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

    并非如此!

    很快所有极魔山的弟子们,便全都意识到,他们的分析完全出错。

    事情的真相,和他们想象的完全不同。

    因为,就在铁浮屠停止动弹的那一刻,从萧逸飞眼睛里面发射出来的黑色光柱,便开始迅速的缩短。

    但是在不断缩短的同时,黑色光柱的尾端,却将一道暗影,从铁浮屠的体内,开始硬生生的往外拉扯出来。

    看到此景,所有极魔山弟子们,顿时恍然大悟。

    “天啦!”

    “这宫魔山主,竟然是正在抽取宫魔山主的元神!”

    “没想到……这位宫魔山主,竟然如此之狠!这哪里是想要饶铁魔山主一命,而分明是不给宫魔山主活路嘛!”

    “原来,我们都看错了这位宫魔山主!不过,想想也正常,如果这位宫魔山主真的这么圣母的话,又怎么可能加入我们极魔山呢?”

    “却不知道这位宫魔山主,将铁魔山主的元神抽离出来,到底想对它做什么呢?”

    ……

    此时的所有极魔山弟子,顿时全都变得惊疑万分。

    而且还对宫九有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而宫九呢,则在众多极魔山弟子惊疑的注视当中,继续对铁浮屠的元神进行抽离。

    很快,铁浮屠的元神,就被生生从肉身当中抽离了出来,被黑色光柱吸附着,安静地悬浮在虚空当中。

    至于铁浮屠的肉身……

    只见萧逸飞随便一个撒手,其肉身便立刻失去支撑,直接往地下倒去。

    很快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一摊破烂。

    紧接着,萧逸飞便收起了眼中的黑色光柱。

    这下,他与铁浮屠的元神之间,便失去了连通彼此的渠道。

    然而,就算如此,那铁浮屠的元神,竟然还老老实实的悬停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动弹。更加没有趁机逃走。

    这让众人意识到,铁浮屠的元神,恐怕在离开肉身束缚的同时,也遭到了宫九的禁锢。

    蓦然!

    铁浮屠的元神,身上黑光一闪。

    刹时间,从他肉身之上,赫然飞出许许多多小小的黑影,朝着萧逸飞直射而来。

    不等这些黑影射在萧逸飞的身上,萧逸飞就闪电般挥手将其全都抓在手上。

    定眼一瞧!

    才知道这些落入他手中的黑影,赫然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储物宝物!

    原来,萧逸飞控制铁浮屠元神的目的,或者说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铁浮屠身上的这些储物宝物。

    所有极魔山弟子们,在感到恍然大悟的同时,心里也不禁感到羡慕嫉妒恨。

    不用都能知道,这些储物宝物内,到底储存着多么贵重的宝物。

    可是如今,却全都落入萧逸飞之手,成为了萧逸飞的战利品。

    然而,这些弟子们就算再感到羡慕嫉妒恨,对于最后的结果,也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谁让他们眼下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挑战宫九呢!

    至于现在排名还在宫九之上,有可能实力比宫九更强的那些魔山主们,则是没有资格对宫九进行挑战。

    因为按照极魔山的门规,只有排名低的魔山主,才能挑战高排名的魔山主,反过来,排名更高的魔山主,却不能主动挑战低排名魔山主。

    因此,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宫九大获丰收。

    “轰!”

    忽然一声爆炸声响,惊醒了现场所有人。

    此时此刻,众人才赫然发现,不知何时,铁浮屠的肉身,竟然已经爆炸。

    并且在爆炸当中,被无尽黑炎给烧成了青烟,混杂在黑炎当中,消散不见。

    只是眨眼的功夫,铁浮屠的肉身便彻底消失在现场,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目睹此景,众人更是确定了宫九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铁浮屠的储物宝物。

    现在目的达到之后,便立刻将失去利用价值的肉身,直接摧毁。

    同时也断绝了铁浮屠东山再起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如果谁还觉得宫九太过于圣女,不够心狠手辣,杀伐果断的话,那绝对是傻瓜无疑。

    众目睽睽之下,宫九在毁掉铁浮屠肉身之后,却并没有将其元神也直接摧毁,而是随手将这道元神给收了起来,不知道藏到了哪儿。

    看来,他不是准备另外找地方将其元神彻底摧毁,就是刻意留下元神,准备继续榨取元神的价值。

    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已经并不重要。

    因为,如今的极魔山弟子们,已经认识到宫九绝不会善待铁浮屠的元神,甚至很快就会亲手将其摧毁。铁浮屠的元神落在他的手上,绝对没有好结果。

    事到如今,萧逸飞已经完成了对铁浮屠的处置。

    而今天的决斗之事,也算是正式落幕。

    萧逸飞走下了封魔台。

    迎接他的,却是黑玫瑰激动的拥抱。

    而且这位万花门掌门,只是紧紧的拥抱着他,神情激动万分,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此时此刻,她的确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完全表露出内心的激动之情。

    可以说,萧逸飞此时所获得的战果,是她之前根本没有奢望过的!

    萧逸飞自然能够理解黑玫瑰此时的心情,因此,并没有拒绝她的拥抱,而是任其拥抱着自己,眼睛却透过黑玫瑰的香肩,朝着对面不远处的雄楚望去。

    此时的雄楚,也正凝望着他,脸色一时红一时白,神情相当的尴尬与纠结。

    最终,他还是硬着头皮一样,朝着萧逸飞道谢:“雄某感谢宫魔山主的不杀之恩!日后必有重报!而且,雄某以后定然全心全意辅佐宫魔山主,忠心为宫魔山主做事!”

    看来,雄楚的意思是,他已经接受了萧逸飞之前为他安排的,那副魔山主的身份。

    只是这个时候,萧逸飞却摇了摇头,淡然说道:“不必了!”

    “吓?”雄楚明显吓了一跳。

    甚至看起来还相当紧张。

    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这样说,而且,担心对方会收回成命,不再赐予他副魔山主的身份,甚至还会像对付铁浮屠那样,将他直接杀死!

    想到这里,雄楚整个人都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差点忍不住跪在地上。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