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聂远航只是单纯地怕死,柯良都不会感到这么失望。

    因为,其实谁都怕死。

    怕死是人之常情,就连柯良自己,也很怕死。

    但是很多怕死的人,在亲人和自己在乎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变得勇敢起来。

    可是聂远航此时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勇敢的一面。

    为了怕被传染上黑僵病,连重病的未婚妻都不愿触碰。

    这足以证明他骨子里的自私与怯弱。

    反观萧逸飞,和云烟只是师姐弟的关系,可是他却为了云烟,不但冒着枪林弹雨,自身独闯营地,而且还在没有穿戴防化服的情况下,亲手给云烟治病。

    且不管他有没有能力治好云烟,就凭这些表现,足以证明他的有情有义,勇敢无惧。

    人最怕的就是对比!

    和萧逸飞一比,聂远航的表现就太不堪了。

    但是,毕竟是自己医院的医生,柯良也不忍心看着聂远航继续丢脸下去,忍不住开口劝道:“小萧,以云医生现在的情况,最好还是将她继续放在隔离病房里进行观察,这样远航也能全程照看她,你看这样行不行?”

    聂远航眼睛一亮,道:“对,烟儿现在的情况,不易四处移动,还是让她继续躺在病房里好好休息,我会想办法尽快治好她的!”

    萧逸飞淡淡的看了聂远航一眼,冷笑道:“还是算了吧,看到你刚才的表现,我不放心把师姐留在这里让你照看。”

    说着抱着云烟便往外走。

    聂远航急忙拦住他:“等等!你要带烟儿去哪?”

    “经过我的治疗,师姐已经醒了,并且情况有了一些好转,但是,她的病还没有彻底痊愈。我现在要带师姐去帮她找药!”

    “找药?找什么药?等等……你说烟儿已经醒了?怎么可能?你开玩笑吧?”聂远航根本不相信萧逸飞的话。

    他才不相信萧逸飞有这样的本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治好云烟,就算萧逸飞只是说云烟的情况有所好转,他也不相信。

    看,云烟现在不正在萧逸飞怀里昏睡不醒吗?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微弱但是坚定的声音赫然响起。

    “逸飞,我们走吧……”

    所有人顿时都惊呆了!

    而聂远航更是目瞪口呆,愣在当场。

    因为,这声音赫然就是云烟的声音。

    云烟她……居然醒啦?

    所有人都朝着云烟望去。

    却发现云烟还是双目紧闭,并没有睁开。

    但是,刚才的声音,绝对是她的声音。

    这一点,谁都不能否定!

    “烟儿,你,你醒啦?太好了!”聂远航惊喜不已。

    尽管不敢触碰云烟的身体,但是,看到云烟真的醒了过来,他还是感到很高兴。

    聂远航还只是单纯的高兴。

    可是其他人,此时却感到无比震惊。

    他们想到了萧逸飞之前刚刚说过的话,他说他给云烟治疗之后,云烟已经醒了。

    之前他们还觉得萧逸飞是在吹牛,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云烟居然真的醒了。

    这岂不是意味着,萧逸飞对云烟的治疗,真的起到了效果。

    不仅如此。

    之前他们这么多人,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有能够成功的将陷入昏迷的患者们救醒,哪怕一次都没有。

    可是萧逸飞现在却做到了他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而且,既然云烟经过萧逸飞的治疗,能够醒过来,那萧逸飞能不能将其他的患者也治疗得醒过来呢?

    还有,这会不会成为一个关键的转折点,让他们找到治好黑僵病的办法,并且将这次的疫情完全控制住呢?

    想到这里,所有人都开始变得兴奋起来。

    看着萧逸飞的眼神,也变得无比狂热。

    同时也被萧逸飞表现出的医术,感到很震惊。

    萧逸飞做到了他们无法做到的事情,那岂不是代表,他的医术比他们所有人都要更厉害?

    可是,他才这么小的年纪啊,怎么会拥有了这么厉害的医术呢?

    闫教授等一干来自京城的专家,都倍感惊诧,也对萧逸飞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而柯良和刘建二人,却不禁交换了一个颇为复杂的眼神。

    特别是刘建,想到自己曾经将萧逸飞拒之门外的事情,心里那个悔恨与自责,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与聂远航的惊喜和兴奋相比,云烟的反应却还是非常平静。

    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好像根本没有听见聂远航惊喜的询问。

    萧逸飞也无视了聂远航,抱着云烟朝着前面大步走去。

    聂远航再次急忙追了上来,想要拦住萧逸飞,嘴里还朝云烟喊着:“烟儿,你倒是说话啊!你既然醒了,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身体还不适?烟儿?”

    “师姐她根本不想跟你说话,你难道不清楚吗?”萧逸飞好心提醒聂远航。

    聂远航心里顿时一惊。

    难道刚才云烟她其实早就醒啦?自己刚才的所言所行,她都看到和听到啦?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就难怪云烟不想跟他说话了。

    聂远航顿时急了:“烟儿,你别误会,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啊,萧逸飞,你居然阴我?既然烟儿早就醒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聂远航眼看云烟不肯理睬自己,急怒之下,不禁将矛头又对准了萧逸飞。

    觉得都是萧逸飞在故意害他。

    萧逸飞不禁气乐了。

    “笑话!我现在急着给师姐治病,哪有闲工夫专门设计阴你?而且,你确定我要是提前告诉你师姐醒了,你就会相信我的话吗?你好像根本就不相信我能治好师姐吧?好吧,就算我告诉你师姐醒了,你就愿意碰师姐吗?”

    “这……”聂远航顿时哑口无言。

    的确,就算萧逸飞真的跟他说云烟醒了,他肯定不会相信。

    而且,他怕的是被云烟传染上黑僵病,所以不管云烟是醒了,还是继续昏睡,他都不敢与云烟进行身体上的接触。

    “逸飞,我们走!”云烟再次开口说话了。

    也让聂远航,还有其他人确定她是真的醒了。

    而且虽然她说话的声音略显虚弱,但是足以证明她神识还是比较清醒。

    “好的。师姐。”萧逸飞回应之后,懒得再搭理聂远航,抱着云烟,大步流星的走远了。

    聂远航原本还想追上去向云烟解释,但是最终还是颓然的停下脚步。

    这时,柯良却大喊一声:“糟了!”

    “院长,怎么啦?”刘建忙问。

    “快看!小萧他不会是要带着云医生离开营地,前往卧牛村吧?”

    “这……还真是!”

    “这太危险了,快,快去阻止他!”

    一群人顿时纷纷朝着萧逸飞追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