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然检查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刘建知道,这个患者的情况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不知道这患者到底是怎么了,一开始刚刚昏迷的时候,他的体温就骤然下降,手放在他身上,都能感觉到一阵寒意。

    到了后来,他的体温更是非常诡异的急速下降。

    尽管刘建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急救,想要控制住这种体温的异常变化,但是这一切全都无济于事。

    此人的体温还是呈直线下降的趋势。

    到现在,整个人好像变成了冰块一样,不但呼吸极其微弱,心跳也接近停滞。

    照这样下去,如果不能尽快找到救他的办法,他的生命恐怕只能延续很短的时间。

    “可是,到底怎样才能稳住他的体温呢?”

    如果是正常的体温下降,刘建自然轻松就能解决。

    但是对于眼下这种非正常现象,刘建就算贵为专家,也感到束手无策。

    在这一刻,刘建忽然想到了萧逸飞,总觉得萧逸飞肯定有办法解决眼下的难题。

    发自内心的说,刘建并不想再去找萧逸飞帮忙,更不想看到萧逸飞屡屡大出风头,将自己反衬得很无能。

    但是要想救这名患者,他又不得不去找萧逸飞帮忙。

    除非他能狠下心来,完全漠视一条生命的消逝。

    “再说,萧逸飞只是擅长解毒,并不是无所不能,所以,也许把他叫来,他也根本帮不上忙呢?”

    “这样的话,也能趁机打压一下他,让他知道他自己真正的深浅。”

    刚刚想到这里,就看到有名女护士匆匆走了进来。

    “刘院长,那位萧医生正在外面到处找您。”

    “是吗?”刘建没有注意到女护士脸上的异常之色,欣然道,“快,快请他进来。”

    “可是……”女护士正要提醒刘建的时候,刘建却急忙说道:“算了,还是我亲自去见他。”

    这样才能表示自己最大的诚意。

    刘建连忙打开门走了出去,女护士想要提醒他都来不及。

    刘建刚刚走出来,就看到萧逸飞朝这边迎面走来。

    他正要笑着跟萧逸飞打招呼的时候,却看到萧逸飞脸上阴云密布,一双眼睛锐利如刀的盯着他,让他心里猛然一突,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全都咽了回去。

    “怎么了这是?”刘建心里感到很纳闷,不知道萧逸飞怎么忽然态度大变。

    尽管之前萧逸飞对他也比较冷淡,但是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好像要吃了他一样。

    这样的萧逸飞,让刘建感到非常害怕,心里直犯怵,几乎是下意识的退回了房间,伸手就要将房门关上。

    但是一只手猛然直插过来,将门抵住,任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能将门关上。

    萧逸飞随便用力将门一推,刘建就感到一股巨力透过门板,作用到他的手上,手腕差点折断,吓得连忙松手,后退,这才避免被门板拍在身上。

    刘建揉着被震得生痛的手腕,惊骇的望着萧逸飞,嘴里干笑道:“小萧,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萧逸飞冷冷的看着刘建,直到刘建感到头皮发麻时,这才开口说道:“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把我师姐骗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师姐她现在又是怎样?”

    刘建闻言后脸色顿变,心里暗暗叫苦。

    他这才明白萧逸飞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生气,原来问题出在云烟的身上。

    刘建立马给自己叫屈。

    “小萧,你误会了,这件事跟我完全没有关系,是陈副院长,对,就是陈副院长,是他向院长和卫生部门的领导提议,从其他医院抽调精兵干将,参加到防疫行动中来。而且,我们并没有强制云烟参加,是云烟在得知了真相之后,自己主动要求参与进来的。至于她现在的情况,你放心,据我所知,她现在只是在疫区的外围活动,应该不会有事的。”

    “哼!希望是这样!如果让我知道你有骗我,我绝不会轻饶你!”

    “你……”刘建气的面红耳赤。

    他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被萧逸飞这样的年轻人像这样威胁,心里自然相当愤怒。

    可是当他看到萧逸飞眼中如刀的目光时,就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桶冰水,心里一寒,怒火也全被浇灭了。

    虽然心里觉得很羞辱,可是嘴上却不自觉的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放心,云烟肯定不会有事的……”

    话音刚落,刘建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刘建本能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等看清楚打来电话的人时,脸色顿时一变,心虚的看了萧逸飞一眼之后,连忙想要挂断电话。

    萧逸飞目光一凝,看出一丝异样,言简意赅:“接!”

    “是,我接,我这就接。”刘建连忙接通电话。

    电话那边马上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不好了,刘院长,云医生也患病了!”

    “什么?”

    刘建听到这里,心里剧烈一震,手里的电话差点脱手落地。

    他刚刚才跟萧逸飞保证,说是云烟不会出事呢,哪知道这么快就被打了脸。

    只是被打脸那还没什么,关键是如何对萧逸飞交代。

    这一刻,他根本不敢抬头去看萧逸飞。

    甚至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了几十度,透体冰寒!

    在江城市的东部,有一片尚未开发的原始森林。

    森林的边缘地带,有一座山,神似卧牛,所以得名卧牛山。

    山脚下有一座村庄,名为卧牛村。

    卧牛村一共有二十多户过百人口。

    和很多山村一样,这里的村民以前也生活的很苦。

    所以很多年轻人都去城里闯荡了,留在村子里的大多都是中年人和老人小孩。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因为这片原始森林里,森林密布,高山湖景,溪水流淌,风光非常俊秀,所以近年来,吸引了很多游客前来这么游玩。给这片森林带来热闹的同时,也给卧牛村的村民们带来了商机。

    这里的村民,都开始做起了那些游客的生意,靠着提供吃住,或者出售一些特色手工艺品,过上了还算丰衣足食的生活。

    最近几个月,正是旅游的高峰期。

    往日这个时候,卧牛村里肯定早已是人满为患。

    可是现在的卧牛村,却显得死气沉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