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白玉兰尽管开口向花容求助,希望对方出手救治圣女殿下。

    实际上,她心里对于这样的选择,也是颇为无奈。

    扪心自问,她并不愿欠下花容的人情。

    因为,钱好还,人情债难还!

    在花容对百合圣女情有独钟,一直展开热烈追求的情况之下,很难说她不会趁人之危,趁火打劫。

    虽说目前为止,花容并没有做任何趁人之危的事情,但是,就怕她呆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提出过分的要求。

    比如,她可以治好百合圣女的病,但是,却要求百合圣女必须答应她的求爱,甚至还要嫁给她当老婆。

    那么到时候,面对花容提出来的条件,白玉兰是选择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答应的话,那圣女殿下事后肯定名誉尽毁。自己也没法向圣女殿下交代。

    不答应的话,圣女殿下又难以病愈,这也不是自己想看到的结果。

    因此,之前白玉兰在怀疑圣女殿下,是不是被那个龙少爷下毒之后,首先想到的不是请花容出手来对圣女殿下进行检查,而是将那木供奉请了过来。

    就是希望在不劳烦花容亲自动手的情况下,能够靠百合宫内部的人,自己来解决问题。

    只可惜,最终的结果还是让她感到失望。

    木供奉的无能为力,彻底断绝了她这方面的希望。

    最终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

    “花界主,对此你怎么看?咱们殿下,是因为中毒才会变成这样吗?她体内到底存不存在毒素呢?”

    萧逸飞道:“我先替殿下检查一下后再说吧!”

    “好,请!”

    众目睽睽之下,萧逸飞走到了百合圣女身边,伸出手指,搭在了对方的皓腕之上,替其把脉。

    一双眼睛微微闭上,显露出一副正在认真把脉的模样。

    看起来,他真的像是在认真替百合圣女把脉一样。

    至少白玉兰,渊哲,木供奉等人,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一旁的花容,却心知肚明,萧逸飞纯粹就是在装模作样。

    因为,百合圣女身上的毒,本身就是萧逸飞亲自所下的嘛!

    而花容虽然知道这个“真相”,可是,却不敢声张。

    一是担心萧逸飞动怒。

    二则是眼看连木供奉都无法探查出殿下体内的毒素,就知道萧逸飞的毒术远在木供奉之上,如此一来,就算道破了此事,没有萧逸飞亲自出手,圣女殿下体内的毒,肯定无解。这样做,纯粹是将圣女殿下往死路上推。

    因此,只能强忍着对萧逸飞的鄙视,在一旁冷眼旁观。

    萧逸飞此时虽然的确是在装模作样,但是,内心却不如表面看起来的这么平静。

    相反,此时心里充满了冲动与纠结。

    他现在很想将一个毒灵植入百合圣女的体内,从而鸠占鹊巢,霸占百合圣女的躯壳,方便自己行事。

    但是这样一来,植入的过程,很容易被白玉兰看穿,而且,之后也会让百合圣女的灵魂,无法回归她自身的躯壳,从而令黑玉存在遗失的可能性。

    所以,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

    不过,萧逸飞还想用寄生孢子,对百合圣女进行寄生。

    这样成功率肯定很大。

    但是呢,就怕同样影响到百合圣女的灵魂回归,让黑玉就此遗失。

    ……

    总之,眼下百合圣女的身躯,对他完全不设防。

    他可以趁机对她做很多事情。

    但是,却都因为黑玉的缘故,只能完全放弃。

    到了最后,萧逸飞发现自己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现在什么都不要做,让圣女殿下保持原样就行。

    所以,很快他就松开了手指,并且睁开了眼睛。

    而眼睛刚刚睁开,白玉兰就迫不及待地问道:“花界主,情况怎么样?”

    萧逸飞摇了摇头。

    在白玉兰感到心猛然一沉时,开口说道:“木供奉说的没错,殿下的确不是中毒,在她体内,我没有发现任何毒素的存在。”

    “啊?那太好了!”白玉兰刚刚沉到谷底的心,顿时又回到了原位,悄然松了一口气。

    但是马上又疑惑的问道:“那么,花界主,殿下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查出结果了吗?”

    萧逸飞点了点头:“基本上查清楚了!”

    “啊?”现场赫然响起数道轻呼声。

    除了花容之外,基本上其他人,全都感到惊喜极了。

    没想到会从萧逸飞口中,听到这样的结果。

    这样的情况,甚至连白玉兰都没有预料到过。

    她本来还以为,连花容可能都无法查出真相呢!

    此刻,白玉兰顿时急切的问道:“花界主,能不能快点告诉我们,你到底查到了什么?”

    “当然可以!其实,关于殿下的情况,已经有很多人得出了正确的结论,也就是说,经过我的检查,确定殿下的确是患了失魂症!”

    “啊?真是失魂症?可是,为什么我们无论怎么治疗,殿下都无法痊愈呢?”白玉兰更加惊讶的问道。

    萧逸飞道:“那是因为,殿下的失魂症,属于比较特殊的情况,如果不能用到合适的方法,就不可能将她治愈。而庆幸的是,我刚好知道一种疗法,能够治好她的病,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治疗起来非常麻烦不说,可能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才能出现效果。而这个时间,可能会很漫长,因此,我担心在过去长久的时间之后,殿下的病情还没有好转时,大供奉会误会我根本治不好殿下,从而令治疗中断。到时候,一旦真的治疗中断,那么,就算是我,也只能是无能为力,至于殿下,恐怕将会再也不可能痊愈。”

    “这……”

    听得萧逸飞此言,白玉兰顿时陷入沉思。

    不过,她很快就开口保证道:“花界主请放心,我既然请你给殿下治病,自然不会怀疑你的能力!这样吧,我可以向你保证,从现在开始,给殿下治病之事,就全都交给你全权负责,无论治疗过程再长,我们都不会对你进行横加干涉,并且中断治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