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哼!”

    这次不等诸位掌门发怒,黑玫瑰就不禁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紧接着,她不再废话,决定直接对钟独下手!

    反正只要将其催眠之后,消除掉刚才的记忆,这钟独就完全想不起来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甚至也想不起自己对他实施催眠的事情,那样的话,事情远比现在一直与其纠缠要简单得多。

    反正自己对他并没有丝毫恶意,而纯粹只是为了消除他的一些记忆而已。

    所以……

    黑玫瑰既不想再说任何废话,也不再去想那些杂七乱八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始施展妖术。

    下一刻,大殿里赫然下起了黑色的玫瑰雨!

    不!

    并非是玫瑰雨!

    而是玫瑰花瓣雨!

    只见那无数黑色的玫瑰花瓣,仿佛凭空出现在大殿上空,然后飘洒而下。

    看似速度很快,实则快得惊人。

    等到那钟独发现这黑色玫瑰花瓣的时候,明显已经晚了,不等他反应过来,这花瓣雨就飘洒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完全笼罩在里面。

    接着便感到了一阵强烈的眩晕!

    这钟独心里清楚,这肯定是那黑玫瑰已经向他施展催眠术所致。

    而接下来,他肯定会被这催眠术所催眠。

    面对这种情况,钟独脸上顿时浮现起一丝惊慌之色。

    看来他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无视万花门施加的威压。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异变突起。

    原本那种正在越变越强的眩晕感,此时却明显开始消退起来。

    并且速度很快!

    只是眨眼的功夫,眩晕感就全都消退不见了。

    一切都仿佛回归了正常。

    “哈哈哈!”

    钟独突然大笑起来。

    好像是在为自己避免了被催眠而感到高兴。

    可是,又好像并非如此!

    而面对他此时这种大笑的行为,本该感到无比愤怒的万花门巨头们,此时一个个却全都无心顾及这些,因为,在钟独发现自身的眩晕感逐渐消退的时候,他们这些人,却都感到了一阵强烈的眩晕感,正在强势的突袭而来。

    并且这种眩晕感,并非来自于外界。

    也就是类似于别人施加的催眠术之类的妖术。

    而是从身体内部突然产生。

    只是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黑玫瑰伸手扶着额头。

    正是这种突然产生的眩晕感,影响了她对钟独施展催眠术,甚至让她不得不将催眠术半途而废。

    而且这种眩晕感,正在迅速的增强,让她感到无比的难受。

    甚至感觉整个人的意识正在迅速的崩塌,随时都有可能彻底崩溃,最终晕死过去,彻底失去意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黑玫瑰一边强忍着这种强烈的痛苦,一边竭力吞下一枚妖丹,并且同时还迅速运转妖气,试图抵消这种眩晕感,防止情况一直恶化下去。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也发现其他万花门弟子,和她现在的情况,非常的类似。

    无论是前掌门,还是诸多长老们,脸上都同样露出非常难受以及难以置信的神情,而且,从他们都忍不住伸手扶住额头的情况来看,他们现在的情况,恐怕和她没有太多区别。

    然后,钟独的大笑声正好传入了她的耳中。

    再看看钟独此时的模样,黑玫瑰顿时立刻猜到,不,是立刻确定,眼前的情况,肯定是这钟独所为。

    至少与他脱不了干系。

    面对这样的情况,黑玫瑰顿时感到不能接受。

    自己堂堂万花门掌门,强大的九级妖皇,还有比自己实力还要更加强大的前掌门,以及众多实力不相上下的诸多长老们,竟然全都被这区区钟独给阴啦?

    这让之前并没有将钟独当做一回事,也完全没有将妖魔界毒门放在眼里的她,如何能够接受呢?

    而眼下这种情况,可谓是对她的一种沉重的打击。

    就在黑玫瑰对眼前的情况感到不能接受的时候,却不知道她的恩师,也就是那位前掌门,对此感到更加不能接受。

    “钟,钟独,是你做的?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前掌门痛苦而又愤怒的质问道。

    本来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先对钟独下手,将其控制之后,然后再对其进行质问的。

    可是,她现在就算想要动手,却也是有心无力。

    那种强烈的眩晕感,让她根本无力施展任何妖术,甚至连移动身体都非常困难,因此,哪里还能够对钟独下手进行攻击呢?

    而且,她现在连问出这句话,都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说出来的声音,也好像蚊吟一样微弱,想要呼救都难。

    连她都是这样,更不谈那些长老们了。

    面对这种情况,他们感到愤怒而又惶恐。

    如果这次他们全都栽在钟独手上,那就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

    此时的钟独,逐渐停止了大笑,脸上露出成竹在胸的神情。

    面带笑容的看着前掌门和黑玫瑰众人,承认道:“没错!是我做的!而且,我不是之前就提醒过你们,让你们不要小看我们毒门吗?”

    “你,你对我们下了毒?”前掌门惊愕的质问道。

    黑玫瑰众人,此时也都一样感到惊愕。

    完全想不通这钟独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他们下了毒。

    又是在怎样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让他们全都不小心中了毒呢?

    之前,他们都并没有看到钟独有任何疑似下毒的举动啊!

    总不至于他都不用亲自动手,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下毒的过程吧?

    “没错!我是对你们下了毒!可是,这难道不都是你们逼得吗?本来我还以为你们请我过来,真的是有事相求,为此,我还感到很高兴,可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派了这么多长老来接待我,这简直快把我吓到了,让我感到不甚惶恐的同时,也怀疑这会不会是场鸿门宴呢?为此,我只能小心提防,以免最后到底是怎么栽的都不清楚。”

    “而我身为毒门掌门,能够赖以自保的手段,只能是用毒!所以,我早就于暗中在这大殿内,下了某种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