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笑什么?”于凤疑惑的看着萧逸飞。

    萧逸飞收起笑容,说:“没什么。对了,你难道也有事找我?”

    于凤道:“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以韩千叶的性格,上次在你手上吃亏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这两天,他却显得很平静,好像把上次的事情忘记了。这有些反常,所以,我怀疑他肯定是在准备对你下暗手,你最好小心一点,免得阴沟里翻船。”

    萧逸飞被气乐了:“喂,什么叫好心提醒我?什么叫阴沟里翻船,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幸灾乐祸一样?别忘了,我可是因为帮你,才惹上了这个麻烦,你倒好,不但不感谢我,还等着看我笑话,这叫不叫忘恩负义呢?”

    于凤俏脸一红,嘴硬道:“谁忘恩负义了?我这不是来提醒你了吗?再说,你不是很能打吗?连白蒙都不能拿你怎样,还怕韩千叶之流吗?”

    “说的也是啊,我这么厉害,压根不用担心他下什么暗手。要是他真的自己作死,跑来报复我,那我可不会再对他手下留情。”

    看到萧逸飞一副自信心爆棚的样子,于凤倒是有些担心起来。

    “喂,你别自恋了好不好,我是说真的,小心韩千叶真的找人报复你!别忘了,你之前已经与白水帮结仇了,现在要是再跟秋山帮结仇,那以后就麻烦了。”

    萧逸飞笑了笑,道:“好了,不管是白水帮,还是什么秋山帮,对我来说都不值一提,你不用替我担心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说不定那韩千叶是准备找人对付你呢。要不,从现在开始,你以后寸步不离的跟着我,让我来保护你?”

    “做梦吧,我才不需要你的保护呢。”于凤以为萧逸飞是在调戏她,说完扭头就走。

    萧逸飞呵呵一笑,心念一动间,一只瞌睡虫从他身上飞了出来,悄悄落在了于凤的身上,很快就藏了起来。

    “既然你不需要我贴身保护,那就让这只瞌睡虫来保护你吧。”

    “韩千叶啊韩千叶,希望你不要真的跑来作死!”

    一辆奔驰商务车冒着夜色,缓缓驶进了江城医院露天停车场。

    梦千里夫妇,梦露,万丰,还有于凤一起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们此行是为了给梦千里做身体检查。

    这时,一辆跑车跟着开进了停车场。

    车门打开,柳一峰连忙从车上跑了下来,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医院。

    进了医院之后,众人发现里面的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按理说,一般到了晚上的时候,医院内负责值班的医护人员数量,应该不会太多。

    可是自从进了医院之后,这一路上,却看到了很多医护人员。

    而且每个医护人员脸上的神情都显得非常凝重,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

    “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感到非常疑惑。

    带着这样的疑问,来到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像梦千里这样的大人物,负责给他治病的,自然不会是普通医生。

    他的主治医生,是江城医院的陈副院长。

    见到陈副院长之后,梦千里直接将心里的疑问当面问了出来。

    陈副院长笑着解释道:“最近上面要派人来我们医院检查工作,为了应付检查,医院准备连夜召开一场动员大会。这不,呆会给梦先生您做完检查之后,我还要赶去参加动员会呢。”

    “哦,原来如此。”梦千里释然道。

    只是,他并没有完全相信陈副院长的话,觉得陈副院长对事实有所隐瞒,言不符实。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整个江城医院都变得这么紧张,而且陈副院长连自己也要骗呢?

    一时间,梦千里心里的疑惑变得更深了。

    检查进行的很顺利。

    而且检查结果,也很快就送到了陈副院长的手上。

    陈副院长看了一眼检查报告。

    一开始还没什么,可是很快他就双目圆瞪,坐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林湘月见状心里顿时一紧,以为情况不妙,连忙问道:“到底怎么啦?陈副院长,检查结果有什么问题吗?”

    陈副院长呆呆的点头道:“有,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什么?”林湘月白皙的面庞,瞬间变得一片苍白。

    梦千里的脸色也微微一变,变得有些阴郁。

    梦露听到陈副院长的话,也是惊讶不已,连连摇头,不愿相信这样的结果。

    “难道真的检查出大问题来了?难道爸爸服下药后,身体真的出问题了?难道那药真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这个时候,最高兴的莫过于柳一峰了。

    眼下的结果,正是他所期盼的。

    柳一峰内心狂喜,表面上义愤填膺道:“看!被我说中了吧!我早就说过那萧逸飞不靠谱!他的药肯定有问题,看,梦叔叔服下药后,现在果然出问题了!哼,那小子太可恶了,我这就去找他,把他抓来,让他好好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去找萧逸飞的麻烦。

    这时,陈副院长忽然抬头朝他问道:“等等,你刚才说谁?”

    “什么说谁?”柳一峰被问的一头雾水。

    陈副院长问道:“你说谁不靠谱?”

    “萧逸飞啊!”柳一峰道,“怎么?陈院长您认识他吗?哦,我差点忘了,那小子当初好像向贵院递过实习申请,可是被贵院给拒了。陈院长,不得不说,贵院当初的确做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像萧逸飞那样不靠谱的家伙,理所应当被贵院拒之门外!”

    陈副院长听到这里,脸色变得无比怪异。

    旋即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神情复杂的感慨起来。

    “又是萧逸飞,居然又是他……”

    陈副院长此时的反应实在太奇怪了。

    柳一峰感到很是莫名其妙,疑惑的问:“陈院长,您没事吧?”

    其实,其他人也都不知道陈副院长此时为什么会苦笑,一个个疑惑的望着陈副院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