在这样的地位,除了师凭徒贵之外,全靠这只鬼脸尸蛾。

    寸一尺也正是靠着鬼脸尸蛾,找到了这棵血槐树。

    谁让血槐树的树浆,是鬼脸尸蛾最喜欢的食物呢。可以说,有血槐的地方,就会有鬼脸尸蛾的存在。上次这只鬼脸尸蛾,也是寸一尺在一棵血槐树上发现的。

    “咱们血山派一直名声不佳,被人污蔑为魔门邪派,门下弟子受尽屈辱和歧视,老夫实在是不能再忍下去。”

    “是时候给血山派洗净冤屈了!”

    “现在疫情只控制在附近区域,而且目前只惊动了官方,还没有传播开去,影响比较有限。不过,这是因为老夫要守着这棵血槐树,分身无术,所以暂时只能选择这种厚积薄发的做法。”

    “等到老夫采集了血槐花蜜,腾出手来之后,也是时机成熟,疫情全面爆发之时,等到疫情惊动四方,使得各地人心惶惶之时,老夫再出面控制疫情,化解危机,到时候天下人谁不对老夫感恩戴德?”

    “老夫定要利用这次的机会,让血山派洗掉魔门邪派的污名,成为凡人心中的圣教!”

    寸一尺颇为自傲,指点江山般的说道。

    原来,有关卧牛山的这一切,全都是寸一尺为了给血山派洗白而设计的阴谋。

    所谓的黑僵病疫情,完全就是寸一尺利用鬼脸尸蛾的尸毒,故意传播出去的。

    白蒙对此其实也非常清楚。

    身为血山派弟子,他也很想看到寸一尺说的那一天,尽早的到来。

    就在这时,蓦然间,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落在了寸一尺的身上。

    看清楚这黑影的样子,寸一尺双目一瞪,惊容满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