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甚至提升的幅度,还会远超前者。

    如此一来,结果可想而知!

    “那么,到底有没有办法,既能帮她提高忍痛能力,又不至于加重毒皇子树所带来的伤势和疼痛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这一番努力搜寻之下,萧逸飞还真是找到了一个可能有用的办法。

    只是这个办法,存在着一个问题。

    萧逸飞神情怪异。

    没想到会出现眼下这种有趣的情况。

    当初,毒皇母树曾一次性出现了三种全新的毒术符文。

    其中一种毒术符文,就对应着“赋毒术”这种特殊的毒术。

    而不久之前,这种赋毒术,进化为了赋毒灵术。

    萧逸飞正是利用这赋毒灵术,用一万多棵毒皇子树,将一万多名毒灵,变成了一万多个毒灵修。

    而且赋毒灵术的效果,和萧逸飞对万花门弟子植入毒皇子树的效果,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

    除了赋毒术之外,还有一种毒术叫做“毒咒术”。

    而这种毒咒术,仅仅只是用了一次,基本上就束之高阁,再也没有用过。

    可是,还有一种毒术,同时也是最后一种毒术,自从将其领悟和掌握之后,就一次都没有用过。

    那就是媚毒术!

    所谓媚毒术,只要想想都让萧逸飞感到很是有些无语。

    因为,这是一种能够蛊惑人心,让人身不由己,不可自拔的毒术。

    虽然这种媚毒术,不具备杀伤力。

    但是却不能小觑。

    如果是女人掌握了这样的媚毒术,就算人长得再丑,那也会变成男人杀手。

    而要是男人炼成了此术,不管长得有多磕碜,也都会成为女人杀手。

    甚至最夸张的是,对同性也都有效!

    并且,这些能力,都还只是流于表面。

    其实它还具备着一种更加深入的能力。

    这种能力,萧逸飞都不好意思往这方面去想。

    当然,凭借他自身的能力,也根本用不上。

    可是,这种能力,却偏偏或许能够在花容现在面临的问题上面,取得一定,甚至惊人的效果。

    想到这里,萧逸飞虽然显得有些犹豫,而且心存顾虑,但是,最终还是决定试上一试。

    因为,如果试一试的话,或许还有帮花容脱险的可能。

    如果不试的话,那就真的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了。

    “行!就这么定了!”

    萧逸飞立刻做出了决定。

    并且撤掉了对外界的屏蔽。

    而屏蔽刚刚撤销,就听到玥夫人众女发出惊呼声。

    “界主!”

    萧逸飞立刻朝着花容望去,结果却发现她竟然开始七窍流血。

    “不好!”

    心里倏然一惊。

    立刻明白花容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的危险。

    也难怪玥夫人众女会如此紧张。

    本来就已经做出决定的萧逸飞,现在更是不再犹豫,赶紧朝着玥夫人道:“玥夫人,你当真想要救花界主吗?”

    “啊?”玥夫人先是一惊,旋即急忙点头,“对!当然是真的!”

    “那好,你跟我来吧……不!算了,你还是直接过来我这边吧!”萧逸飞本来还想换个地方,可是一看花容此时的样子,顿时担心只要随便将她移动一下,就会招致严重的后果,因此,还是改口,决定就在现场动手。

    玥夫人此时心急如焚,根本顾不上萧逸飞有没有改口,一切都听从他的吩咐,很快就走到了萧逸飞身边。

    萧逸飞正准备施展空间护盾,可是,想想又朝着其他花夫人道:“你们也一起过来吧,也许呆会还需要你们帮忙。”

    “是。”

    众女二话不说,都纷纷走到了萧逸飞的身边,和玥夫人站在一起,准备听从萧逸飞的命令。

    这个时候,萧逸飞才正式开启了空间护盾,将他们与外界完全隔离开来。

    虽然他们透过空间护盾,能够看见外面的景象,但是外面的人,却无法看清楚里面的任何景象。

    既然如此,萧逸飞不禁转身回头,朝着玥夫人道:“好了,你可以开始脱了!”

    “什么?”

    玥夫人失声惊呼道。

    整个人已经变得目瞪口呆!

    岂止是她一个人做出这样的反应。

    而是现场所有的花夫人们,此时全都惊呆了。

    并且,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因为,她们万万没想到,萧逸飞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居然让玥夫人脱……

    难道,他是想对玥夫人那啥吗?

    甚至以此为条件,才答应给界主治病吗?

    而且,他居然还把我们也叫了过来,还说呆会需要我们一起出手帮忙,难道说,他准备连我们都不放过吗?

    他未免也太卑鄙了吧!

    居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想趁人之危。

    不会连界主现在陷入危境,也是他故意所为吧?

    还有,眼下周围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进行围观,他居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不知羞耻!

    这样的人,简直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令人作呕!

    想到这些情况,众女顿时感到羞愤难当。

    若不是顾忌花容的生死,她们恐怕早就忍不住对萧逸飞破口大骂了!

    就算不敢将他臭骂一顿,但是,也肯定会直接选择走人!

    然而,想到花容目前的情况,再看看她此时七窍流血的模样,众女却感到了左右为难。

    一边不能接受眼下的这种交易,一边又不能弃花容的生命而不顾,内心顿时充满了强烈的纠结!

    她们甚至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样开口劝玥夫人&bsp;&bsp;。

    不知道是该劝阻她,千万不能做出这种牺牲呢,还是应该劝说她,为了花容而做出牺牲。

    而此时最先被萧逸飞盯上的玥夫人,才是感到最愤慨,也是最纠结的人。

    甚至最委屈,乃至最憋屈的是,即便是心里感到愤慨至极,却也还是必须要在丈夫的生命,与自己的清白之间,进行选择。

    那么,到底该进行怎样的选择呢?

    是选择保住丈夫的性命呢?

    还是保住自己的清白呢?

    在一阵短暂的纠结之后,玥夫人便毅然做出了决定。

    面色苍白,用微微颤抖的双手,解起了腰间的束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