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时在万花门,钟独是真的忘记了这件事。

    所以才会对黑玫瑰要催眠他,感到那么抗拒。

    因为他害怕自己被催眠之后,那万花门的人,会从他口中逼问出关于这师尊的情况。

    到时候,无论是他,还是整个毒门,绝对都是死路一条。

    其实,那个时候他也想到过师尊对他施展过逆谎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他偏偏感到非常心虚,总觉得这种逆谎咒根本不能帮助自己保住秘密。

    实际上,这只是因为他对那位师尊不太自信,而且对万花门存在太大的顾忌,所以才会这样心虚。

    毕竟对于他这个本土修士来说,万花门可是在这妖魔界排名极其靠前的超级门派,其无敌形象,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于深刻。

    至于那师尊,虽然同样强大,但是,在他看来,还是与万花门存在太大的差距。

    当然了,对于现在已经被萧逸飞催眠的中毒来说,无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最终都是为了忽悠师尊和那嵩师弟的话。

    而此时,这位嵩豪嵩师弟,就快要被钟独的愚蠢给气成内伤。

    心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蠢货!

    若不是有师尊,你这个狗屁毒门掌门,只怕这辈子都不会有任何成就。

    难怪身为毒门掌门的你,在受到师尊的教导之后,修为也才堪堪晋升到一级妖皇的水准,连像我们这些比你更晚受到师尊教导的师弟都不如。

    这也就难怪,你这个师兄在我们这些师弟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这嵩豪不仅仅心里对钟独充满了鄙视,嘴上也是怒其不争的说道。

    “你真是……好吧!就算你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就算你给万花门那些掌门长老们下了毒,既然你知道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何不干脆一了百了,将那些中毒的万花门掌门长老们全都催眠,利用他们控制万花门?就算你没时间这样做,杀了他们的时间应该有吧?这样一来,也能减小万花门对我们的威胁!可是,你居然什么都没做,直接跑了回来,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我,我……”

    “没话可说了吧?哼!总之,你现在是害了整个万花门!也害了咱们师尊!”

    “师尊,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啊……”

    “好了!别吵了!”

    那中年人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二人的争执。

    师尊一发话,二人顿时噤若寒蝉。

    至于这个时候,他们三人谁都顾不上去管萧逸飞和茱莉之前对师尊失礼的事情了。

    而那中年人眸中精芒一闪。

    朝着钟独问道:“钟独,你刚才可是说,那万花门掌门,曾向你询问过关于毒皇子树的事情?”

    钟独连忙点头:“对啊!不只是毒皇子树,他们还问了关于成龙世界,血月妖界,灵丝,龙少爷,萧逸飞之类的问题。而且,他们还问我,在血月妖界和成龙世界那边活动的毒门,与我们妖魔界毒门是不是存在着某种关系?而这些事情,我全都闻所未闻!”

    “嗯!别说是你,就连我,对这些情况也都是闻所未闻!什么血月妖界,什么成龙世界,根本不是我们毒皇宗下属的小世界,自然,在那里肯定没有毒皇子树的存在!而且,据我所知,你们毒门下面,应该也没有这样的小世界。那么,这万花门为什么会偏偏问你这些问题呢?”

    “这……师尊,我实在是不知道啊!”钟独连忙说道。

    师尊似乎原本就知道,从钟独那里得不到任何答案,也根本没在意他的回答,自言自语道:“情况会不会是这样,在这血月妖界和成龙世界,同时出现了毒皇子树,以及毒门。然后,万花门才会将你叫了过去,想要从你口中得到答案?”

    不等钟独和嵩豪回话,他又继续道:“可是,自从掌门陨落之后,毒皇子树也随之消亡,从而令毒皇宗的毒皇子树,全军覆没,纷纷灭亡!唯独只有一棵毒皇子树,意外的存活了下来,也就是我带到妖魔界来的这一棵。”

    “所以,我敢保证,这世上仅仅只剩下这一棵毒皇子树,那万花门怎么可能还会发现第二棵毒皇子树呢?”

    “难道他们见到的那棵毒皇子树,就是这里这棵吗?”

    “可是,我确定这棵毒皇子树的存在,除了这里的人之外,不会再有任何人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面对师尊的自言自语,钟独和嵩豪自然是无言以对。

    但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不,他们看见的并不是这棵毒皇子树!而这个世上,也绝不只有这一棵毒皇子树!”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令现场众人顿时一惊。

    嵩豪惊问:“谁?是谁在说话?”

    众人纷纷循声望去。

    等看见说话之人之后,师尊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至于嵩豪,则失声惊呼道。

    “什么?怎么是……你找死吗?竟然敢在师尊面前信口开河!钟独,你平时是怎么教徒弟的?”

    这嵩豪不只是冲着开口说话的人进行质问,而且,连带着将钟独也怪上了,对其进行喝问。

    只是这一次,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面对他的怪责,钟独竟然意外的愣在那里,一语不发。

    至于面前这个被钟独称之为他徒弟的人,面对他的质问,竟然也是一语不发。

    只是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师尊。

    而且,此人看着他师尊的眼神里面,没有丝毫的敬畏与恐慌,反而显得极为淡定。

    甚至还带着一种淡淡的上位者的姿态,用一种俯视的眼神打量着他的师尊。

    此种行为,实在是对师尊的一种藐视,也实在是胆大包天!

    “怎么可能?这钟独的弟子,怎么会如此胆大妄为?”

    “这完全不科学啊!”

    嵩豪一边感到惊愕不已,一边也感到无比的愤怒。

    正忍不住想要出手教训此人的时候,身后却赫然传来师尊的声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