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说道:“可是,大飞,你这样告诉我,会不会影响你的……”

    李博毫不在乎的说道:“怕什么。不就是被开除吗?反正我也不稀罕在这里上班。要是这里把我开除,下一秒我就跑去你们诊所求职,就怕你到时候不肯收留我。再说了,别人我信不过,但是我还信不过你吗?就算我把事情告诉你,你也会保密的。”

    萧逸飞正色道:“你放心,我向你保证,就算别人知道消息是你泄露的,也绝不能把你怎么样!而江城医院要是敢把你开除,那我就保证让你在江城医院对门,开一家比他们更好的医院!”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嘿嘿!”李博贱贱一笑后,又收起笑容,神色凝重的说道:“逸飞,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我还在住院的时候,听到有医生说,咱们市某个村子出现了一种怪病,有几个村民都被传染了这种病。因为当地的医生医术有限,没有将村民治好不说,连医生自己也被传染生病了,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向卫生部门的领导求助。”

    “后来领导让我们医院组成一支医疗队,专门前往那个村子,对村民们进行治疗。但是,这支医疗队去了那里之后,关于他们的消息,好像忽然就断了一样,医院方面也没有宣布这些人到了村子之后的后续消息。再后来,医院就开始向外大量抽调医护人员,但是这些医护人员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直到后来传出消息说,这些医护人员被抽调出来,去给一个身份尊贵的病人治病了。同时医院又给下面的人下达了封口令。禁止所有人向外泄露关于医疗队,以及那个特殊病人的事情。”

    李博继续讲叙道:“禁口令下了之后,的确没人敢向外泄露消息,但是大家私底下还是在进行内部的议论,而且,虽然医院方面把消息封锁的很严,但还是有消息泄露了出来。”

    “现在大家私底下普遍流传的真相是,那个所谓的身份尊贵的病人,根本就不存在。一开始,可能是那个村子里出现的传染病,传染性太强了,而一开始大家都忽略了它的危害性,所以医疗队去了那里之后,也被传染上了。”

    “到了这个时候,医院方面才意识到了这种传染病的强烈危害性,所以才连忙抽调了大量的医护人员赶往那个村子,医治患者,同时防止扩散。而且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才对外封锁消息。还为抽调医护人员,编造了一个所谓的神秘病人。”

    “据说,现在医院又准备要抽调人手,可见形势没有好转不说,说不定还越来越严重了。看来这种传染病真的非常厉害。”

    “逸飞,既然那个神秘病人是编造的,恐怕你的云师姐,也不是去给这位神秘病人治病了,而是去了那个村子。”

    “对了,这个村子叫卧牛村!”

    萧逸飞听到这里,脸上已经变得很是难看。

    他也觉得李博分析得没错。

    云烟肯定是被江城医院的人请去那边帮忙控制疫情了,所以才这么久没有回到诊所。

    而那种疫情既然连江城医院都无法控制住,很难说云烟去了之后,就能控制住疫情,指不定不但不能控制疫情,反而她还会不小心也染上病。

    想到这样的后果,萧逸飞心急如焚。

    “李博,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情。”

    “咱们好兄弟,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岂能瞒着你呢。”

    “好,矫情的话我也不多说了,现在我要去搞清楚师姐的情况,而且,恐怕今晚没时间去你们家吃饭了。”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你什么时候有空再说。不过,逸飞,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千万不要以身犯险,跑到那个村子里去啊。要是把自己给险进里面,不小心染上病的话,那就不划算了。”李博担心的提醒萧逸飞。

    萧逸飞点点头:“我知道,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替我担心。好了,你去上班吧,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我替你摆平。”

    李博也知道萧逸飞现在急着去找云烟,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再去向其他同事打探消息,所以说道:“好,那我先走了。”

    李博走了之后,萧逸飞正要去找某人问个清楚的时候,却看见杨晨往这边匆匆走了过来。

    看到萧逸飞后,杨晨连忙说道:“师傅,你刚才让我去问师姐的下落,我已经到处都问过了,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师伯到底在哪给人治病,要不咱们干脆去问那个刘副院长吧?他肯定知道师姐的下落!”

    “放心,不用你说,我也回去找他的。”萧逸飞冷声说道。一想到江城医院将师姐牵扯进这件事情里来,他心里就怒火中烧。特别是这个刘建,明明知道自己和云烟的关系,可是刚才居然对自己隐瞒了这件事情,这更是让他感到愤怒。

    萧逸飞正想去找刘建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问杨晨:“你刚才找过那个聂远航没有?”

    杨晨点头道:“找过啊,可是他的同事说,他正在给病人做手术,所以我没有见到他。”

    萧逸飞皱眉:“你是说,他人就在医院?”

    “对啊,他的同事总不会骗我吧?”杨晨说道,“到底怎么了?师傅?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萧逸飞心里更是生气。

    不过生气的对象,从刘建变成了聂远航。

    如果云烟现在真的去了疫区,可想而知她的处境到底有多危险,可是这聂远航身为她的未婚夫,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没有陪在她身边,而是还好生生的呆在医院里。

    如果他对此不知情的话,那还情有可原。

    要是他对云烟所面临的处境心知肚明的话,那他这样做,就根本没有尽到未婚夫应尽的责任。

    至少换成是萧逸飞的话,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是明知道有危险,也会主动申请前往疫区,与云烟共患难。

    “如果他真的是这种自私怕死之辈,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师姐嫁给这样的男人!”萧逸飞暗暗发誓道。

    此时,在一间病房内,刘建正在给那个中了寒毒的白水帮成员进行更加详细的检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