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此时的笑不停,已经完全忘记了今天过来狂屠峰的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设法从宫九口中,搞清楚对方的来历。

    甚至他已经完全坐不住了。

    无比迫切地想要赶紧离开这里,连这样是否会惹来宫九这位主人的不满,他都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因为,他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这棵异草的神奇当中!

    至于其他的魔山主们,有一个算一个,眼下全都用满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望着异草的主人。

    之前他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是宫九,可是现在却变成了笑不停。

    而无论是宫九,还是笑不停,都是他们不敢窥觑的超然存在,因此,就算心里再感到羡慕嫉妒恨,最终也都还是不敢表露出任何异样的情绪。只敢将他们对异草的渴望之心,深藏在内心深处!

    就在这时,笑不停却已经长身而起。

    朝着萧逸飞哈哈一笑道:“宫魔山主,时候不早了,我们在这里也已经打扰你多时了,所以,我们该告辞了!下次若是有空,笑某再来府上拜访宫魔山主,当然,若是宫魔山主有空,也可以去我们极乐峰逛一逛,到时候,笑某定然会好生招待宫魔山主,并且好好的喝上两杯,哈哈!”

    笑不停这样一说,其他魔山主们倒也不好继续留下,于是纷纷起身准备告辞。

    这时,萧逸飞却朝着笑不停呵呵一笑,道:“笑前辈,你们这就要走了吗?难道,你们不想知道我的来历了吗?”

    “啊?”

    笑不停惊讶地望着萧逸飞。

    没想到萧逸飞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其他魔山主们,此时也都惊讶不已。

    纷纷纳闷,这宫九是怎么知道他们想要知道他的来历这件事的?

    莫非他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还是说,是杨修事先给他通了气?

    答案想必应该是后者。

    毕竟当初这宫九可是杨修招揽回来的,所以,二人的关系肯定也非同一般。

    外加上现在宫九已经身居高位,并且在地位上面,已经超过了杨修,因此,就算不是因为以前的关系,而是杨修单纯为了交好宫九,他都极有可能会这样做。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宫九此时为什么会朝着他们说出这样的话呢?

    难道他还准备将他的来历,当众讲出来,好让大家都知道不成?

    本来大家都觉得这种情况,不可能存在,这位宫九魔山主,怎么可能会主动告诉大家他的来历呢?

    可是,却又好奇,这宫九如果不是想要告诉大家他的来历的话,那么,他现在又为何要这样说话呢?

    因此,所有魔山主们,顿时都感到相当的惊疑。

    还好!

    还好宫九没有让他们一直迷惑不解下去。

    而是很快就主动帮他们答疑解惑道:“既然大家都这么想要知道宫某的来历,那么,宫九又岂能让大家失望呢。现在,宫某就来亲自解答大家心中的疑问,告诉你们宫某的真实来历!”

    “啊?”

    这下众魔山主们,全都惊呼不已。

    没想到事情还真的被他们给猜中了。

    旋即一个个感到惊喜不已。

    如果宫九当真愿意主动告诉大家他的来历,那就真是太好不过了。

    这样大家心里困惑已久的疑问,就终于能够得以解答了。

    于是,所有人都放下了立刻离开的念头。

    并且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全都屏住呼吸,准备聆听宫九答疑解惑。

    就在这万众瞩目之下,萧逸飞开口解疑:“不瞒诸位,其实宫某的真实身份,是来自于修真界,并且,乃是修真界毒皇宗的一位界主。”

    “……”

    安静!

    大殿内一片安静!

    所有魔山主们,全都一语不发,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但是,他们的嘴却都张得大大的。

    一双双眼睛,也都瞪大如铜铃,里面全都是深深的震惊!

    因为,他们全都被萧逸飞的“自我介绍”给惊呆了。

    难以置信!

    真是难以置信!

    没想到宫九的真实身份,竟然是这样,这简直就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令他们完全说不出半句话来。

    甚至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觉,又或者是听错了。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这宫九怎么可能会是修真界毒皇宗的界主呢?

    这未免太夸张了吧?

    这样的结果,可是他们之前完全没有想到过的啊!

    这种诡异的沉默,一直持续了许久许久。

    仿佛直到一个世纪之后,才总算有人最先惊醒过来。

    旋即一阵畅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宫魔山主,您未免太说笑了吧?您怎么可能会是修真界毒皇宗的毒修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哈哈哈……大家说是不是?”

    这样畅然大笑的人,自然非笑不停莫属。

    只是,此时他的笑声,怎么听都觉得无比的尴尬。

    而其他魔山主想笑,却根本笑不出来。

    整个内心,都还处于之前的震惊当中,久久都无法恢复正常。

    不过,反而是萧逸飞此时率先笑了起来。

    “哈哈,笑前辈真是说笑了,我并不是开玩笑,而是实话实说!我的的确确就是修真界毒皇宗的一位界主,如果不信的话,前辈你手上的这株异草,就是最好的证明!”

    “什么?这是真的?还有,这株异草,怎么能够证明宫魔山主您的身份呢?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望宫魔山主能够好好解释清楚。”笑不停疑惑的问道。

    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震惊,所以,笑不停再也笑不出来了。

    萧逸飞淡然笑道:“前辈,既然我是毒皇宗的毒修,那么,能够证明我身份的东西,当然就是毒了。所以……意思你懂的!”

    笑不停身子一颤。

    他的确听懂了萧逸飞的意思。

    难道说,自己手上这株异草,竟然会是一种毒物?

    不!

    这不可能!

    笑不停完全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但是本能却让他差点将手上的这株异草给直接扔掉。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