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接下来,众多狐妖们,都开始迫不及待地学习和掌控刚刚收获的妖术。

    而萧逸飞也开始继续忙碌起来。

    一边和狐妖们一样,利用毒皇母树,对八十万功法进行分析和分类,一边则开始对圣地其他的区域,进行仔细的搜寻!

    这一番搜寻下来,收获巨大!

    单单收集到的破砖碎瓦,就塞满了那枚空间戒指剩下的空间!

    也就是说,萧逸飞先后收集到的破砖碎瓦,足足装满了整整一枚空间戒指!

    这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收获!

    除了这样的收获,萧逸飞还再次发现了不少遭到金色毒素毒蚀的残损法宝!

    这些法宝的状况,大致上都差不多。

    所以,萧逸飞看到它们之后,都是远远绕开,尽量避免不小心触碰上,造成中毒。

    “等等!”

    正在一座破败大殿内穿梭而过的萧逸飞,两眼赫然一亮。

    刚才,他透过眼角的余光,竟然在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存在!

    心里一喜。

    身影一闪。

    就改变方向,飞掠到大殿的一角,降落在地面上。

    两眼发直的盯着地上那件土黄色的物事!

    这其实是一只土黄色的陶**!

    至少外观上看起来,好像是一只陶质的**子!

    个头不大!

    比一般放丹药的玉**,要大了一些。

    目测大概只有两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样子。

    如果说这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陶**,那么,萧逸飞绝不会对它产生半点兴趣。

    可是,偏偏躺在地上的这只陶**,**子的盖子掉落在附近,而透过敞开的**口朝里望去,可以清楚的看见,在**子里面,竟然有一些金色的物质。

    这些金色物质,表面散发出黄金一样的颜色!

    无论是这种颜色,还是它的外形,分明都与之前那些法宝上面的金系毒素的外形,完全一模一样!

    难道说,这陶**里面的金色物质,其实就是那种金系毒素吗?

    萧逸飞顿时感到惊喜起来。

    如果这种金色物质,当真就是那种金系毒素的话,岂不是意味着,这只陶**,竟然能够正常盛放这种金系毒素,而不受任何影响吗?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只陶**的盖子,就在现场,只要用盖子将**口盖上,那岂不就是一种密封的容器?

    这不正是自己之前一直在寻找的,能够盛放这种金系毒素的密封容器吗?

    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苦寻半天之后,终于在这里将它给找到了!

    而且,最让人惊喜的是,在这只密封容器内,竟然还有现存的一些金色物质。或者说,金系毒素。

    虽然份量不多,但是,总比一点都没有要好!

    萧逸飞立刻惊喜的走上去,将地上的陶**和**盖,都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不能怪他太小心,而是,身为毒修的他,深知这种剧毒的危险性。

    如果因为一时大意,而将小命给搁在这儿,那就真是太郁闷了!

    所以,直到确定陶**完好无损,没有任何裂缝,而且,**子和**盖,表面上都没有沾染任何金色物质之后,萧逸飞这才终于放心的将**子和盖子,都一起从地上捡了起来。并且小心翼翼的给陶**盖上了盖子。

    接着,继续对陶**进行仔细的观察。发现**口已经被盖子完全密封,确定里面的金系毒素,不可能溢出来之后,这才将其收入了储物戒指。

    这陶**被收入储物戒指之后,便安静的悬停在储物空间之内,纹丝不动,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情况。

    直到此时,萧逸飞才放下担心,长吁一声,总算是真真正正的松了一口气。

    而等到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之后,萧逸飞很快就感到无比激动起来。

    “发了!这下真的发了!”

    拥有这样一只陶**,以及它里面的金系剧毒,萧逸飞这下是真的大发了!

    这就相当于他拥有了一种可以随身携带,杀伤力高达仙级的超级武器!

    别说血月妖界这种小世界,就算是妖魔界和修真界这两大世界,恐怕都没有任何人能够扛得住这种仙级剧毒。

    唯一可惜的是,目前这种金系剧毒的份量实在是太少了。

    随便用用可能就会消耗殆尽。

    除非,能够收集到更多这种金系剧毒才行!

    萧逸飞目光一闪。

    想到了一路上见到的那些剧毒法宝。

    那些剧毒法宝上面的剧毒,如果能够收集起来的话,也能得到不少金系剧毒。

    萧逸飞想到这里,立刻在储物戒指当中寻找了一番,最后,找到了一片形状类似汤勺的瓦块,然后,一手拿着这片瓦块,一手拿着陶**,开始寻找剧毒法宝的下落。

    按着记忆,原路返回,很快就找到了一件剧毒法宝,然后,用碎瓦将剧毒法宝表面的那层金色剧毒,刮了下来。

    仔细观察,发现刮下来的金色剧毒,与**子里面的金色剧毒,外观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区别。

    相信应该是同样的毒素。

    连毒性的等级,也是一样。

    既然如此,完全可以将它倒进陶**里面装起来,也不怕将它们与陶**里面的金系剧毒混杂在一起,会影响到纯度与毒性。

    说倒就倒!

    萧逸飞毫不犹豫的将瓦块里面的金色剧毒,倒进了陶**里面。

    整个过程,萧逸飞都显得无比小心翼翼,生怕无意间粘上一点金系剧毒,把命交代在这里。

    接下来。

    继续刮!

    继续倒!

    将剧毒法宝表面的金系剧毒,一点点的刮下来,放进陶**里面!

    就这样,刮呀刮呀,刮呀刮呀!

    越刮越高兴!

    没想到法宝表面的金系剧毒,并非只是薄薄的一层,而是相当的厚。

    刮了一层又一层,下面刮出来的,还是同样的金系剧毒。

    ql11

    正因如此,萧逸飞也越刮越震惊!

    在已经刮到很深的位置的情况下,可是,下面刮出来的,还是金系剧毒。

    这让人不得不怀疑,眼前看起来好像是法宝遭到毒蚀后的金色法宝,莫非已经根本不是什么法宝了吗?

    它们分明全都是由金系剧毒所组成的!

    只是看起来,外形好像是法宝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