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时,章奉长老突然开口道。

    “这样做,好像有些不妥吧!我们怎么能对自己门派的弟子,施加催眠术呢?何况,还是堂堂圣女殿下呢?”

    他的话,倒是引来一片赞同。

    “是啊!这样的确有些不妥!”

    “三长老的有道理!”

    “咱们万花门的门规之一,就是不能同门相残!而施加催眠术,应该也算在其内吧?”

    “怎么,这可是圣女殿下,而对圣女殿下进行催眠,这近似于一种羞辱啊!若是圣女殿下知道之后,又会产生怎样的感受呢?”

    ……

    但是,就在大家对章长老的话,一致认同之时,意外发生了。

    此时的苦菊长老,竟然忍不住站出来道:“掌门,虽然咱们门规当中,的确存在不能同门相残这一条,而且,贸然对圣女殿下施展催眠术,也的确不妥,但是,如果不这样做,就不能查出最后的真相,也不能让那花容彻底死心!甚至我想,她可能就是知道咱们不敢对圣女施展催眠术,所以才故意提出这样的难题,让我们无法确定她的罪名,对她进行惩处!”

    “所以,我支持花容的意见,希望掌门能够亲自对圣女进行催眠,以查明事实的真相!因为,我相信圣女她绝不会谎,也不存在被人实现催眠这回事!我要让花容她彻底的死心!”

    苦菊长老竟然会与章奉长老的意见背道而驰,并且,意外的开口赞同花容的意见。

    这实在是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

    但是,听到苦菊长老的解释,大家却又感到能够理解。

    甚至还觉得苦菊长老这样,很有道理。

    但是,不管是什么意见,最后都要由掌门来进行决定。

    于是,现场所有的目光,都在掌门身上聚焦。

    正牌花容也看着掌门。

    但是,心里所想的,却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她还在苦苦思索,萧逸飞做这些事情,到底有何用意。

    虽然她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但是,在结果没有出现之前,还不知道这些猜测,到底是对是错。

    不过,眼下的情况,倒是让她感到稍稍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看不懂萧逸飞的做法,但是,至少萧逸飞暂时没有表现出,要和万花门直接进行正面冲突的趋势。

    面对众人的凝视,万花门掌门黛眉微颦,沉思不语。

    明显正在考虑该如何进行选择。

    还好,她没有让人苦苦干等,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朝着萧逸飞道:“花容,将紫鹃身上的催眠术解掉!”

    “好!”萧逸飞随手便解掉了紫鹃圣女身上的催眠术。

    看她的样子,似乎显得非常淡定。

    并没有因为掌门的绝对,而受到任何影响。

    相对之下,反倒是其他万花门弟子,不由得面色微变,甚至面面相觑。

    心里暗暗想着:“难道掌门不准备对紫鹃圣女施加催眠术吗?”

    可能真是这样!

    要不然,掌门可以在这个时候,直接催眠紫鹃圣女,然后对其进行审问。

    而不是先让花容界主将紫鹃圣女身上的催眠术给取消掉。

    不过,这花容界主的反应,未免也太淡定了吧?

    对于掌门的决定,竟然没有表示任何反对和异议。

    取消催眠术就取消催眠术。

    难道,她真的这么云淡风轻?

    或者,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吗?

    这就是修炼了仙术之后,所拥有的强大自信吗?

    就在大家都以为,掌门已经做出决定,不会对紫鹃圣女施展催眠术的时候,萧逸飞已经解除了紫鹃圣女身上的催眠术。

    而紫鹃圣女摆脱了催眠术的影响之后,一开始还因为没有反应过来,因此,还稍稍显得有些迷茫。

    但是,那迷茫的眼神和脸色,很快就迅速恢复了正常。

    惊讶道:“怎么回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苦菊长老不愧是她的坚定支持者,立刻就告知了她事情的真相。

    而紫鹃圣女顿时盛怒不已。

    冲着萧逸飞道:“花容,你少污蔑人!我什么时候被人施加了催眠术?不对!我的确被人施加了催眠术,但是,那个凶手就是你!”

    虽然紫鹃圣女感到盛怒不已,但是,不知为何,众人总觉得她的反应,显得有些异样。

    特别是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很是紧张的样子。

    而既然普通万花门弟子,都能看出这一点,何况还是苦菊长老,章奉长老,以及那万花门掌门呢?

    苦菊长老顿时脸色一变。

    至于章奉长老,脸上也显露出异样之色。

    倒是那掌门,却神色平静。

    开口对紫鹃圣女道:“紫鹃,花容对你施加催眠术,这件事的确有错,而且也违反了门规,对此,我会给予她惩罚的!”

    紫鹃圣女连忙道:“谢谢掌门,掌门,请您……”

    掌门抬手打断了紫鹃圣女的话,道:“等我把话完。”

    紫鹃圣女剩下的话,顿时堵在了嘴里。

    神情错愕。

    眼神闪烁。

    身上的紧张感,也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掌门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继续道:“紫鹃,花容虽然做错了事情,但是,她有句话倒是没有错,因为这件事非常严重,所以,不能将片面之词,当成事实的依据!”

    “而之前,因为花容不在,所以,只是你单方面,对我们描述了血月妖界那边发生的情况,这样一来,对花容就有些不太公平,就算对她施加惩处,也会引来门下弟子们的质疑!”

    “所以……”

    就在这时,轮到紫鹃圣女打断了万花门掌门的话。

    “掌门,您不会是想要对我施展催眠术吧?难道您真的相信花容的信口胡诌吗?她根本就是在故意污蔑我,甚至想要故意离间我们?总之,她肯定没安好心!”

    万花门掌门点了点头:“对,你的情况,有可能是真相,那花容,有可能真的是别有用心,但是,目前看来,只有通过对你的催眠,来证实这些情况!所以,紫鹃,你如果想要证明你是清白的,并且,证明花容所的话,都是错的,那么,对你催眠,就是最佳的办法。现在,你愿意这样做吗?”

    “这……”紫鹃圣女顿时语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