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嵩师弟的话音刚刚落下后不久,就听见有声音从山顶传下!

    “我知道了,让他们上来吧!”

    “是!师尊!”嵩师弟道,“钟师兄,请吧!”

    “好!那就继续劳烦嵩师弟了!”

    “无妨!”

    那嵩师弟继续在前面给萧逸飞三人带路。

    一路无话!

    很快,一行四人就来到了山顶之上!

    眼前的毒山山顶,依然是毒物遍地。

    只有在一处平台位置,矗立着一座八角亭。

    而亭子里面,一位中年人盘膝而坐,正在闭目修炼。

    通过感毒能力,萧逸飞能够清楚的看到,整座毒山正在源源不断地为此中年人提供毒能,帮助他进行修炼。

    如此景象,实在是令萧逸飞感到非常的眼熟。

    倒不是说他曾经见过这个中年人。

    相反,他和此人以前素未谋面。

    就算之前,也只是从钟独那里,听说过此人的名字,以及知道了此人所做过的事情,但是,却不知道此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也不是说,他曾经亲眼见到过有人像这样进行修炼。事实上,他也是第一次在现实世界里面,见到有人用这样的方式进行修炼。

    但是,在他的记忆里面,准确的说,是在来自于那位毒修前辈的记忆里面,萧逸飞见到过太多次与此类似,甚至完全一模一样的修炼画面。

    就说那位毒修前辈,以前也曾像这样修炼过。

    这就意味着,眼前此人此时修炼的方式,其实就是修真界毒皇宗的弟子,所使用的修炼方式。

    并且,这种修炼方式,与萧逸飞以前传授给门下弟子的某种修炼方式,非常相似。

    这某种修炼方式,指的就是噬毒**!

    而这两种修炼方式之间,却也存在着一个非常的不同。

    那就是有没有利用毒山来进行修炼!

    正因如此,这种有利用毒山进行修炼的方法,名字刚好就叫做毒山噬毒大阵!

    其实,毒山噬毒大阵与噬毒**之间,虽然名字不同,修炼方式略有差异,可是,最终的结果,基本上完全一样。

    通过这两种修炼方式,都能够快速高效的吸取毒素!

    只是前者的效率,要比后者的效率,快了无数倍!

    因此,噬毒**通常只适用于修为较低的毒修。

    而修为较高的毒修,为了尽快提升实力,往往都会选择利用毒山噬毒大阵来进行修炼。

    就像眼前正在那座八角亭内,利用毒山噬毒大阵进行修炼的中年人一样。

    当然了,对于萧逸飞这样的毒修来说,这两种修炼方式,已经都不适合他。

    在拥有数百万灵丝的情况之下,萧逸飞吸取毒素的效率,可是比毒山噬毒大阵的效率,要高出了无数倍。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此时萧逸飞关注的焦点,完全集中在那个中年人的身上。

    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钟独和嵩师弟口中所说的师尊!

    钟独和嵩师弟二人齐声喊道。

    “钟独拜见师尊!”

    “嵩豪拜见师尊!”

    倒是萧逸飞和茱莉,站在钟独身后没动。

    只是拿眼静静地望着那师尊。

    这种行为,无疑非常失礼!

    甚至是无礼,不,是对这位师尊的藐视,真是极其的胆大包天!

    因此,在那师尊口中说着起来吧,然后,等嵩豪起身之后,便立刻朝着萧逸飞二人冷视而来,口中更是喝问道:“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见到师尊都不知道跪拜行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跪下!”

    不等萧逸飞和茱莉做出回应,钟独就连忙开口解释。

    “见谅!见谅!嵩师弟还请见谅!我这两个徒儿,乃是第一次到这里,而且事先也不知道师尊的存在,因此失礼之处,还望海涵!对了,师尊!弟子刚刚才从万花门赶回来,有要事向您进行禀报!”

    钟独此举明显是在转移话题。

    却成功的将嵩豪口中的话,全都堵在了嘴里。

    而那中年人一边继续闭目修炼,一边随口问道:“是什么要事?说吧!”

    “是!师尊!”钟独迅速组织语言,将之前发生在万花门那边的事情,全都讲了出来。

    当然,其中也进行了一些改编。

    比如刻意隐瞒了当时在大殿内,他被茱莉抢走的事情。

    甚至连之前萧逸飞突然干咳,将他吓得半死的事情,也都刻意隐瞒。

    而只是说他在将万花门巨头们毒翻之后,便立刻逃出了万花大殿,一路逃了回来。

    当钟独讲完这些事情的时候,无论是那个嵩豪,还是中年人自己,早就已经变了脸色。

    这中年人毕竟乃是“师尊”,成府是有的,所以,只是停止修炼,面色阴沉,勉强还能算是较为镇定。

    可那嵩豪,却差点从地上跳起来,脸色变得是极为难看!

    口中还冲着钟独骂道:“蠢货!你还真是够愚蠢的!那万花门不就是只是想要消除掉那些记忆吗?你让他们消除掉不就得了吗?为什么要对他们下毒呢?这下好了,这万花门现在肯定对你,还有整个毒门都痛恨至极,迟早会杀到这里来!最重要的是,他们极有可能会对你产生怀疑,最终发现师尊的存在,那个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钟独顿时唯唯诺诺道:“可,可是,我也是怕他们将我催眠之后,从我身上获知师尊的情况,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做。”

    嵩豪气道:“你……我说你是蠢货,还真是一点都没冤枉你!你忘了师尊一早就防着别人从我们口中知道这里的秘密,因此,早就在我们身上施加了逆谎咒,只要有人向我们询问与毒门和毒皇宗有关的问题,我们的记忆就会自动对这些信息进行屏蔽,并且给出虚假的答复,最重要的是,就算我们说出来的是谎言,可是,别人却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

    “这,这……我当时太紧张,把这些都给忘记了。”钟独无比羞愧的说道。

    如果说,之前他说的话,十句话当中就有九句话是谎话的话,那么,眼下这一句话,倒是真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