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花容顿时倏然一惊。

    还以为自己中了对方的阴谋诡计。

    正感到紧张之时,却赫然意识到,这好像是在血月海的海底!

    对!

    就是血月海海底!

    除了因为眼前的血水,以及四周的环境,都与血月海毫无区别。

    最关键的是,此时此刻,一座熟悉的海底废墟,就此呈现在她的眼前。

    这座海底废墟,她曾经隔着那座阵法,远远的观望过,所以,对废墟的外观,非常的熟悉!

    眼下,她在第一时间,就将其一眼认出。

    可是!

    这真的是那座海底废墟吗?

    那自己现在怎么会跑到了这里?

    而且,这座海底废墟,竟然就在自己眼前?

    那座阵法呢?

    怎么好像消失不见了?

    这……会不会是搞错了?

    “不!”

    “没有搞错!”

    “我知道了!”

    “那座阵法,果然已经被圣女殿下身边的手下给破解了。”

    “所以,她才能找到那件疑似仙宝的陶**!”

    “所以,这龙少爷在重伤之后,现在才会逃到这里来,试图躲开我的追杀!”

    而此时此刻,花容已经清楚的看见,在眼前的海底废墟,一处破败的入口处,那龙少爷正脚步踉跄的逃进了入口,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这次,他终于不再施展空间术了!

    应该是已经力竭!

    “哼!这次看你还能往哪儿逃!”

    花容冷哼一声,以最快的速度,游到了入口处,然后跟着追进了入口!

    刚刚进入入口,眼前的景象就赫然一变。

    和当初萧逸飞第一次进入这里时,看到的画面一样。

    只见放眼望去,前面乃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而整条通道,显得破败不堪,仿佛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地震,或者战斗。

    而在通道的前方,龙少爷正脚步踉跄的向前逃路。

    时而回头看上一眼,然后,脚下的速度变得更快了!

    可是,他既然已经身受重创。而且之前连续施展顿时,更是造成伤情加重。所以,现在脚步再快也快不到哪儿去。

    比徒步快跑,快不到哪儿去。

    像他现在这样逃命,轻轻松松就能将其追上!

    “不过,这龙妖的生命力,还真是够强盛的!中了自己那样一招,居然还能坚持到现在。”

    “看样子,他身上肯定穿着什么护体宝衣,这才抵消了部分妖术的攻击力!”

    “难怪一开始,圣女乘坐飞花逐月阵逃走时,自己想要封住穿梭阵,结果,轰在他身上的妖术,竟然被他轻松承受了下来!”

    “这一切,肯定都因为他身上穿着的护体宝衣的原因!”

    “可是,就算护体宝衣再强,也强不过妖术的杀伤!现在,只要被我追上,你必死无疑!”

    花容心里冷笑,立刻快步追上!

    同时连忙运转妖力,随时准备发出必杀一击!

    只是,她很快就停下脚步,并且皱起了眉头。

    只因为,她赫然发现,这通道之内,或者,这座废墟当中,竟然存在着一种无形的束缚,正在迅速的影响着她,让她的实力,有所下降。

    而且下降的幅度,还相当大。

    这种情况,极其不正常!

    这让花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中了那龙少爷的奸计。

    可能这种无形束缚,乃是那龙少爷所为。

    他提前在这里设置了陷阱,然后现在诱骗自己上钩,把自己引到了这里,并且引入陷阱!

    等到自己在这种无形束缚的影响下,造成实力下降的后果,他就能反败为胜?

    既然如此,眼下她应该立刻退出这里,回到海水中才对。

    然而,偏偏脚下生根,站着没动。

    看着前面龙少爷踉跄逃路的样子,花容心里略显迟疑。

    不敢确定对方真的是在演戏。

    如果是演戏,那么,自己当然应该心谨慎。

    可如果不是演戏,因为自己的多疑,从而让对方趁机溜走,那就郁闷了!

    那他到底是不是在演戏呢?

    花容心里还是觉得,对方并非是在演戏。

    要知道,这里既然是血月海,那么,距离百花山,足足有几百万公里之遥!

    这龙少爷不可能知道自己会选择一路追赶上来,因此,他不可能提前在这里设置好陷阱,然后万里迢迢的将自己诱骗到这里。

    不然,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也许这真是对方的阴谋和陷阱呢?

    所以,不能不心谨慎!

    眼看那龙少爷在前面越逃越远,花容心情急迫,本想追上去,但又不敢冒险。

    或者,以妖术将其隔空轰杀?

    ql

    但是,想到对方身上可能穿着护体宝衣,就怕这样的隔空杀招,无法对他造成杀伤。

    那该怎么办呢?

    忽然,目光一闪!

    朝着旁边的一面残墙,就是一掌拍去!

    如果这一切真是对方的阴谋,那么,那无形束缚,肯定是由某种阵法所产生。

    自己这一掌,应该就能探出真相,看看背后是否真有阵法在搞鬼!

    “轰!”

    这一掌,隔空拍击在残墙之上。

    顿时发出惊人的巨响!

    然而,巨响声中,残墙竟然纹丝不动,毫发无损!

    这一掌,竟然未能在残墙表面轰下一块碎石,留下半条缝隙,甚至半点痕迹!

    “这?这是真的吗?”

    “不会是眼花了吧?

    “这到底是一堵什么残墙?为何如此坚韧?竟然能够承受这样的轰击?”

    花容感到惊讶不已。

    可是,旋即,她突然想到了那只疑似仙宝的陶**!

    那只陶**在遭到妖术轰击时,和现在这面残墙,情况何其相似!

    莫非……

    花容美眸骤亮。

    连忙闪射到残墙前面,就像在鉴宝一样,仔细进行观察!

    结果越看越惊喜!

    这面残墙,不知道是用何种材料筑成,以前简直前所未见。

    就和那陶**一样,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

    其实,不只是眼前这面残墙,而是整个通道两旁,那一面面的残墙断柱,竟然全都是同样的陌生材料筑成。

    花容对这些残墙断柱,再次进行全力轰击!

    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全都纹丝不动,完好无损!

    连脚下踩着的地面,也是同样的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