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看到的提升实力的希望,那就是他发现,自己体内的毒皇母树,竟然对雷动体内的毒皇子树,以及面前的那棵八色毒皇子树,也具有着强大的影响力,甚至是绝对的控制权!

    就像他刚才只是一个念头,就让雷动承受住了无上的威压一样!

    这样的情况,让萧逸飞为之激动不已。

    难道说,自己融合的毒皇母树,继承了那位毒修前辈,也就是毒皇宗宗主毒皇体内毒皇母树分裂出来的所有毒皇子树吗?

    也就是说,就算将雷动换成毒皇宗其他那些植入了毒皇子树的高手们,自己也能利用毒皇母树,对他们实施控制吗?

    那岂不是意味着,只要自己能够前往修真界,就能直接接收整个毒皇宗,将整个毒皇宗收入麾下?

    这绝对是一步登天的美事!

    “只可惜,妖魔界与修真界之间,存在着强大的结界,不是一般人能够穿越这道结界,来往两地的。要打通这道结界,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还要趁结界能量最虚弱的时候,才有机会做到。”

    “就像是雷动当初,也是运气爆棚,才从修真界跑到了妖魔界!”

    “而现在,正是结界能量最强大的时候,也是最不可能将其打通的时候,外加上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并不具备足够的用来打破结界的材料,因此,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性,能够前往修真界。”

    “再说了,以目前的情况,连妖魔界这边的事情都还没能摆平,就算去了修真界,收服了那毒皇宗,面对修真界诸多强大门派的围攻,恐怕也讨不到好的结果。”

    “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强大啊!”

    “所以,虽然前往修真界收服毒皇宗这件事,让人感到很是心痒难耐,可是自己还是得经受住这波诱惑,先把妖魔界这边的事情摆平了再说!”

    罢了!

    萧逸飞果断将修真界毒皇宗的事情全部抛到一边,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以免让**影响到自己的计划。

    注意力放回到眼前。

    萧逸飞看着前面那棵八色毒皇子树,内心生出一股感叹。

    虽然他已经很努力的将毒皇子树的颜色,从原来的单色变成了现在的六色,可是,还是比不过那位毒皇前辈。

    那位毒皇前辈,竟然将毒皇子树的颜色,提升到了八种之多。

    相比之下,自己还是稍逊一筹!

    但是,如果考虑到那位毒皇前辈,是花了超过千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将毒皇子树变成了八色。

    而自己得到毒皇母树的时间,才不过接近十年,就已经达到了六色,这已经相当的难得了!

    甚至看起来比那位毒皇前辈要厉害了无数倍!

    但是呢,再考虑到那位毒皇前辈,一直都完全是凭借他个人的摸索和努力在修炼。

    而自己呢,一开始就融合了毒皇前辈的记忆,算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修炼。

    所以,实际上,不能像这样把他拿来与毒皇前辈进行简单的比较。

    这对双方都不公平!

    而八色毒皇子树的存在,也让萧逸飞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同时产生了前进的动力。

    无论如何,自己总不能输给那位毒皇前辈吧。

    不说将毒皇子树的颜色提升到八种以上,至少也要争取尽快达到八种颜色的高度。

    要不然,又有什么资格去接收毒皇宗呢?

    就算接收了毒皇宗,最终可能还是会和那位毒皇前辈一样,落得陨落的下场。

    萧逸飞很快又将注意力从八色毒皇子树转移到了那雷动的身上。

    面对这个毒皇宗的原界主,萧逸飞心里思绪飞转,并且在要不要将其催眠和寄生的问题上,犹豫不决,难以取舍。

    对于萧逸飞来说,要想完全控制此人,当然最好的做法就是将其直接催眠和寄生。

    只有这样才不用担心遭到对方的蒙骗和背叛。

    而且,还能将眼下这个妖魔界毒门,完全掌控在手中,如臂使指!

    这样看来,好像对这个雷动进行催眠和寄生,已经是最好,并且必须进行的选择。

    但是呢,萧逸飞却偏偏对此感到非常犹豫。

    因为,这雷动不管怎么说,都是毒皇宗弟子,而且还是毒皇宗的一大界主。

    甚至还可以算是毒皇前辈的徒弟。

    而萧逸飞呢,则将那位毒皇前辈视为恩师。

    如此一来,他和雷动勉勉强强也能算是同门师兄弟。

    尽管二人之间并无任何同门情谊,但是,看在那位毒皇前辈的份上,萧逸飞并不想做任何伤害毒皇宗弟子的事情。

    更何况,萧逸飞既然已经将毒皇宗视为自己的产业,那么,自然也不会对雷动这个自己人动手。

    还有,雷动冒死保护八色毒皇子树,以及在妖魔界暗中发展的举动,让萧逸飞看到了他的忠诚与才能,也对其非常欣赏,就冲着这一点,萧逸飞都不会做出催眠和寄生他的事情。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既然萧逸飞已经能够通过毒皇母树,对雷动体内的毒皇子树实施控制,那么,这还需要对他进行催眠和寄生吗?

    不!

    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否则就纯粹是多此一举!

    萧逸飞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目光闪烁地望着雷动。

    心里想着,如何让对方对自己臣服!

    至于雷动,在讲述完关于他的事情之后,也一直望着萧逸飞,内心正在心潮涌动。

    就在萧逸飞想着如何处置他的时候,他又何尝不是在想着,如何面对眼下的情形。

    以及如何面对眼前的萧逸飞呢?

    尽管得知宗主已经陨落的消息,让他深感悲痛,甚至还感到无比的绝望。

    但同时,当他知道萧逸飞乃是宗主的徒弟,并且宗主还将毒皇母树都送给了萧逸飞之后,内心却又生出了一丝希望!

    特别是在亲眼目睹了萧逸飞瞬间变出无数毒皇子树,而且还是六色毒皇子树之后,这种希望就变得更加强烈。

    因为他知道,也许毒皇宗的未来,将全都寄托在眼前的萧逸飞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