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2474章 因你而生,也因你而死

    有乌阿木出面,要给男妖族和他的女伴准备一处休息的住所,那真的是太简单了。

    很快,男妖族和他的女伴,就住进了一间刚刚收拾好的房间。

    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却也显得比较宽敞。

    住着的感觉,也还相当不错!

    只是进到房间之后,之前还说已经非常疲惫的男妖族,此时却根本没有半点倦意。

    也没有想要躺床上去休息的迹象。

    而是宠溺的摸了摸女妖族头上萌萌的猫耳朵,说道:“是不是累坏了?快去床上休息一会吧!”

    “喵!不要!老公,我要在你怀里,让你抱着我睡!”

    女妖族一边犯困,一边撒娇道!

    宛如长不大的小女生。

    “……”

    男妖族一边颇感无语,一边又伸开双臂,任由女妖族高兴的扑进他的怀里。

    看来,她的确是累坏了。

    很快便以最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睡熟了!

    房间里,顿时变得静寂无声!

    只能听见女妖族熟睡中,那微弱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去多久,忽然,男妖族将目光从女妖族熟睡的身影上移开,抬头望着房外,开口朗声说道:“朋友?既然都来了,怎么不进来坐坐,一起聊聊天呢?”

    房外鸦雀无声。

    没有任何人开口回应。

    也听不见任何异常的声音。

    似乎什么都没有,也似乎男妖族只是纯粹在对着空气说话。

    男妖族脸上却满是玩味的笑,又道:“怎么,阁下难道是想要向我讨教,但是却羞于开口,甚至都不好意思见我吗?放心吧,我这人为人非常大方,也非常欢迎别人来向我讨教,所以,你有什么问题,尽管进来问我好了。”

    “哼!”

    一道冷哼之声,赫然自门外响起。

    下一刻,有人推门而入,走了进来!

    看其黑袍遮身的样子,就知道来人正是之前一直对男妖族百般质疑的毒药师。

    而男妖族轻轻松松就治好了所有妖族患者的病,也算是狠狠的打了毒药师的脸,所以,这位毒药师之前一直呆在外面不吭声,还有现在发出的冷哼声,都足以证明他心里对男妖族感到相当的不爽。

    即便是现在,这毒药师进房之后,和男妖族四目相对时,都能看到他眼中燃烧着的怒火!

    面对看起来怒火中烧的毒药师,此时的男妖族,眸中也闪耀着精芒。

    谁也不知道,他此时早已开启了透视术!

    正透过毒药师脸上的黑袍,观看着他的真实相貌!

    “哎……”

    男妖族,或者说萧逸飞,不由得暗自长叹一声。

    本来此次的血鸦城之行,他心中充满了期待,希望这毒药师,就是他苦苦寻找的父亲。

    从而能够一家团聚。

    只是,在他一路找到隔离区这边,在见到这位毒药师的第一眼时起,通过透视术,就发现对方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父亲龙升云!

    甚至不是因为年龄,相貌,与龙升云相差悬殊。

    而是因为性别!

    这身穿黑袍,从外形和声音都分辨不出具体性别的毒药师,竟然分明乃是一个女人!

    或者说是一个女妖族!

    既然如此,自然不可能是龙升云!

    不过,好就好在,虽然从性别上能够确定这毒药师,并非是龙升云。

    但是,却能肯定她与龙升云之间,绝对进行过接触!

    原因就出自于血鸦城目前面临的危机,也就是那僵木毒的身上!

    因为,这僵木毒,乃是那位修真界的毒修前辈,独创的诸多毒物之一。

    甚至那位毒修前辈在创造了这种毒物之后,还没来得及拿出来进行使用,就遭遇了意外。

    从而造成,整个修真界,除了这位毒修前辈之外,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一种毒素的存在。

    更不谈血月妖界了!

    连萧逸飞也是因为继承了毒修前辈的记忆之后,才得知了这种毒素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位血月妖界的毒药师,竟然偏偏知道,甚至炼制出了这样的僵木毒,这就有些太反常了。

    总不至于说,这个毒药师在用毒炼毒的方面,和那位毒修前辈一样强大吧?所以他才凑巧和那位毒修前辈,创造出了同一种毒物?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目前看来,只有唯一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这个毒药师是从龙升云那里知道了僵木毒的情况。

    而不知道,自己父亲在和这个毒药师接触之后,下落如何呢?

    现在他究竟身处何处呢?

    而这个毒药师,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从自己父亲口中得知这僵木毒的呢?

    她这身毒术,又是从何而来?

    有没有做出伤害自己父亲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萧逸飞眸中精芒一闪。

    寻思着,也许找到父亲下落的希望,就在这毒药师的身上!

    所以,此时萧逸飞的心里,既充满着失望,又满怀着希望!还有期待!

    就在萧逸飞试图从毒药师的口中,搞清楚龙升云下落的时候。

    这毒药师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更加的冷厉!

    依然用难辨男女的声音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些解毒丹药,是谁教你炼制的?”

    质问的声音,颇为尖利!

    表明她此时内心其实很是激动!

    怀里的小喵被吵醒了。

    微微睁眼,迷迷糊糊道:“喵?老公,什么事?”

    “没什么事。你接着好好睡吧。”萧逸飞轻抚着小喵的秀发,温和的说道。

    “哦……”

    小喵在萧逸飞怀里扭了扭,调整了一下姿势,又接着熟睡了过去。

    待小喵重新睡着,萧逸飞抬头,神色平静的朝着毒药师摊了摊手:“请坐下说话吧!”

    “哼!”毒药师站着没动,冷声道,“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既然无话可说,那阁下来找我,所为何事呢?”萧逸飞反问道。

    “你……”毒药师差点没被噎死。

    旋即沉声说道:“哼!你知道吗?别看你给所有患者解了毒,也将流沙河里面的毒化解了,成为了大家口中的救命恩人,实际上,你现在救了多少妖族,就等于害了多少妖族!现在有多少妖族因你而生,未来,就有多少妖族,甚至更多的妖族,因你而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