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尸毒是一种泛指的概念。

    它是一个统称,并不特制某一种毒。

    就像火毒一样。

    火毒也不是仅仅只指某一种毒,而是所有火属性毒素的统称。

    比如萧逸飞的毒火功,其毒火,也是一种火毒,但是和其他的一些火毒有着很大的差异。

    尸毒的种类其实很多很杂。

    在地球上,医学中并没有“尸毒”一词,“尸毒”只是一种民间的说法,一般是指尸体腐烂后产生的一种病毒。

    而在修真界,尸毒却拥有非常繁杂的种类。

    最常见的莫过于腐尸毒和僵尸毒。

    腐尸毒,这一类的毒,往往从各种腐尸中提取,而中了这种类型的毒之后,身体就会开始慢慢的腐烂,最后彻底变成一具腐尸。

    至于僵尸毒,那更是不用多说,要是中了僵尸毒的话,最后都会变成一具僵尸。

    并且僵尸还分为活僵和死僵。

    死僵是指身体僵硬的尸体。

    而活僵就是指那种能够活动的僵尸。

    不过,不管是死僵还是活僵,身体都是僵硬的!

    其实仔细的分析一下,就会发现黑僵病的特征,与腐尸毒和僵尸毒都很相似。

    只不过,黑僵病前期与僵尸毒相似,比如发烧咳血,身体僵硬,体毛变粗变长,牙齿手指变长变尖,但是后期则与腐尸毒相似,比如身体开始腐烂。

    这很像是两种类型的毒融合而成的杰作!

    在毒修的记忆中,有一种毒,比较符合这样的情况!

    之前萧逸飞做出的推断,就是怀疑上了这种毒。

    而此时此刻,通过检查,萧逸飞非常确定,黑僵病就是这种毒引发的!

    确定了黑僵病的病因之后,治疗起来就方便了很多。

    至少不用担心会走弯路。

    萧逸飞也松了一口气。

    还好黑僵病的病因是毒不是病。

    不然的话,他根本没自信能够治好云烟。

    因为,他现在的医术还比较一般,擅长的只是解毒而已。

    而只要是毒,只要不是超过能力范围之内的毒,他都有自信能够将其化解!

    这也是为什么,萧逸飞之前在电话里对柯良说,云烟的病,交给他来治疗的原因!

    眼下的尸毒虽然霸道,但是远远不如蓝血鬼蝠的血毒,当然,它的等级也达到了凡阶四级!

    凡阶四级!

    这在地球上,已经算是非常恐怖的毒了!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萧逸飞,面对这样的剧毒,也只能感到束手无策。

    “还好我的修为刚刚晋升到了炼气四层境界,要不然,还真的拿这样的毒没有办法!”

    而就算现在他的修为达到了炼气四层,要化解掉云烟身上的毒,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就在萧逸飞替云烟做着检查的时候,闫教授他们又是掐人中,又是往脸上倒冰水,终于把姚一鸣从昏迷中救醒了过来。

    姚一鸣醒来后,才刚缓过劲,就朝着萧逸飞怒骂道:“你居然敢打我!好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你知道我是谁吗?看我不整死你和你师傅!”

    这时,旁边有人拿过来一副面罩,对姚一鸣道:“小姚,还是先戴上面罩吧。”

    “我不是戴着面罩嘛……什么?”姚一鸣这时才发现脸上的面罩早就裂开了,一张脸顿时变得一片惨白。

    想到面罩裂开的后果,想到要是传染了黑僵病的后果,姚一鸣身子一歪,差点吓得晕倒,虽然勉强站住了,但是两股战战,冷汗直冒。

    极度惊惧之下,他也更加的愤怒,对萧逸飞更是恨之入骨。

    “都是他害的!都是他害的!”

    盛怒之下,一心只想着报复萧逸飞。

    正好他手边放着一份云烟的血液样品,于是拿去样品,打开塞子,将血液样品朝着萧逸飞泼了过去。

    “给我去死吧!”

    姚一鸣心里愤怒的吼道。

    眼前仿佛已经看见萧逸飞被血液样品泼到之后,被传染上黑僵病,最后全身腐烂而死的画面!

    其他人都被姚一鸣的做法给惊呆了。

    吕刚强和柯良齐声惊呼。

    “不要!”

    “住手!”

    可是想要阻止也已经晚了。

    姚一鸣早已将血液样品泼向了萧逸飞。

    而萧逸飞一直背对着姚一鸣,脑后也没有长眼睛,恐怕很难躲开,最后肯定会被携带病毒的血液给泼到身上,而萧逸飞又没有穿防化服,染病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都为萧逸飞捏了一把冷汗。

    也对姚一鸣的做法深感愤怒。

    这简直就是故意谋杀!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萧逸飞肯定躲不开的时候,萧逸飞忽然转过身来。

    他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白色的消毒毛巾。

    毛巾迅速展开,刚巧挡在了血液飞行轨道的前方,顿时将所有血液全都挡了下来。

    洁白的毛巾表面,瞬间染上了一片片艳丽的血花。

    “啊?”

    包括姚一鸣在内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看傻了。

    “这到底只是侥幸呢?还是他故意这样做的?”

    谁能想到萧逸飞就这样轻松的化解了致命的危机。

    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巧合。

    不然也太夸张了吧!

    “该死!他怎么有这样的狗屎运!”

    姚一鸣不甘心的咒骂道。

    眼睛一瞥,发现桌子上还有几份血液样品,于是拿起来就准备继续泼向萧逸飞。

    哪知道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怎么了?”

    不等姚一鸣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劲风袭来,接着衣领一紧,被人一把抓住,用力从地上提了起来。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萧逸飞干的!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相同的经历,相似的羞辱感,让姚一鸣愤怒不已。

    怒道:“松手!快松手!”

    手上拔掉血液样品的塞子,准备往萧逸飞身上泼。

    就在这时,萧逸飞一只手抓着姚一鸣的衣领,一只手拿着消毒毛巾,往姚一鸣脸上轻轻一擦,苍白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一条血痕。

    姚一鸣身体立刻僵硬了,忘了挣扎,目瞪口呆的愣在当场。

    而萧逸飞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拿着毛巾,给他好好的洗了把脸。

    一时间,姚一鸣整张脸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惊呼不已。

    谁也没想到,萧逸飞会这样做!

    姚一鸣用毒血攻击萧逸飞,想让萧逸飞染病。

    而作为回报,萧逸飞直接将毒血涂在了姚一鸣的脸上。

    这就叫一报还一报吧!

    但关键是,姚一鸣泼出去的毒血,根本没有沾到萧逸飞的身体,而他却被萧逸飞用毒血涂了满脸!

    结果完全不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