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眼下看到萧逸飞主动冲向自己,穆袁心里更是不屑的暗咐:“真是不知死活!”

    而手中的噬血剑,也已经携着无上剑势,朝着迎面而来的萧逸飞当胸疾刺而去。

    血剑如电,剑势如虹!

    可是就在这一刻,穆袁却分明看见萧逸飞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屑。

    下一刻,穆袁更是无比震惊的看见,萧逸飞脚下的速度,竟然比之前快了数倍。

    凭借这样的速度,萧逸飞轻轻松松就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剑。

    “怎么可能?”

    穆袁顿时心惊胆寒。

    穆袁自然不知道,萧逸飞从一开始,就刻意保留了实力,只发挥出了八倍常人的速度。

    就算是之前躲闪子弹时,他也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萧逸飞之所以刻意保留实力,除了因为之前并不需要他发挥出全部实力之外,也是为了迷惑躲在暗中偷窥的穆袁。

    而穆袁果然中计了。

    此时此刻,看着穆袁脸上的震惊之色,萧逸飞心里不禁冷笑了一声。

    虽然对方的实力比较强,比白蒙要强多了,但是,当萧逸飞的修为提升到炼气四层之后,就凭穆袁的这点实力,根本就不够看。

    萧逸飞只是将速度提升到十倍常人速度,就灵巧的避开了穆袁的剑势,顺势冲到了穆袁面前。

    不等穆袁反应过来,就一拳轰在了穆袁的胸口。

    这一拳,毫无保留,用上了十成的功力!

    全身的毒皇真气,都化为熊熊毒火,狠狠的轰在了穆袁的胸口。

    穆袁胸前的衣服,还没与毒火接触,就直接焚化为灰烬。

    而衣服下面的护身宝衣,也在毒火的焚化之下,如同纸糊的一样,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狂猛的拳势,携着毒火的余威,就这样毫无阻隔的轰在了穆袁的胸口,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脉。

    “噗!”

    穆袁口喷血箭,整个人如同被一辆急速行驶的火车迎头撞上,凌空倒飞出去。

    人还没有落地,就已经当场殒命!

    “哐当!”

    穆袁手上的噬血剑,也失手掉在地上,发出“哐当”声响。

    这声音如同巨雷炸响,将白蒙炸得头皮发麻。

    “穆……”

    白蒙刚刚失声喊出一个“穆”字,就迅速惊醒过来,无比惊惧的看了萧逸飞一眼,然后转身朝着江边飞掠而去。

    他已经心惊胆寒,不敢再呆在这里了。

    被他当成底牌的穆师兄,居然被萧逸飞一招秒杀,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萧逸飞的恐怖,已经超乎想象,要是他还留在这里,只会死路一条!

    所以,他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逃!

    赶紧逃!

    逃得越快越远越好!

    此时此刻,他只恨爸妈没有给他多生两条腿,跟恨没有给他生一对翅膀!

    萧逸飞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白蒙从眼皮底下溜走,迅速的追了上去。

    白蒙逃命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是萧逸飞的速度,却比他快了足足数倍!

    转瞬之间,就已经追了上来。

    白蒙眼看萧逸飞越追越紧,很快就要追上自己,心里更是恐怖至极。

    他忽然大叫一声:“去死!”

    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一边往前飞奔,一边朝着萧逸飞就是砰砰砰的乱射一通。

    萧逸飞不敢大意。

    他现在离白蒙太近了,就算他速度再快,也有可能不小心被乱枪射中。

    而他现在实力虽强,却也还是血肉之躯,要是中弹,也是会受伤,甚至会丧命。

    所以他不得不减缓了脚下的速度,躲闪迎面射来的子弹。

    如此一来,居然让白蒙成功的逃到了江边。

    “不好!”

    萧逸飞已经预判到白蒙想干什么,心里焦急万分。

    恰好这个时候,白蒙枪里的子弹,已经射光了,所以萧逸飞全速朝他追了上去。

    但是白蒙此时却将手上的枪往后一扔,衣服都没脱,直接纵身跳进了江里!

    夜幕之下,江水悠悠。

    等到萧逸飞赶到岸边,却发现江水湍急,而白蒙早已不知所踪!

    看着江面上荡漾开的波浪,萧逸飞面色铁青。

    “真该死!”

    没想到还是被白蒙给逃掉了。

    他感到非常的不甘心。

    可是事已至此,懊恼也没用。

    就算他水性不错,想要在江水当中找到,并且追上白蒙,这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且,萧逸飞没有在水里进行实战的经验,在水里可能也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因此,要是不小心阴沟里翻船,那就不好了。

    “算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只要他在江城市一天,我迟早会找到他!”

    尽管如此,萧逸飞还是派出了小糊涂和寒玉冰蚕,在江面上搜寻白蒙的下落。

    萧逸飞放弃了下水追赶白蒙之后,回到了刚才的战场。

    看着地上穆袁的尸体,萧逸飞心情复杂。

    算起来,萧逸飞已经杀死了两个人。

    之前的光头男,还有眼前的穆袁。

    上次的光头男,是小冰将他咬伤之后,气管堵塞,窒息而死。

    虽然是萧逸飞下达的命令,但是,他毕竟没有亲自动手,所以就算当时面对光头男的尸体,心里也没有多少异样的感觉。

    而眼前的穆袁,才是萧逸飞亲手动手所杀的第一个人。

    此时看着穆袁的尸体,萧逸飞虽然外表平静,但是心里却浪滔翻滚,感到非常不适。

    可是,他并没有什么罪恶感。

    因为不管是光头男,还是这穆袁,都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首先,这穆袁既然跟白蒙混到一起,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

    其次,之前穆袁为了威胁萧逸飞,还亲口爆料,他曾经将侮辱他们师门的人拿来炼剑。

    以萧逸飞对炼器的了解,知道炼制一般的宝物,绝不会以人来作为材料。

    只有炼制那种极为凶残的宝物时,才会以人的尸体,或者活人的血肉筋骨来充当炼器材料,甚至更有甚者,还会以人的魂魄炼器。

    由此可见,穆袁手中的噬血剑,恐怕也是一件凶残的武器,而且恐怕还是以活人所炼成。

    更凶残的是,要炼成这样一柄剑,不可能只用了一个活人。

    总之,以人炼器,这样凶残的行为简直毫无人性可言。

    就算是在修真界,也少有这样凶残的修士。

    而一旦修真界出现这样毫无人性的魔修,绝对是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

    因此,像穆袁这样的凶残之辈,该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