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姚一鸣这番话,不但是在针对和讽刺云烟,而且还有影射中医不如西医的感觉。

    不过,在场的医生当中,除了云烟之外,其余的都是西医。

    算起来,他们跟姚一鸣才是自己人。

    再说,如今中医日渐式微。在很多普通大众眼里,都觉得中医不如西医。

    何况他们这些西医呢。

    所以他们心里其实也挺赞同姚一鸣的态度,而且觉得姚一鸣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很有道理。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这黑僵病都是一种病毒性传染病,而不是什么中毒。

    综合这些原因,他们自然不会替云烟说话。

    只有柯良站出来说道:“姚专家,云医生是我们江城有名的云青禾神医的亲传弟子,在医术方面,得到了云神医的真传,相当厉害。所以她的推断,还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柯良这样说,不过是想要打个圆场,免得产生争执,并不是真的重视云烟的推断。

    他其实也觉得黑僵病与中毒不存在任何联系。

    “云神医?鬼知道他是谁啊!”

    “呵呵,华夏这么大,神医多的去了。又有多少是有真才实学的!”

    姚一鸣心里不屑的想道,表面也依然口里吐刺的说:“好吧,既然云医生推断说,黑僵病与中毒有关。那劳烦云医生告诉我们大家,这种毒到底是什么毒呢?据我所知,这世上根本没有那种毒,能够对人产生这样的影响。”

    云烟摇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之前没有发现,并不意味着就不存在。这应该是一种不为人知的毒。但是具体是什么毒,目前我也不知道。”

    她想起了当初寄宿小学里的那些小学生,他们所中的毒,就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毒。

    所以,她相信这个世上肯定还存在着许多未知的毒。

    或许眼前的黑僵病,就是某种未知的毒所形成的。

    但是姚一鸣肯定不会相信她的话,面带嘲讽的笑道:“好吧,我们暂且相信你的推断,黑僵病与中毒有关,那么这样的毒,难道用针灸就能化解吗?你是不是把针灸的作用说的太夸张了。如果光靠针灸就能治好黑僵病,那是不是用针灸就能治好白血病,治好各种恶性肿瘤呢?你们中医师,是不是总喜欢标榜中医的无所不能呢?”

    云烟淡淡的说道:“我们中医师从来没有标榜过中医的无所不能,但是中医的博大精深,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妄言的。我的医术有限,所以不敢妄言针灸一定能治好白血病和恶性肿瘤这些绝症,但是用针灸解毒,我还是有着几分自信。何况,我也没说用针灸就一定能治好这种黑僵病,但是,只要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那也非常不错。何况,如果不试上一试,谁又敢断定,针灸就一定没用呢。”

    面对云烟的反击,姚一鸣感到不屑一顾。

    甚至被一个女人,还是被自己瞧不起的中医师这样反击,姚一鸣心里感到很生气。

    正准备继续反击的时候,云烟忽然对着柯良说道:“柯院长,我知道您的顾虑,这样吧,我可以穿着防化服给病人施针,而且由此引发的后果,我一个人全部承担,你看这样行不行?”

    “这……”柯良正犹豫的时候,姚一鸣却说道:“看来云医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既然这样,柯院长你就答应云医生,让她试一试好了,也许她的针灸,真的能够起到作用呢?”

    话虽如此,其实谁都能听出他话语里带着的嘲讽语气。

    但是柯良却有些心动了。

    反正这些病人的情况,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而他们对这种病,又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病人一步步走向生命的终结。

    与其什么都不做,或者说什么都做不了,还不如让云烟试试看。

    就算她的治疗不起作用,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要是真的有效,那无疑是一件好事。

    而且云烟现在也答应不脱掉防化服,那就不用担心她会染病,没有了后顾之忧。

    于是柯良终于点头道:“好吧,云医生,我答应你试一试,而且就算出了什么问题,也由我承担,不需要你负责。但是一旦出现异常情况,就必须立刻收手!”

    “好!”云烟应道。

    在吕市长,柯良,还有闫教授,姚一鸣等人的围观下,云烟开始给一名病人进行针灸治疗。

    云烟所选定的病人,是一个刚刚不幸染病的女护士。

    而这个女护士,就是因为太爱干净,抱着侥幸心态,早晨醒来之后,在自己休息的帐篷内脱下防化服洗了一个简单的澡,结果就不幸中招,染上了黑僵病。

    因为她染病还不到一天时间,除了发热和咳血之外,暂时还没有陷入到昏迷,但是从时间上来看,她距离昏迷已经不久了,最多也不过一个小时。

    而一旦昏迷过去,她基本上就再也没有醒来的可能。

    抱着求生的渴望,女护士主动申请成为云烟的实验对象。

    其实,云烟本来是准备在一个病情最严重的患者身上做实验的,但是在女护士的坚持下,还是答应了她的请求。

    虽然都是一样的黑僵病患者,但是病情不同,心态上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至少云烟现在就面对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如果治疗有效,或者治疗无效,那都好说,要是出现了负面影响,让女护士病情恶化,云烟肯定会感到非常自责。

    其实,云烟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她说的针法,其实是从《萧氏圣心诀》里面学到的一种针法,叫做圣阳针法。

    也不知道这种针法,对治疗这种黑僵病,到底有没有用。

    但是,她记得萧逸飞当初曾对她说过一句话,只要她将《萧氏圣心诀》修炼到略有小成,一般的毒就能轻松化解。

    她现在刚刚开始修炼《萧氏圣心诀》,离学有小成距离尚远。

    而且眼下的这种毒,也不是一般的毒。

    所以,她想要化解这种毒,有些不切实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