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前白芙面对萧逸飞的攻击,除了斗篷出现了一些破损之外,基本上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甚至整个人一直站在原地,连双脚都未曾移动过。

    可是现在,承受媚娘全力一击的萧逸飞,直接被轰飞了出去,一直飞出数百米远,最后撞在了院墙上面之后,这才轰的一声停了下来。

    整个人好像挂历一样贴在了墙上!

    而且,此时此刻,用肉眼都能看见,萧逸飞身上的斗篷,在强大的攻击之下,外层的黑犀妖兽皮,瞬间就被完全撕碎,露出了里面宛如鱼鳞一样密集排列的碎瓦片。

    白芙一眼就认出,这些碎瓦片,与圣地内那些地面上随处可见的碎瓦片,完全一模一样。

    没想到萧逸飞竟然将之前收集到的这种碎瓦片,以这样的方式,炼制成了一件斗篷!

    难道自己身上这件护体宝衣,里面也是一样的情况?

    搞了半天,这种护体宝衣,原来是这样一回事。

    所谓护体宝衣的防御力,看样子,完全是靠这种碎瓦的防御力。

    原来这护体宝衣的原理,竟然如此之简单!

    然而,发现这个简单真相之后,白芙非但没有因此而轻视萧逸飞,反而苦笑不已。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们族人这么多年来,竟然都没有一个人想到过这样做!”

    “但凡是有哪个族人,能够想到利用这种碎瓦无坚不摧的属性,来炼制护体宝衣,岂不是就能早就获得一件件无坚不摧的护体宝衣?”

    “那样,所有族人们都将拥有着绝对强大的自保能力!”

    “可是偏偏,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直到现在,却被萧逸飞最先想了出来,也被他最先付诸于事实,亲手炼制出了一件,不,是两件相同的护体宝衣。而且,从这些碎瓦片叠加排列在一起的情况来看,他并不是胡乱将这种东西,藏在斗篷的布料夹层里面,就制成了一件所谓的护体宝衣。其中也蕴含着深奥的原理!”

    “而他来到圣地的时间,从头到尾,满打满算,也就不过半个月的时间而已。”

    “也就是,他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想到了我们所有族人这么多年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做到了我们根本连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和他一比,怎么感觉我们这些族人,既无知,又无能呢?”

    “这样,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轻视他,去笑话他呢?”

    其实,白芙也可以为她自己,以及她的族人,找到很多借口,来洗清他们无知无能的嫌疑。

    比如他们这些族人,因为长期生活在圣地里面,慢慢的,缺少了危机感,也适应了安逸的生活,所以,自然而然就减少了创新的动力。

    又加上身为血月妖界土著的他们,对炼器术炼丹术什么的,都知之甚少,甚至近乎一窍不通,所以,就算知道了这些破砖碎瓦的特殊性,也自然很难联想到将它们用来炼器。甚至就算知道要炼器,也不知道该怎么样炼器。

    ……

    可是,她心里非常清楚,无论怎么洗,其实也还是无法洗脱他们太无能无知的嫌疑。

    而和他们相比,萧逸飞实在是太强大,太全能,也太神奇了!

    就在白芙内心感慨万千之时,湄娜和媚娘看到萧逸飞贴在墙上充当挂历的景象,顿时心惊不已。

    双双失声叫道:“啊!老公!”

    马上冲着萧逸飞所在之处飞掠而去!

    然而不等她们赶到萧逸飞面前,萧逸飞就赫然身影一闪,往这边飞掠而至,闪射到她们面前。

    “哈哈!放心,我没事!”

    萧逸飞畅快大笑道。

    ql

    除了身上的斗篷,表面破破烂烂,显得衣衫褴褛,颇为狼狈之外,他看起来完全安然无恙,毫发无损!

    根本没有被妖术所伤!

    甚至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就算是身上破烂的斗篷,表面那层黑犀妖皮,也正在迅速的自行恢复。

    一眨眼的功夫,斗篷就已经重新变得完好无损!

    这下,眼前的萧逸飞,基本上和最开始完全一模一样,完全看不出之前他曾遭到了堪比妖皇八层后期妖术的全力一击!

    “这,这……”

    面对这样的结果,无论是白芙,还是湄娜,又或者是媚娘,美眸都赫然圆瞪,脸上露出了极为惊愕之色。

    都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就算是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白芙,也还是不敢相信,萧逸飞亲手炼制的护体宝衣,竟然真的能够完全抵御自己母亲的全力攻击!

    这护体宝衣的防御力,未免太强大了吧?

    看来,萧逸飞之前过的话,完全是真实可信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折扣和虚假!

    就是不知道,他之前的这件护体宝衣,拥有抵御剧毒的能力,是不是真的呢?

    就在此时,在三女无比惊讶的注视之下,一根灵丝从萧逸飞身上延伸出来,最前端,竟然卷着一根毒根。

    “啊?”

    除了湄娜之外,媚娘母女二人顿时惊呼不已。

    因为,湄娜刚来血月妖界,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毒根,完全不知道这种毒根到底有多危险!所以,此时见到萧逸飞取出毒根,心里只感到好奇和纳闷。

    可是媚娘母女就不同。

    她们,还有她们的族人们,已经在这种毒根上面,吃了太多的苦头。

    所以早就已经对这种毒物产生了心理阴影。

    眼下一看萧逸飞取出毒根,第一反应就是,他会不会故技重施,用这种毒根,让她们吃够苦头。

    可是转念一想,马上又释然了。萧逸飞根本就没有用毒对付她们的动机。

    而且她们也已经猜到,萧逸飞现在是准备用毒根妖之毒,当众试验护体宝衣的防毒能力。

    果然,萧逸飞揭开了毒根的表皮,露出了里面的毒浆,然后,直接涂在了护体宝衣上面。

    结果,毒浆涂抹在护体宝衣的表面后,竟然没有给护体宝衣造成任何的影响。

    直到毒浆挥发成毒雾,将他完全笼罩在里面,最终连毒雾也都完全消散之后,护体宝衣里面的萧逸飞,依然安然无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