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就不怕被传染上黑僵病吗?”

    萧逸飞的一句话,让聂远航神色不停地变幻。

    他当然害怕被传染黑僵病。

    其实,早在卧牛山这边刚刚爆发黑僵病不久,他就已经通过自己的关系,知道了这件事情。

    不过当时不管是江城医院,还是他,都不知道黑僵病竟然这么恐怖,还以为只是一种普通的传染病。

    那个时候,他还想着机会来了,可以加入防疫队伍,前往卧牛山防疫,利用这次的机会来立功,获得事业上的进步。

    而且除了自己建功立业,他还想顺便帮云烟也立一次功。

    于是他通过陈副院长,向柯良院长提议,抽调其他医院的医护人员,加入防疫队伍,并且陈副院长首先就提议了云烟这个人选。

    所以云烟收到江城医院的邀请,还有市卫生局的调令,去了卧牛山。

    聂远航本来是想等云烟去了卧牛山之后,自己再主动向医院提交申请,跟着前往卧牛山。等见了云烟,他再说自己来卧牛山,是因为不放心她,所以来与她并肩作战。

    如此一来,既能够向医院领导表现自己奋不顾身,知难而上的优良品德,又能够向云烟表示自己对她的在乎和关心,为了她,自己可以无所畏惧,可谓是一举两得。

    但是就在云烟刚去卧牛山不久,聂远航准备向医院递交申请的时候,却被告知了黑僵病的恐怖,于是,他害怕了。

    不但打消了递交申请的念头,而且还想将云烟从卧牛山那边调回来,但是很快他就知道,一旦去了卧牛山,在疫情没有被控制住之前,就不能离开那里。

    此时的他,心里是既庆幸,又懊恼。

    庆幸的是,还好自己提前得知消息,这才没有跑去那边送死。

    懊恼的是,是他亲手将云烟送到了最危险的地方,本以为自己这样做,是为云烟着想,结果却害了她。

    要是云烟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就是他亲手害死了她。

    这几天,聂远航心里其实也挺煎熬。

    一时想着冒死去卧牛山陪云烟,一时又劝自己干脆放之任之,弃云烟于不顾。

    总是在两种选择之间摇摆不定。

    而不等他做出决定,就被萧逸飞强行带到了这里。

    到了这里,从柯良那里得知黑僵病变得更加厉害之后,心里感到非常害怕,只是看到柯良院长和刘副院长,还有市里的吕副市长都在这里,不想让人看清自己,这才勉强保持着镇定。

    可是,随着萧逸飞一句“你就不怕被染上黑僵病吗”,顿时将他藏在内心的恐惧激发了出来,身体出现了本能的反应。此时此刻,他的手悬在半空中,虽然没有放下或收回,但是也没有继续伸手去抱云烟。

    聂远航的反应,被周围的人全都看在眼里。

    一些知道他和云烟关系的人,比如柯良和刘建,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

    而萧逸飞更是通过聂远航的脸色变化,看出他心里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心里不禁冷笑起来。

    “这样的男人,果然靠不住!”

    “只是一个传染病,就让他怕成这样,为了保全自己,连碰都不敢碰重病的师姐一下。”

    “要是以后师姐遇到其他危险,他会不会也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小命,而弃师姐于危难而不顾呢?”

    “我怎么能放心将师姐交给这样一个男人来照顾呢?”

    萧逸飞暗暗想着,表面却不着声色,将怀里的云烟递向聂远航:“正好我要去帮师姐找药,没时间照顾师姐,那就把师姐交给你照顾吧。记住,除了你之外,不要让其他人靠近师姐,免得也被传染上黑僵病,当然,你自己也要小心,不过,你既然是师姐的未婚夫,应该不会介意,对不对?接着吧,别让师姐摔着!”

    可是聂远航并没有接过云烟,反而迅速的将手收了回来,而且赶紧后退了一步,好像云烟身上有毒,不敢触碰她一样。

    不对,云烟身上本来就有毒!

    “怎么了?你干嘛后退?难道……你怕了?怕被师姐传染,所以才不敢抱她?”萧逸飞一脸迷惑,明知故问道。

    聂远航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有多不堪,他也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得这么胆小和薄情寡义,但是,面对死亡的威胁,他还是无法鼓起勇气。

    聂远航不敢去看其他人。

    因为不用想就知道其他人现在正在用什么眼神看他。

    他感到非常羞愧。

    同时对萧逸飞非常痛恨。

    觉得都是因为萧逸飞把他强行带到这里来,才让他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并且当众丢丑。

    而且,他还想给自己现在这样怯弱的行为,找一个理由。

    “谁说我怕?”聂远航嘴硬道,“我是怀疑你根本没有把烟儿治好,甚至让烟儿的病变得更严重了,所以才想把烟儿交给我,然后以给烟儿找药而借口,离开这里吧?”

    萧逸飞说:“我有没有治好师姐,跟你现在愿不愿意抱她,这中间有很大的联系吗?就算我没有治好师姐,就算我让师姐的病变得更严重了,该我负责的,我一定会负责到底。可是,你现在不敢抱师姐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你身为师姐的未婚夫,在她生病的时候,负责照顾她,这不是应该的吗?你说你不怕,那你把师姐接过去啊!”

    聂远航红着脸,怎么也不愿意伸手,还像给自己找借口:“我,我,我……”

    “我”了半天,也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来掩饰自己的软弱。

    柯良在一旁叹了口气。

    在此之前,他非常欣赏聂远航,觉得聂远航非常聪明,年轻有为,并且很谦虚。是个值得培养的人才。

    所以一直都有意培养他。

    而聂远航自己也非常争气,凭借精湛的医术,成长得很快。

    不久之前,聂远航刚刚晋升为副主任医师,以三十岁的年龄,创造了江城医院有史以来,晋升副主任医师的最年轻记录。一时间,在医院内是风光无二。

    可是眼下聂远航的表现,却让柯良感到很是失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