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寄生孢子在进行寄生的时候,还能从寄生目标那里,读取对方的记忆。

    所以,萧逸飞现在还知道,这只寒玉冰蚕之所以选择藏身在这座石雕的底座,是因为在石雕的底座里面,藏着一块玉石。

    这样一来,寒玉冰蚕藏在里面,不但非常安全,而且还能通过吞噬玉石,来修复身上的伤势。

    萧逸飞看着眼前的人物石雕,暗咐道。

    “谁能想到,在这样的一座人物石雕之内,竟然会藏着一块玉石呢?”

    “只可惜里面的玉石,基本上已经被寒玉冰蚕吞噬干净了,不然的话,自己现在要是将玉石挖出来,那就是一笔意外之财啊。”

    “到时候说不定就能将欠吴老板的钱全都还清了。而且还有剩余的钱,拿来购买更多的毒物。”

    不久之后,寒玉冰蚕身上的变化全都停止下来,这个时候,它已经彻彻底底被寄生孢子寄生,变成了寄生毒物。

    萧逸飞顿时感到非常高兴。

    因为收获了这样一只二阶寄生毒物之后,他的实力自然变得更加强大。

    “过来!”

    萧逸飞心念一动,这寒玉冰蚕立刻就乖乖的飞了过来,落在了他的手掌上,安静的趴在那里。

    通过近距离的观察,萧逸飞发现这只寒玉冰蚕,不但有着家蚕的外形,成年人手指一般的个头,全身透明如水晶,而且在它的背上,还长着一对透明的翅膀。就好像蜻蜓的翅膀一样。但是更加的纯白透明,平时贴在身上,仿佛与身体完全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的观察,根本看不出翅膀的痕迹。

    很显然,寒玉冰蚕就是靠着这双翅膀,才能快速的飞行。

    “飞!”

    萧逸飞一声令下。

    寒玉冰蚕立刻就震动翅膀飞了起来,以闪电般的速度,绕着他不断的飞舞盘旋。

    “速度真快!”

    萧逸飞想到这里,忽然伸出手指,往前面一指。

    “去!”

    寒玉冰蚕收到命令,立刻就朝着前面飞射而去,最后一头撞在了景观池内的一块假山石上。

    “轰!”

    在巨响声中,寒玉冰蚕凭借坚硬的身体,以及超强的冲击力,将这块假山石直接撞得炸裂开来,变成了一块块的碎石。

    目睹此景,萧逸飞惊得是连连咂舌。

    “好强!真的就像子弹一样威力强大!”

    同时他也更加的兴奋。

    凭借寒玉冰蚕这样的能力,他就像是拥有了一种类似枪一样,能够用来进行远程攻击的武器,而且,这比枪还要更隐蔽,不易被人发现。

    而且,萧逸飞还有了另外一个惊喜的发现。

    他发现,自己不但可以透过寄生孢子,与寒玉冰蚕达成心灵联系,还可以直接将意识附着在寒玉冰蚕的身上,就算距离再远没有任何影响。

    除此之外,甚至还能与寒玉冰蚕达成视野共享的效果。

    也就是说,只要他愿意,就能看到寒玉冰蚕的眼睛所能看到的所有事物。

    之前之所以没有发现这个现象,可能是因为蜈蚣的眼睛,只能感光,而视力几乎没有。

    可是寒玉冰蚕不同。

    寒玉冰蚕的眼睛,与人类的眼睛差不多,甚至比人眼的视力还要更强!

    因此,这样一来,萧逸飞岂不是相当于多了一双眼睛?

    正当萧逸飞一一检阅寒玉冰蚕的各种能力的时候,此时在江城医院的一间病房内,却传出一阵骂娘的声音。

    “该死的萧逸飞,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魏大兵躺在病床上,右手包着纱布,满脸怨恨的咒骂着萧逸飞。

    在吴家村不小心被蜈蚣咬伤之后,吴大恭就赶紧将他和韦主任一起送到了附近镇上的医院进行治疗,结果那儿的医生给他们进行紧急治疗之后,却一点效果都没有,伤口还是痛得厉害。

    他们信不过镇医院医生的医术,于是赶紧打车赶到江城医院,找专家进行救治。

    然而就算是江城医院的专家出马,治疗的效果也还是不佳,伤口还是剧痛不已,而且变得越来越痛。

    这让江城医院的一众专家们也感到难以置信,不就是被蜈蚣给咬了吗,怎么情况就变得这么严重呢?

    什么时候连蜈蚣的毒性也变得这么强烈了?

    专家们一时间也感到束手无策起来,他们只能要求魏大兵住院观察。

    魏大兵其实心里清楚,自己被蜈蚣咬伤这件事,真正算起来,是他咎由自取,怪不了别人。

    但是,想到萧逸飞明明能够帮自己解毒,结果却断然拒绝,魏大兵心里就怨恨不已,觉得自己变成现在这样,吃了这么多苦,全都是萧逸飞害的。

    就在魏大兵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接着便看见一个绷带男走了进来。

    这绷带男正是那周金元。

    周金元进了病房,和魏大兵打了一个照面后,看着彼此现在的狼狈模样,颇有点难兄难弟的感觉。

    “大兵,你的手是怎么了?”周金元好奇的问道。之前他只是从别人嘴里听说魏大兵住院了,并不知道魏大兵到底因为什么原因而住院。

    魏大兵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对周金元讲了一遍。

    最后,他不甘心的说道:“周少,萧逸飞这小子实在是太可恶了,我们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啊!”

    “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放心吧,我绝不会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对了,我让你找的人,你找好没有?”周金元问道。

    魏大兵说道:“放心吧,我早就已经找好人了。”

    “那人靠谱吗?”

    “相当靠谱,那人跟我是街坊,从小一起长大的,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一直在社会上混,身边有不少好兄弟。他跟我的关系很铁,我请他出马,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还向我保证,一定会打断那萧逸飞的一条胳膊。哼,我看那萧逸飞变成独臂大侠之后,还怎么当医生,还怎么东山再起。”魏大兵眼中满是狠辣之色。

    周金元听到这里,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周少,你就放心吧,一切都包在我身上。”魏大兵保证道。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病房的门居然又被人推了开来,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光头男。

    这光头男跟魏大兵一样,右手也是包着纱布,因为疼痛,嘴里不时的吸气。

    魏大兵看到光头男之后,顿时惊讶的失声喊道:“光头,你怎么来了?”

    那光头男看到魏大兵之后,也是惊讶不已,同样失声问道:“大兵,你怎么会在这里?”

    接着,两个人近乎同时开口问道:“你的手怎么了?”

    说到这里,他们看着对方的样子,再看看自己,只觉得非常的尴尬。

    而周金元却感到很滑稽。

    心想:“这也太巧了吧!”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光头男,应该就是之前魏大兵说的那个混社会的朋友。

    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

    他和魏大兵刚提起这光头男,对方就出现了,而且还是以跟魏大兵相同的造型出现,真是太巧了。

    光头男老脸一红,他当然不好意思说,这是他在公交车上客串色狼的时候,被人出手教训了一顿。

    于是撒谎道:“没什么,只是昨天不小心被毒虫给咬了一下,一直疼到现在,所以医生让我住院观察。”

    听到这里,周金元和魏大兵脸上都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

    他也是被毒虫给咬啦?

    这还真是太巧了!

    魏大兵干咳了两声,没有继续就这个问题谈论下去,免得光头男反问自己的时候,自己不好回答。

    “光头,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周少。周少,这是光头,我的铁哥们。” 半-/浮-生banfusheng

    光头男早就注意到了周金元,心里还在暗自纳闷,这位造型独特的绷带哥是何方神圣呢,没想到经过魏大兵的介绍,才发现此人居然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抱其大腿的周大少。

    “只是,这位周大少怎么是怎样一副尊荣?”

    光头男立马就腆着脸凑了上来,谄媚的笑道:“你好,周少,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周少你果然是风度翩翩,人中之龙啊!要是周少你不嫌弃,以后我光头就跟着周少你混饭吃了。我光头别的本事没用,就是敢打敢拼能吃苦,还有一些好兄弟,不管以后周少指哪,我光头就打哪,绝不含糊!”

    周金元虽然不大看得起光头男这样的小混混,但是现在正是要用人的时候,所以到是不吝啬的画了一个大饼。

    “呵呵,那好,那你就先把大兵交代的事情办妥,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放心吧,周少,这事我保证办的妥妥的!”光头男拍着胸口豪爽的说道。

    只是他有些兴奋过度了,不小心用了受伤的右手,结果疼得一阵鬼哭神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