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花容一边感到伤心,一边却瞬间秒懂了萧逸飞的意思。

    果然,萧逸飞开口说道:“花界主,我必须告诉你,植入这种毒皇子树,是存在着巨大风险的,一旦失败,就会和地上这些不幸去世的弟子一样,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性。到时候,你可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就算植入毒皇子树成功,也并不意味着,就完全有益无害,因为,以后你的命运,将与我紧密联系在一起,一旦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独活。”

    “你确定还要植入这种毒皇子树吗?”

    花容听到这些,内心不免陷入纠结。

    嘴上却问道:“你能将植入毒皇子树的具体情况,给我详细的说明一下吗?”

    “当然!当然可以!”

    萧逸飞并没有故意隐瞒什么,而是将植入毒皇子树的详细情况,以及利与弊,全都向花容详细的讲解了一遍。

    而且在讲解的时候,没有表明任何立场。

    也就是说,既没有劝她一定要植入毒皇子树,也没有劝阻她放弃植入。

    而是让她自己拿主意。

    免得最后会后悔!

    其实,萧逸飞之所以这样做,看似是在尊重她的选择,实际上,何尝不是一种无所谓的心态呢。

    如果是以前,在整个毒门没有一名渡劫期九层高手的情况下,萧逸飞对花容这个独苗,还是非常看重的话,那么现在,随着他自己已经拥有渡劫期九层,甚至九层以上的实力,以及刚刚亲手制造出了十多名九级妖皇,另外,还有大卫这个比九级妖皇还要更加强大的存在,那么,花容这个九级妖皇,对他来说,的确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重要了。

    既然如此,萧逸飞自然对她是否愿意植入毒皇子树,没有太大的渴求。

    她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其实都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

    甚至,他宁愿花容不要进行这样的冒险。

    否则一旦发生什么意外,白白损失一名九级妖皇,这样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更重要的是,萧逸飞还想让花容继续担任血月妖界的界主,替自己管理这个世界,若是她要是就这么遭遇不幸的话,还不知道血月妖界的本土妖族们,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呢。

    如果产生不好的影响,那就真正是得不偿失!

    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像萧逸飞所想的那样发展。

    花容在短暂的考虑之后,竟然断然说道:“没事,这样的风险,值得一试!何况,其他人能够忍受的痛苦,相信我也能忍受,别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也一定能做到!所以,我愿意植入毒皇子树!”

    “这……好吧!”萧逸飞只能尊重花容的选择。

    而且,他觉得花容说的没错,以她的情况,应该不至于连其他万花门弟子都不如。

    怎么说,她也是九级妖皇,难道还会输给八级,七级,甚至修为更弱的万花门弟子吗?

    因此,成功率肯定是百分之一百!

    再说,既然花容愿意将她的命运,与自己连接在一起,交给自己一手掌控,这其实也是她向自己表明一种态度,因此,萧逸飞怎么都想不到拒绝她的理由。

    事情就这样说定了!

    花容深吸一口气,做好了接受植入毒皇子树的准备。

    她尽管显得有些紧张,但是,却对自己充满了巨大的信心。

    反倒是她的妻妾,譬如玥夫人众女,此时此刻却揪心不已。

    而玥夫人更是开口喊道:“界主……”

    欲言又止!

    花容知道众女内心的担忧,不禁朝着她们露出满脸自信的笑容,安慰道:“玥儿,你们放心吧,绝不会有事的!”

    说着,又对萧逸飞道:“宗主,开始吧!”

    “好!”

    萧逸飞开口应道。

    而同时,一道六彩树影,从他体内溢出,朝着花容胸口投映而来。

    很快就投射在她的胸前,并且飞进她的体内,就此消失不见。

    花容那张帅气的脸上,立刻变得狰狞起来,并且满是痛苦之色。

    尽管这是正常的反应,但是,无论是萧逸飞,还是玥夫人众女,此时都纷纷替她捏了一把汗。

    “界主……”

    玥夫人众女纷纷在心里替花容暗暗祈祷。

    手指紧紧的绞在一起,忧心忡忡。

    而此时的萧逸飞,心里也有些担忧。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花容与其他万花门弟子之间,存在着一个不同之处。

    那就是其他万花门弟子,之前经过了寄生孢子的寄生。

    而花容却没有。

    只是与自己签订了灵契。

    如此一来,其他万花门弟子,通过寄生孢子,也获得了自愈的能力。

    所以在植入毒皇子树的过程当中,遭受严重伤害的时候,能够通过自愈能力,对伤势进行迅速的修复。

    这样一来,在无形当中,大大的减弱了他们所承受的痛苦。

    可是花容却没有这样的自愈能力。

    所以,她无法享受到减弱痛苦的福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可能这种自愈能力,能够填补她和其他万花门弟子之间的实力差距。

    让他们在植入过程当中,所面临的危险系数,其实是相等的。

    也就是说,并不会因为花容的实力比其他人更高,从而令她的成功率更高。

    她与其他人的成功率,都是相等的。

    自然,失败的概率,也是一样。

    萧逸飞心里顿时略感担忧。

    “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出现失败的结果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真的要吐血了!”

    “不!应该不至于这样!”

    “就算她和其他万花门弟子,处于同一起跑线,她的修为也比其他人更强,成功的概率,还是相对更高一些。”

    “而且,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进行弥补和挽救,已经太晚了。总不至于将那毒皇子树,从她体内抽离出来吧?”

    “且不说这样能不能做到,就算真的能够做到,对她也会造成极其严重的伤害,以后也别想再次植入毒皇子树。”

    “所以,暂时只能像这样顺其自然了。”

    想到这里,萧逸飞不禁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对于最后的结局,心里已经完全没了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