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座海底废墟,或者圣地里面,在一切都受到无形之力束缚的环境中,甚至连空间术的能力,都受到巨大限制的情况下,如果一旦和这些狐妖正面对战,那么,萧逸飞恐怕毫无胜算。

    因此,面对眼前这些狐妖,萧逸飞不得不格外的小心谨慎!

    众妖一见萧逸飞,就纷纷施礼喊道:“族长!”

    而金阳也不例外。

    只是萧逸飞发现,相对于其他妖族脸上的尊敬之色,金阳的脸上,尊敬之色较淡,不过,却比其他狐妖多了一种异样的神情。

    看着萧逸飞的眼神,显得格外灼热!

    萧逸飞心里顿时一惊,还以为这金阳是不是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上的破绽。

    可是马上他就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

    金阳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问题不是出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是发现了什么破绽,而是他似乎对媚娘这个美女族长,心生爱慕。甚至他并没有将这种爱慕之情藏在心里,而是有些明目张胆的表露了出来。

    他既然敢这样做,肯定是因为有恃无恐。

    如果不是媚娘族长也有此意的话,那就是他在九尾白狐族当中,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相当强悍,让他有足够的底气,向媚娘这个族长公开表露心意!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意味着萧逸飞绝不能暴露身份,不然,肯定会被这个金阳给活活掐死!

    萧逸飞一边暗暗想着。

    一边询问金阳。

    “嗯!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金阳说道:“族长,是关于锁天门阵的事情!这座阵法的存在,乃是保护圣地的最关键的因素,一旦被毁,圣地就会失去最大的保护,无法阻挡外敌的入侵,也让我们所有族人随时都处于危险的境地!”

    “因此,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尽快将这座阵法重新恢复如初!不然,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出什么岔子,可是时间长了之后,难免就会出现问题!而一旦出现什么问题,可能后悔都来不及!那时候再亡羊补牢,也许都已经迟了!”

    原来这金阳竟然是因为锁天门阵的事情,才会跑到这里来求见自己,或者说求见媚娘这个族长。

    不过,他并非是大惊小怪。

    所说的这些话,也并没有错。更不是危言耸听!

    至少站在金阳,或者九尾白狐族的立场上考虑,产生这样的担忧,实数正常。

    甚至从萧逸飞的角度来考虑,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些九尾白狐族们,实际上是友非敌,因此,他眼下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身处险境而不闻不问。

    好吧,就算不为这些九尾白狐族们考虑,也要替贝小蕾的安全考虑。

    因此,萧逸飞果断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你们先去将布阵材料准备好,我会很快就将锁天门阵重新布置好!”

    就在萧逸飞以为,金阳肯定会领命离去之时,没想到金阳却一脸惊诧道:“可是族长,这种锁天门阵的布阵之法,不是只有萧神医一个人知道吗?族长您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种布阵之法?”

    “是吗?”

    萧逸飞心里再次一惊。

    旋即颇为郁闷。

    意识到自己竟然又说错了话。

    看来,要扮演这位美女族长,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萧逸飞连忙改口,试图将说错的话,重新给圆回来。

    苦笑着自嘲道:“看我,竟然又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没错,这种布阵之法,的确只有萧神医知道。不过,你们有所不知,其实萧神医当初曾暗中教过本族长布阵之法,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话说到这里,萧逸飞脸色突然剧变,意识到情况不太对劲。

    在圣地之内,这锁天门阵的布阵之法,怎么可能只有龙升云一个人知道呢?

    如果放眼整个圣地,只有他一个人会布置这种阵法,那么,不管是他自己,还是九尾白狐族,都绝不放心就这样离开这里。

    因为,一旦他离开了这里,当中阵法出现什么意外,那事情就麻烦了。

    因此,既然龙升云已经离开了圣地,既然这座锁天门阵,还在继续保护圣地的安全,那么,这里肯定还有会布置这座阵法的人或者妖族!

    而且,金阳等妖族现在急匆匆的跑来找自己,想要解决锁天门阵的事情,肯定不仅仅只是为了提醒和请示自己这么简单,而是因为,可能自己,或者说,可能媚娘这个族长,就是现在圣地内,掌握了布阵之法的妖族!

    所以,金阳刚才说的话,肯定有错!

    而以金阳的身份和实力,应该不至于会说错话,犯下如此低级错误。那么,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果然,此时此刻,萧逸飞分明在对面金阳的眸中,看见了一道锐利的精芒。

    也敏锐的觉察到,金阳身上的气势,以及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同时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心里顿时大叫糟糕!

    “上当了!”

    “自己竟然上当了!”

    而且还是上了眼前这个金阳的当!

    这金阳分明就是故意说错话来试探自己!

    大意了!ql11

    自己真是太大意了!

    可是,谁会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无比粗狂的狐妖,竟然心思如此缜密,而且如此狡猾呢?

    就在萧逸飞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意间犯下大错之时,对面的金阳,脸色已经陡然剧变。

    脸上的神情,也瞬间变得冷酷无比。

    一双眼睛,更是宛如利箭一样,似要洞穿自己的身体,冷声说道:“别再掩饰了,你已经露出太多马脚了!快说,你到底是谁?我们族长现在在哪?你将我们族长到底怎么样了?”

    “什么?”

    其他狐妖们纷纷大惊失色。

    无比愕然的望着他们的“族长”!

    很显然,他们在被金阳带过来之前,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完全被金阳瞒在鼓里。

    直到现在才意识到,眼前的族长有问题!

    由此也能够看出,这金阳实在是心思缜密,为了在试探自己之前,避免露出马脚,这才一直瞒着身后的族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