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芙看着手上的斗篷,心里吐槽:“他这是什么欣赏水平啊,居然送我一件这么丑的斗篷当礼物,要送也该送裙子什么的啊!这么丑的东西,让人家怎么好意思穿嘛!”

    “还有,他没事送什么礼物给我?”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是因为娘的关系,他想要讨好我这个便宜女儿吗?还是,他连我都不想放过,公然在打我的主意?”

    要是真被萧逸飞给盯上,那还能逃得过去吗?

    白芙突然感到有些心慌,差点失手将斗篷给扔地上。

    正准备将斗篷还给萧逸飞的时候,萧逸飞却笑着说道:“喜欢吗?来,穿上试试。”

    “穿上试试你个头啊!”

    白芙差点就忍不住冲着萧逸飞破口大骂!

    而且萧逸飞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是发慌,担心他真的对自己心怀不轨。

    既然如此,她又怎敢听他的话,穿上斗篷呢?

    没想到就在此时,媚娘却开口附和道:“芙儿,既然是逸飞送给你的礼物,你就穿上试试看吧?”

    “”白芙顿时无语。

    心里郁闷的想:“娘,您不会是想助纣为虐,让女儿”

    好吧,她不相信自己的娘亲会这样做。

    而事实上,媚娘的确完全没往这方面去想。

    她只是觉得既然自己和萧逸飞之间,注定会走到一起,那么,身为萧逸飞的女人,白芙的娘,她当然要在中间,调和萧逸飞和白芙之间的关系。

    现在,眼看萧逸飞特意送礼物给女儿,她认为这是萧逸飞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拉近和自己女儿的关系,心里感到非常高兴,所以,这才开口劝女儿,免得女儿不知道领情。

    此时的白芙,虽然暗地里疯狂吐槽,但最后,还是不得不将这件斗篷给穿上了。

    没想到,本来看起来又黑又宽大而且还保守的斗篷,穿在她的身上之后,竟然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丑陋。

    反而看起来还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特别是她雪白的肌肤,以及身上穿着的白裙,与这斗篷之间,呈现出黑白分明的美感,让白芙自己都看的眼前一亮,颇为惊讶和意外。

    而此时的媚娘,也是美眸一亮,笑着赞道:“真漂亮!芙儿,这套斗篷,还真是非常适合你,还不快谢谢逸飞。”

    白芙只好开口道谢。

    但是,心里倒是不得不承认,娘说的没错。

    这套斗篷,还真是非常适合自己。

    不!

    应该是自己的身材,气质,实在是太完美,所以,就算只是一件老土的黑色斗篷,也能被自己穿出完美的感觉!

    只是,这斗篷完美归完美,就是未免有些太沉了。

    布料也显得格外的厚实。

    而且,布料的夹层里面,好像塞了什么东西一样,硬邦邦的。

    还好自己不是普通人,要不然,穿上这么厚这么重的斗篷,只怕会活活的累死和热死!

    “谢”

    白芙刚刚张口准备道谢。

    就在这时,萧逸飞忽然闪电般的出手。

    “轰!”

    猛然一招轰在了白芙的身上。

    发出一阵轰然巨响!ql11

    “啊?”

    “什么?”

    “老公?”

    三女全都大吃一惊。

    白芙愣在现场,完全傻眼。

    根本搞不懂,萧逸飞为何会出手攻击她。

    这和她原本认为,萧逸飞是心怀不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

    不!

    萧逸飞还真是心怀不轨,只是,他不是想搞什么母女兼收,而是想要自己的命!

    可是,他为何要这样做?

    自己根本就没招他惹他啊!

    何况他和自己娘亲还等等!他不会是嫌自己这个女儿碍事,所以,才想杀之而后快吧?

    一时间,白芙脑子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对于萧逸飞异常的举动,白芙感到意外和震惊。

    而媚娘何况不是这样。

    倏然一惊的喊道:“芙儿!”

    然后怒火攻心,愤然质问萧逸飞:“你这是干什么?你为何要伤害芙儿?我和你拼啦!”

    还真是摆出一副要上来和萧逸飞拼命的势态。

    湄娜连忙劝阻:“姐姐,你别误会”

    “蠢女人!”萧逸飞突然开口。

    直接打断了湄娜的话。

    而这三个字,也把媚娘说的猛然一愣。

    不知为何,听到这熟悉的三个字,瞬间就想到了之前在通道内,因为误会萧逸飞,而差点将萧逸飞给误杀的景象。

    这下,原本气得涨红的脸,一下子突然变白了。

    人也立刻冷静了下来。

    扭头看看身边一脸茫然,但是却安然无恙的女儿,媚娘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很蠢!

    要是萧逸飞真的有心伤害白芙,那么,以他和白芙之间的实力差距,白芙现在还有命在吗?

    早就已经不是重伤,就是直接命亡了。

    何况,他也根本不需要在送出礼物之后,再突然出手袭击白芙!

    以他的实力,完全用不着这么麻烦,直接出手便可!

    所以,萧逸飞刚才下手攻击白芙,看来,并非是心生杀意。

    可是,萧逸飞刚才那一招的威力,分明非常的强大,完全就是冲着要人性命而去的啊!

    面对这样的攻势,正常情况之下,女儿不是应该非死即伤吗?

    怎么现在女儿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这里面存在着太多的矛盾!

    而背后的问题,出在哪儿呢?

    媚娘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知道问题当然是出在白芙身上穿着的这身黑色斗篷上面。

    是这身黑色斗篷,完全挡住和承受了萧逸飞的攻击,所以,在它的保护之下,白芙才会安然无恙!

    而这身斗篷,偏偏是萧逸飞在出手之前,送给白芙,并且让白芙穿上的

    “啊!我知道了!”

    媚娘终于恍然大悟!

    “难道说,逸飞他送给芙儿的这件礼物,并非只是一件看似普通的黑色斗篷,而是一件护身宝衣?”

    “他之前出手攻击芙儿,其实是在向大家展现这件护身宝衣的防身效果?而不是为了伤害芙儿?”

    “对!应该是这样!事实应该就是这样!”

    “其实,这些情况,只要观察得稍微仔细一些,然后稍微认真的想一想,就能想到。”

    “偏偏自己”

    “难怪他会说我是蠢女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