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难以置信道。

    “夫人,你是在开玩笑吧?对!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只是,这个玩笑可真是一点都不好笑。”

    可是雪芙夫人却冷冷一笑,道:“你觉得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这……”

    萧逸飞顿时被噎了一下,忙问:“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费尽心思的接近我?你到底有何目的?”

    雪芙夫人道:“目的很简单,我只是想利用你的身份,来收集血月妖界各种毒物的信息,而这些年来,收获颇丰。特别是你最近遇到的那个所谓的毒根妖,真是让我感到眼前一亮,也让我觉得,这么多年来的付出,还算是非常的值得!”

    “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得罪那个紫鹃圣女,结果连元帅之位,都被她给撤掉了!”

    “呵呵!白祖冲,你以为刚才我安慰你的话,当真能实现吗?你以为你还能有机会,得到紫鹃圣女的赏识,甚至加入万花门吗?”

    ql

    “告诉你吧!你如果真是这样想的,那就完全是在做梦!以那个紫鹃圣女的秉性,她没有杀了你,都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所以,是绝不会给你东山再起的机会的。”

    “甚至,不定她现在已经准备动手,将你给诛杀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择先她一步,将你送往地狱的原因!因为,我可不想给你陪葬,更不想让那个紫鹃圣女,有机会从你口中,获知关于我的任何事情。”

    “好了,了这么多,你就算死了,也可以做个明白鬼了!还有,看在你这么多年来,帮了我不少忙的份上,刚才让你快活了一次,也算是对得起你了。你就安安心心的去死吧!”

    “等等!”萧逸飞惊道,“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利用我,来收集毒物的信息?你要这些信息做什么?”

    只是,雪芙夫人显然已经失去了话的**。

    冷哼道:“你没资格知道这些!还是快点安心去死吧!”

    话音刚落,就有一道白影,从她身后闪射而出,朝着萧逸飞夺射而来。

    这正是身为九尾白狐的她的其中一条雪白长尾!

    以往她的这些长尾,乃是萧逸飞,不,乃是白祖冲最喜欢把玩的情趣之物,可是如今,却成为了致命的武器,即将要夺走他的性命!

    别看这只是一条狐尾!

    别看这雪芙夫人的修为,只有妖将境界而已!

    但是,以萧逸飞目前的身体状况,要是被这狐尾给击中的话,只怕会立马丧命!

    只是,面对狐尾的致命来袭,萧逸飞却根本没有进行躲闪和反击的能力!

    只能继续一动不动的躺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这条狐尾瞬间缠绕,绞杀,变得支离破碎!

    可是此时,从雪芙夫人口中,却赫然发出一声惊呼。

    “啊?”

    而无论是她的眸中,还是她的脸上,全都写满了惊愕之色,像是目睹了一件极为震惊的事情一样。

    而此时在她的视线当中,被她的长尾绞杀的萧逸飞,那四分五裂的身体,竟然瞬间又重新合拢在一起,并且完全恢复了原样。

    就这样完好无损的继续躺在床上。

    面带笑容的望着她。

    虽然这笑容显得格外灿烂,可是落在雪芙夫人的眼里,却好比恶魔的微笑,恐怖无比。

    “怎么可能?”

    雪芙夫人失声惊呼一句。

    然后迅速反应过来,从床上“嗖”的一声蹿射而起,准备逃走。

    连身上的被子不心掉落下来,露出姣好的身体,都完全顾不上了。

    可是!

    “轰!”

    一道强大的精神冲击波,如同炮弹一般,径直轰在了她的身上。

    雪芙夫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然后,她的身体在半空中,迅速的四分五裂,最后化为碎片,消失不见了!

    而现场甚至连一点血滴都没有留下。

    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不!

    并不是这样!

    就在雪芙夫人身无片缕的身体,变成四分五裂的时候,房间里,却赫然又出现了一道雪芙夫人的身影。

    而这个雪芙夫人,身上的衣服,穿的整整齐齐,连一丝凌乱和褶皱都看不见。

    而且,她竟然就坐在之前陪着萧逸飞喝茶的那张椅子上。看样子,好像已经在那里坐了很久,一直都没有起身过。

    只不过,她现在的脸上,却满是震撼之色!

    呆呆的望着另外一个她,刚才消失不见的方向,还呆呆的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萧逸飞!

    然而就在此时,床上的萧逸飞,身体却再次四分五裂,并且迅速消失不见。

    只是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次不是被狐尾给绞碎了,而是主动的分裂,并且消失!

    而且在消失不见之后,也再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恢复如初。

    倒是就在雪芙夫人现在所坐的地方,旁边的那张座位上,却赫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正是萧逸飞!

    而此时的萧逸飞,竟然和雪芙夫人紧挨着坐在一起,他的手上,还端着之前那只茶杯,而茶杯里面,盛着茶水。

    茶水虽然不太满,但是,看起来好像根本一口都没有被喝过!

    而且,看他和雪芙夫人现在的样子,仿佛之前在床上的欢爱,以及那番对话,都只是一场梦而已,根本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雪芙夫人的额头上,却瞬间冒起了密集的细汗。

    后背发凉的同时,雪白肚兜,也被汗水浸得湿透。

    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这次恐怕是栽了!

    这白祖冲原来根本没有喝下自己专门给他配制的毒茶!

    所以,根本没有中自己配合毒茶施展的幻觉!

    甚至,他居然反过来对自己施展了幻觉!

    结果自己的幻影,与他的幻影,一起在床上演出了一场精彩好戏。

    偏偏还让自己误以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是真的!

    “这,这怎么可能?”

    “他是怎么知道这茶有问题的?”

    “他又是怎么时候,反过来对我施加了迷幻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