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紫鹃圣女冷冷的想。

    “或者,他是想利用这次的机会,在自己这个圣女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以求被自己看中,然后重用他!”

    “甚至这根本就是他的一个阴谋!”

    “那毒根,是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故意安排的道具!”

    “而可怜的紫成,完全沦落为被他利用的工具!”

    “还有自己,也差点被他的奸计给蒙骗了!”

    “哼!其心可诛!真的是其心可诛啊!”

    如果萧逸飞知道此时紫鹃圣女内心的想法,只怕会郁闷得吐血。

    没想到他为了改变紫鹃圣女对自己的印象,主动出手,消耗一枚珍贵的解毒丹,成功替紫成解毒,结果却事与愿违,白费力气。

    同时,他肯定还会对紫鹃圣女鄙夷不已。

    自己事先压根就不知道这紫鹃圣女,会意外出现在这王宫之内,又如何能够未卜先知,安排这些所谓的计划呢?

    只能说,这位紫鹃圣女为了化解她自己内心的羞愤,连基本的逻辑都不顾了。

    正因为萧逸飞不知道这些,所以,还在继续专注的观察紫成病情的变化。

    而通过这些变化,萧逸飞对解毒丹的药效,有了更加详细的认知,知道下次该对这种丹药进行怎样的改进,以达到最佳的解毒效果!

    而这个时候的紫成,病情已经明显改善了很多。

    可以说是基本上已经摆脱了死亡的威胁。

    而就在紫鹃圣女以为萧逸飞的治疗,已经就此结束的时候,此时的萧逸飞,却忽然走到了紫成的面前,将手贴在了紫成的胸口。

    然后,在紫鹃圣女等妖族惊讶,好奇,同时茫然的注视之下,无数灵丝以透明形态,纷纷扎入了紫成的体内,开始迅速的吸取毒性受到解毒丹抑制后的毒素!

    现在他身体的毒性,已经大大减弱,无法对灵丝造成损伤!

    而等到毒素进入毒皇母树,便被毒皇母树迅速的吸收,其强大的毒能,又成为了毒皇母树生长的能量!

    就这样,不到一会的功夫,萧逸飞就将手从紫成身上拿开。

    而从他将手放在紫成的身上,再到拿来,不但时间很短,而且,从外面来看,紫成的身体状况,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好像纯粹只是在做无用功一样。

    而且,萧逸飞的手,在与紫成的身体保持长时间接触的情况之下,也没有出现他之前所说的中毒的迹象。

    这令紫鹃圣女顿时感到满头雾水,忍不住又发出质疑:“白祖冲,你”

    话还没说完,地上的紫成,就突然抽搐着身体,张口吐出一口黑血,然后,赫然睁开了眼睛!

    “啊?”

    紫鹃圣女顿时失声惊呼起来!

    大殿内,一片静寂!

    之前躺在地上的紫成,现在已经被人扶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刚刚服下一枚妖丹的他,身体的伤势,正在迅速的好转。

    ql11

    而包括他在内,现场所有妖族,此时的目光,全都聚焦在萧逸飞的身上。

    眼神极为复杂!

    火凰陛下就不用多说了。

    她万万没想到,白祖冲竟然能够治好紫成的中毒症。

    这真的有些颠覆了她对白祖冲的认知。

    至于紫鹃圣女

    谁也不知道她此时心里的想法。

    只能看见,她那张还算绝美的脸上,却尽是阴霾之色。

    大殿内,气氛逐渐变得沉凝起来。

    直到——

    “砰!”

    紫鹃圣女忽然猛拍王座扶手,打破了这静寂而沉凝的气氛!

    她冷声道:“白祖冲,你该当何罪?”

    萧逸飞应道:“下官不知!”

    他是真不知道这位圣女殿下,到底又想怎么甩锅给自己?

    又准备给自己安上一个什么罪名?

    更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不感谢自己救了她的手下也就罢了,现在看来,居然还有要追责的趋势。

    而紫鹃圣女浑不在意萧逸飞的想法。

    在她眼里,整个血月妖界,整个凤凰国,也就只有火凰陛下,能够被她高看两眼,其他的妖族,即便是像白祖冲这种在凤凰国权倾一时的六级妖皇,也根本无法入她的法眼。

    沉着脸说道:“白祖冲,因为你的关系,差点害死了本圣女手下的一名护卫,此罪当诛!”

    萧逸飞脸色剧变!

    慌忙想要开口

    这样的反应,是真正的白祖冲,在面对此情此景时,应该出现的反应!

    虽然是在刻意演戏,但是,萧逸飞心里还是颇为惊讶,莫非这紫鹃圣女,还真是要对自己痛下杀手不成?

    那样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是坐着等死?

    还是一走了之?

    又或者,索性直接翻脸,将这所谓的紫鹃圣女,还有她手下的这些毒皇高手,全部一并搞定呢?

    或许难度颇大,但是,如果形式所迫,倒也值得冒险一次!

    想到这里,萧逸飞对这紫鹃圣女,不禁心生怨气,甚至心生杀意!

    此女的出现,当真是坏了他的好事!

    紫鹃圣女浑然不知,萧逸飞此时心里正对她心生杀意,心里正对萧逸飞现在的慌乱反应,感到暗爽不已。

    眼看萧逸飞就要开口,她顿时语气一转,说道:“不过,白祖冲,看在你刚才出手治好了紫成,将功补过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但是,死罪可免,其罪难恕!”

    “从今天,不,从现在开始,你的凤凰国元帅之位,就让给紫成来坐!以后便对你既往不咎!这不但是对你的惩处,也是对紫成的一种补偿!而对本圣女的判决,你可有异议?”

    萧逸飞愣了愣神,正要说话,火凰陛下却已起身开口:“圣女,还请手下开恩!白祖冲担任凤凰国元帅多年,算得上是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人选,所以”

    “怎么?火凰前辈,你难道对本圣女的判处不满吗?要不,我将之前的事情,全部上告掌门,由掌门来最终定夺,如何?”紫鹃圣女冲着火凰陛下冷声说道。

    火凰陛下一听这话,顿时不再言语。

    她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要是真的捅到万花门掌门那里,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肯定对白祖冲不利。

    何况,以紫鹃圣女的身份和心性,到时候难免会将事情的真相改的面目全非,完全甩锅给白祖冲,而偏偏白祖冲没有任何自辩的机会,所以,最终的结果,反而比现在丢掉帅位还要更加的严重。

    如此一来,火凰陛下还真是不好再替他说情。

    而紫鹃圣女眼看火凰陛下已经妥协,内心顿时自得不已,也不等萧逸飞发表任何意见,就说道:“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白祖冲,本圣女令你立刻交出帅印,让出帅府,并且从今往后,不许随便离开中州城半步,否则,杀无赦!”

    萧逸飞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应道:“是!圣女陛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