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妖皇高手虽然不愿意相信萧逸飞的话,可是,看着紫成现在痛苦的惨状,却怎么也不敢冒险伸手去触碰他,只好施展妖术,固定住紫成的身体,然后才将解毒丹药扔进了他的口中!

    等到确定丹药被紫成吞下之后,妖皇高手这才松了一口气,收起了紫成身上的妖术。

    只是事毕之后,却对着萧逸飞冷哼了一声,满脸不善。

    他竟然对萧逸飞之前的好言提醒,毫不领情。

    看来,无论是紫鹃圣女,还是她手下的这些高手们,都对萧逸飞,或者说,对白祖冲怀着一种天然的反感与轻视。

    也不知道是因为白祖冲以前,或者刚刚得罪过他们,让他们一直记恨在心呢,还是因为他们本身就瞧不起白祖冲,以及任何血月妖界的土著。

    面对这样的情况,萧逸飞倒是并不生气,只是暗暗皱起眉头。

    以紫鹃圣女在万花门的显赫身份,要是她真的一直都如此敌视自己的话,那么,事情还真不好办了。

    这样自己借助白祖冲的身份,寻找父母下落的计划,就将功亏一篑。

    至于接近那个蒙面白衣圣女,找回黑玉的计划,也将会前功尽弃。

    除非自己想办法,改变她对自己的印象和态度。

    虽然萧逸飞也很厌恶这个紫鹃圣女,虽然他内心并不想这样做,可是,为了顾全大局,只能暂时违心而为。

    而此时此刻,紫鹃圣女和手下的妖皇高手们,眼看成功的给紫成喂下解毒丹药,顿时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种解毒丹药,可是万花门内药效最强的解毒丹药,可解世界万毒。

    何况还只是在血月妖界内发现的某种毒物呢?

    所以,这种毒物就算毒性再强,也肯定能被轻松的化解!

    可是,这紫鹃圣女等人,有些太低估了毒根妖之毒的威力。

    要知道,它体内的剧毒,可是在黑莲碎片的影响下,变异后所产生的超强异毒啊!

    其内蕴含着黑莲的某种特性!

    所以这种毒,虽然只是妖皇七层,但又岂是血月妖界其他毒物可以相提并论呢?

    就算与妖魔界的顶级剧毒相比,等级或许差了不少,但是,化解起来,难度明显要更大!

    因此,又岂是随随便便一种解毒妖丹就能化解的?

    更何况,在一般情况之下,想要解毒,往往都需要对症下药,如果不能做到对症下药,那么,效果难料。

    所以,眼看紫成在服下解毒妖丹之后,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他的身体情况,并没有发生任何好转,反而中毒症状好像还变得更加严重了。

    不但在地上翻滚得更加厉害了,嘴里也发出了更加痛苦更加凄厉的惨叫声。

    面对此景,紫鹃圣女和她手下的妖皇高手们,顿时仿佛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浇了个透心凉。

    原来的乐观心态,顿时变得荡然无存!

    一个个既感到了无比焦急,却又感到束手无策起来。

    他们毕竟不是解毒高手,对毒也没有太多的了解,一旦身上的解毒妖丹发挥不了作用,那就完全摸瞎,毫无其他办法!

    至于火凰陛下,那就更是不用多说,她也同样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帮紫成解毒!

    就这样,只能眼睁睁看着紫成继续遭到剧毒的毒蚀。

    情况不但恶化。

    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ql11

    他的生命也越来越接近于终结!

    而一旦他真的被毒杀了,那么,对于紫鹃圣女来说,损失就真是太大了!

    不仅仅只是白白损失了一名妖皇五层的高手,而且还会颜面尽失,当众丢脸,甚至还会沦落为笑柄,遭人嘲笑。

    想到这里,紫鹃圣女就急得不行。

    而等到她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萧逸飞身上的时候,看着萧逸飞此时相对来说,一脸淡定的样子,顿时怒上心头。

    朝着萧逸飞冷声说道:“白祖冲,都是你!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明知道这根须乃是剧毒之物,竟然还将它拿出来,分明就是想加害本圣女!而且,明知道紫成触碰这种毒根,就会中毒,竟然也不事先提醒他!我告诉你,要是紫成真的发生意外,本圣女就唯你是问,绝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声音里面毫不掩饰对萧逸飞的恨意!

    萧逸飞顿时深感无语。

    他之前明明强调过这种毒根的强大毒性。

    也明明提醒过紫成,让他不要随便触碰毒根。

    可是,这紫鹃圣女竟然好像患了健忘症一样,将这些事情全都忘记了,反过来还怪自己没有提醒过她,真是让人无语到了极点!

    还好萧逸飞不是真正的白祖冲。

    不然,面对紫鹃圣女这种甩锅的行径,除了郁闷得吐血之外,恐怕别无他法。

    而对于这样的一位圣女,如果不是形式所迫,萧逸飞也绝不愿意花费任何心思,去争取让她改变对自己的印象和态度。

    此时此刻,就在火凰陛下准备开口帮萧逸飞澄清和解围的时候,萧逸飞却提前开口了。

    “圣女殿下,可否让下官替这位紫成护卫解毒?”

    “什么?”

    紫鹃圣女感到极为错愕。

    本以为白祖冲这个时候,或是急着进行自辩,好洗清冤情,又或者不敢多言,忍气吞声。

    哪里想到,白祖冲开口之后,竟然说想要给紫成解毒。

    可是,连自己,以及自己手下的所有妖皇高手,都拿紫成所中的毒没有任何办法。

    他一个血月妖界的土著,又何德何能,有办法替紫成解毒呢?

    他是不是被自己的指责给吓坏了,所以才想用这样的办法,来证明他的无辜?

    紫鹃圣女自然不会答应白祖冲的要求。

    她不可能将自己手下的性命,交到白祖冲的手上,被他拿来当成洗白的工具。

    正忍不住想要开口对萧逸飞进行讽刺的时候,话到嘴边,却突然变了。

    问道:“你能解毒?”

    看来,在她对紫成的情况,感到束手无策的情况之下,哪怕明知道白祖冲不可能有能力化解这种剧毒,但是,也还是不愿意放弃这可能是唯一能够保住紫成性命的机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