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病房的隔音效果相当不错,这枪声还是传了进来,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所有专家此时脸色突变,想到了之前柯良接到电话,得知有人要强闯营地后,匆匆离开的情景。

    又想起了之前进入营地,经过那些哨岗时,看到的那一个个荷枪实弹的警卫。

    很显然,肯定是有人要硬闯营地,所以这些警卫们才开枪了。

    此时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些警卫手上的枪,不是用来装装样子的,而是真的敢开枪。

    既然有人想要闯入营地,这些警卫都会开枪射击。

    那么如果自己这些人坚持想要离开这里的话,那这些警卫会不会也会朝自己这些人开枪呢?

    想到这里,现场的气氛忽然变得无比压抑!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闫教授,开口说道:“好了,大家都冷静一下,咱们先别争论这些了,还是想想该怎么给云医生治病吧!”

    姚一鸣正找不到地方发泄心中的郁愤呢,此时听到闫教授的话,愤然道:“治什么治!反正她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治的!要我说,既然她的病情这么严重,而且体内还携带着黑僵病病毒的变异体,干脆把她提前进行处理,不然的话,一旦这种变异体泛滥开来,只怕这里的人,谁也逃不掉!”

    虽然云烟脱下防化服之后,那绝美的容颜,出众的气质,让姚一鸣也感到无比惊艳,但是,他对云烟更加的反感。

    要不是云烟忽然染病,并且病情严重,将情况复杂化,他绝对有机会离开这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困在这里不能离开!

    所以,这都是云烟害的!

    气上心头的他,说的却并不仅仅只是气话,而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云烟的存在,对所有人,特别是他自己,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所以他只差没公然的说,将云烟进行人道毁灭!

    可是,云烟虽然生病了,但她可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姚一鸣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究竟有多怕死,又有多自私自利,冷血无情!

    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成为一名所谓的医学专家。

    就连其他一些怕死的专家们,在心里也对姚一鸣鄙视不已!

    而姚一鸣话音刚落,却听一个冷峻的声音从门外赫然响起。

    “你说什么?”

    一个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目光如电,怒视着姚一鸣!

    正是萧逸飞!

    之前在外面,萧逸飞刚好听见了姚一鸣最后的那一番话。

    听到姚一鸣说要把云烟处理掉,他当然明白这“处理”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一刻,他顿时产生了误会。

    觉得既然姚一鸣说出这样的话,那证明云烟可能已经凶多吉少,甚至已经早就离开了人世,所以他顿时感到愤怒不已。

    恰好这个时候,萧逸飞看到云烟正面色惨白,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心顿时猛然往下一沉。

    “难道自己来晚了?师姐她真的已经遭遇不幸了吗?”

    悲上心头的萧逸飞,心中更是愤怒无比,双目赤红的怒视着姚一鸣,声音如冰:“你刚才说什么?你要把谁处理掉?有胆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萧逸飞的忽然出现,把在场所有人都惊了一下。

    特别是姚一鸣,看着一个年轻人闯进来之后,怒视着自己,好像要将自己给活活吞掉,心里不禁直打鼓。

    但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吓到的时候,马上就感到一阵羞怒无比。

    恼羞成怒的呵斥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真是没大没小!还有,你没看到门口挂着闲人免进的告示牌吗?你知道我们正在这里给病人治病吗?你没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快点滚出去!”

    眼看柯良从后面跟着走进了帐篷,姚一鸣顿时朝柯良说道:“柯院长,这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吗?真是没大没小!丝毫不知道长幼尊卑!你们医院怎么连这样的人也收进来?”

    柯良并没有听见姚一鸣之前说的那些话,也不知道萧逸飞与姚一鸣怎么就发生了冲突,以为姚一鸣是因为萧逸飞突然闯进病房,才会感到生气,于是开口劝道:“姚专家,这是云医生的师弟,他因为太担心云医生的情况,所以才做出了一些过激的行为,要是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大人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姚一鸣冷笑道:“哦?云医生的师弟?呵呵,就是之前在电话里,公然威胁柯院长你的那个叫小萧的年轻人吗?之前那个云烟,用从云神医那里学到的针灸给人治病,结果不但没有把人治好,反而搞得自己被传染了。”

    “我当时还只是觉得,那个所谓的云神医,医术相当不靠谱,没想到这个云神医除了医术不行之外,连收徒弟的眼光也相当不靠谱,居然收了一个这样没大没小,不知尊卑的莽汉!不过也难怪,有其师必有其徒嘛!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姚一鸣摇头晃脑的说道。

    他并不知道,云烟刚才所用的针法,并不是云青禾教的,而是从《萧氏圣心诀》里学到的。

    而他这一句话,把云烟,云青禾,还有萧逸飞三个人都骂了进去。

    可惜姚一鸣更不知道的是,萧逸飞现在心中的怒火,就像是装满火药的火药桶,一点就爆!

    如果他只是针对萧逸飞进行嘲讽,萧逸飞或许还会无视他,可是他偏偏出言侮辱云烟和云青禾,这顿时让萧逸飞彻底爆发,伸手一把抓住其衣领,冷声道:“很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莽汉吧!”

    姚一鸣感觉脖子都快要被衣领给勒断了一样,剧痛不已,而从萧逸飞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寒气,更是让他直打寒颤。

    “放,放开我!你,你想干什么?”姚一鸣用力的掰萧逸飞的胳膊,剧烈挣扎,想要挣脱。

    可是萧逸飞的胳膊就像是钢铁铸就的一样,任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纹丝不动,反而越来越紧,这让他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感,满脸涨红,直翻白眼。心里恐惧无比,怀疑萧逸飞真的是要活活将自己给掐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