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甚至极有可能真是仙宝!

    而如果真是仙宝……

    那就太好了!

    那真是极好的!!

    仙宝!

    这可是仙宝!

    只是出现在传闻,现实当前所未见的仙宝啊!

    乃是超越了血月妖界!

    不!

    是超越了妖魔界的至宝啊!

    这下真是发达了!

    此时此刻,花容的,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目不转睛地盯着陶**,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精芒!

    虽然花容心里对紫鹃圣女窥觊不已,一心想要将她弄到,但是,将紫鹃圣女拿来与仙宝一比,就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

    或者说,紫鹃圣女的吸引力,依然强大。

    但是,却远远不及眼前的至宝!

    毕竟这种级别的至宝,得到它,就有可能拥有超越整个妖魔界的强大实力!

    到时候,区区紫鹃圣女,岂不是就能到擒来!

    花容将的陶**,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最终确定,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陶**!

    其材质,更是前所未见!

    种种特征,都指向这乃是一件仙宝的事实!

    花容的目光,最后落在了**盖之上。

    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朝着紫鹃圣女问道。

    “这里面装着什么?”

    紫鹃圣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花容表示质疑。

    紫鹃圣女说道:“对!我刚找到它的时候,它是什么样子,现在就还是什么样子,因为我担心这里面装着什么宝贝,要是随便打开,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因此,你最好也别冒然打开**盖,免得发生什么意外就不好了。所以,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请一位九级妖皇到场,然后再打开它,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紫鹃圣女说的有模有样,好像很有道理!

    而面对紫鹃圣女的解释,以及好心提醒,花容沉凝不语。

    看不出她到底是听信了紫鹃圣女的话,还是,怀疑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而紫鹃圣女不希望自己知道,所以才会危言耸听呢?

    花容抬头审视着紫鹃圣女。

    看到的却是紫鹃圣女一脸坦然的样子。

    可是,花容分明看见了她眼眸深处隐藏的一丝紧张。

    而透过眼角的余光,将紫鹃圣女几个下此时的反应,尽收眼底。

    尽管这些下,看起来都非常镇定,可是,怎么看都能看出他们正在极力掩饰身体的紧张感。

    看来,这陶**内,果然装着什么东西。

    而且,紫鹃圣女和她的下们,也都非常清楚。

    现在,都在担心她会打开**盖,发现里面的秘密。

    既然如此……

    花容嘴角一抿,露出一丝意味莫名的笑。

    “要有一名九级妖皇在场,才能打开**盖?”

    “呵呵,圣女殿下莫非忘了,我就是一名九级妖皇。”

    “所以,就由我来打开试试吧!”

    说着已经放在了**盖上!

    果然不出所料,紫鹃圣女微微一怔之后,立刻失声喊道:“慢着……”

    可是,花容在见到她的反应之后,就已经心里有数,义无反顾的打开了**盖!

    随着**盖的打开,满满一**白色的,粘稠的,宛如白浆一般的未名液体,就这样立刻呈现在花容的眼前。

    花容顿时一脸迷惑。

    “这是什么东西?”

    正感到好奇之时,赫然之间,**口迅速升腾起一阵白雾!

    原来是**内的未名液体,开始挥发气化,变成了白雾!

    这白雾飘散出来之后,便立刻朝她当面飘来,速度快得惊人。

    以她九级妖皇的实力,竟然都未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就被这白雾正面扑在了脸上。

    心里倏然一惊。

    本能的感觉情况有些不妙。

    而下一刻,身上的护体宝衣,就立刻产生了反应,在她体表形成了一道能量罩,将白雾阻挡在外。

    透过无形的能量罩,她分明看见,这白雾正在对能量罩进行着强烈的毒蚀。

    还有她身上的外衣,此时也已经被毒蚀得千疮百孔!

    “哼!”

    花容立刻意识到,这白雾拥有剧毒。

    当立断,将**盖重新盖上了,阻止了白雾继续生成。

    并且随一掌拍出。

    就将面前的白雾,全都冻成了冰棱,掉落在地上。

    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可对于紫鹃圣女来说,这声音宛如惊雷炸响,令她感到如遭雷殛!

    未曾想,这毒根妖之毒,完全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竟然被这花容如此轻松就给解决了。

    这下好了!

    花容不但没事,而且还识破了陶**内的杀招,那么,接下来她会怎么办?

    花容面色铁青!

    身上杀意升腾!ql11

    一双眼睛冷视着紫鹃圣女,里面迸射出森然的光芒。

    紫鹃圣女额头渗出冷汗。

    但嘴上却带着抱怨说道:“花界主,我都提醒你不要随意打开**盖了,你怎么偏偏不听呢?这下好了……你没事吧?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还是出了什么意外?不会是受伤了吧?”

    问题连成一串。

    话语里满是关心。

    “呵呵!殿下请放心,这区区一点毒物,岂能伤害得了我!倒是圣女殿下,现在应该很心伤吧?”

    花容冷笑不已。

    看着紫鹃圣女的眼神,依然冷酷如冰。

    而紫鹃圣女依然满脸关心的望着她,只是额头上的冷汗,冒得更厉害了。

    而且看起来,她随时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强笑道:“花界主说笑了,知道你没事,紫鹃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感到伤心呢!来,花界主,紫鹃敬您一杯,就当是我没有及时劝阻你,让你受到了惊吓而道歉!对了,这陶**内装的什么东西,紫鹃之前确实是一无所知,现在多亏花界主给紫鹃答疑解惑了!所以,现在这杯酒,既是对界主道歉,也是对界主表示感谢!”

    紫鹃圣女显然不是为了没能及时阻止花容而道歉!

    她现在急于道歉的原因,分明就是在担心花容会对她进行报复。

    所以,敬酒道歉是假,想要撇清关系,甚至服软认输才是真。

    至于她说她不知道这陶**内装着什么,呵呵,这种诡辩,谁相信谁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