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在野狼逃走之后不多久,一个身上穿着红袍,脸上蒙着红布的身影,从满是雾气的树林中走了出来,四处警觉的看了一阵之后,弯腰捡起地上野兔的尸体,又转身沿着原路返回,步入树林之间。

    在这样的迷雾笼罩之下,很难看清楚远处的景象,甚至难以看清楚脚下的路。

    但是,此人似乎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不慌不忙的向前走着。

    不多久,前方的树林间,出现了一座木屋。

    红袍人拎着野兔,朝着木屋的方向走去。

    木屋前面,站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年轻人。

    此时,这年轻人听到脚步声,回头向这边望了过来。

    如果萧逸飞人在这里,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正是那天从他眼皮底下逃走的白蒙。

    红袍人一边朝着白蒙走去,一边取下脸上的红布,将手上的野兔朝白蒙扬了扬,道:“白师弟,你的运气真好,我正愁没好东西招待你呢,没想到随手捡了只兔子。你看,这只野兔够肥吧?等我把它弄好了,一起打打牙祭。”

    这红袍人三十多岁,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须,面相粗莽,身材粗壮。左脸还有一条长长的,宛如蜈蚣一样扭曲的疤痕。不笑还好,一笑看着感觉十分恐怖。

    白蒙勉强一笑:“谢谢叶师兄。叶师兄,寸师伯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出关?”

    叶武龙说道:“应该快了吧,你看,那血槐马上就要开花了,师傅肯定会在血槐开花之前出关。”

    白蒙顺着叶武龙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在木屋前面的院子里,有一棵槐树。

    这棵槐树与一般的槐树差别很大。

    它只有一人来高,树干,还有树叶,都是血红色,好像放在鲜血里浸泡过一样。

    而且在细细的树枝上,茂密的树叶间,还悬挂着一串串葡萄一样,含苞欲放的花苞。

    这些花苞也是血红色,看起来好像即将就要开放一样。

    这样一棵槐树,难怪会被称之为“血槐”。

    而这样的血槐,可不仅仅只是外形独特,还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灵树。

    它的全身都是宝贝。

    而最珍贵的还属盛开的血槐花。

    这种血槐花,不但能够入药炼丹,还能作为炼器的材料,而且还有更加广泛的用途。

    所以异常的珍贵。

    当白蒙口中的寸一尺寸师伯发现了这棵血槐之后,就在这里结庐而居,一边闭关,一边静静等待血槐开花之时。

    为了防止被人发现血槐的存在,寸一尺还在四周布下了毒雾迷阵。

    但凡是有人类,或者动物闯入这毒雾迷阵之内,吸入毒雾之后,必死无疑。

    “对了,白师弟,穆师弟不是应该跟你在一起的吗?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过来了?穆师弟他怎么没过来?”叶武龙好奇的问道。

    白蒙脸色立刻变得颓然起来,双目泛红,悲伤不已,哽咽道:“叶师兄,穆师兄他,他……”

    叶武龙双目一凛,忙道:“穆师弟他到底怎么了?”

    白蒙深吸一口气,强忍着眼泪,满脸仇恨的说道:“穆师兄他被人杀害了!”

    “什么?穆师弟被人杀害了?”

    叶武龙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的失声叫道。

    不等白蒙说话,蓦然间,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随即“砰”的一声,一个高瘦的身影推门而出,冷冷的看着白蒙,声音如冰道:“白蒙,你此言当真?”

    此人正是白蒙口中的寸师伯寸一尺。

    白蒙在寸一尺的眼中,看到了燃烧着的火焰,心里惊惧不已。

    要知道,穆袁正好就是寸一尺的徒弟。

    当初就是寸一尺,将穆袁收入门下,带回师门的。

    后来,穆袁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成为了师门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弟子,为此,也受到了整个师门的重视和悉心栽培。而寸一尺身为发掘穆袁的伯乐,在师门内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因此,寸一尺与穆袁这对师徒,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寸一尺自然对穆袁这个爱徒极为看重。

    而此时此刻,忽然得知爱徒被人杀害的消息,可想而知内心会有多么的愤怒。

    而说起来,穆袁的死,跟白蒙脱不了干系。

    所以面对寸一尺愤怒的目光,白蒙自然感到心虚害怕不已。

    他慌忙低头向对方行礼,掩饰内心的慌乱,回答道:“寸师伯,我怎么敢骗你呢!穆师兄的确是被人杀害了!而且,要不是我跑得快,恐怕我现在也变成了一具尸体,无法向您报信!”

    “哼!你是因为怕死,所以才跑得快吧?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为了自己逃命,而弃阿袁于险境而不顾!要是被我知道,你明明能够救阿袁,可是却因为怕死而没有出手相救的话,那我就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阿袁的命,比你的命可是贵了无数倍!”寸一尺双眼喷火,冷哼说道。

    这一声冷哼,就像是一道惊雷,将白蒙耳边炸响,炸得他头晕目眩,头皮一阵发麻。

    要不是他拼命咬紧牙关,此时肯定早已被吓得方寸大乱,跪地求饶。

    同时,白蒙听到寸一尺这番充满歧视的话,内心气愤不已。

    但是他却不敢当面暴露出来,只能将恨意藏在内心,急忙给自己辩解。

    “寸师伯,我怎么会做出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呢!实在是因为那个人的实力太强大了,只用一招就杀死了穆师兄,我当时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穆师兄就已经被杀害了,所以我就算想要救他也没办法!那人杀害了穆师兄之后,还想杀我灭口,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急于向寸师伯您报信,所以才跳江逃走。而我从江里逃上岸之后,就第一时间赶来这里向您报信……”

    寸一尺不耐烦的打断道:“好了,这些事情我自会派人去调查的!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阿袁?”

    白蒙恨恨的说道:“是一个叫萧逸飞的小子!”

    “萧逸飞?”寸一尺一脸迷惑,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