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依然很快就端着一碗汤,回到了房间,并且亲手喂爷爷喝汤。

    如果是以前,夏老爷子不但会拒绝进食,就算喂下去的汤,也是喝下去多少,就会吐出多少。

    可是没想到今天,当夏依然将汤勺递到夏老嘴边的时候,夏老竟然有些急不可待地仰起头,张开嘴,主动进食。

    而且喝下汤之后,也没有发生以前那种剧烈的呕吐反应。

    很快,一碗汤居然就这样喝的差不多了。

    而至始至终,夏老都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

    反而看起来身体状况,还有精神状态,都变好了不少。

    这下夏家所有人总算是放心了。

    就算老爷子的病没有痊愈,单单只是能够正常进食,这就已经算是天大的惊喜了。

    甚至既然能够正常进食,就说明这厌食症,基本上已经痊愈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夏老夫人喜极而泣道。

    方小琴也是热泪盈眶。

    夏山河虽然强忍着流泪的冲动,但是一双眼睛都变红了,还能隐隐看见里面闪现着晶莹的泪光。

    至于夏依然,则是边笑边落泪,手上继续不断地给爷爷喂食。

    等到一碗汤喝完,夏依然不禁连忙询问:“爷爷,您还想吃吗?我再去帮您盛汤?”

    夏老爷子喝下一碗汤之后,精力明显恢复了不少,而且还露出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向孙女点了点头。

    夏依然顿时连忙又跑出了房间,去厨房盛汤。

    云烟见状后,不禁凑到萧逸飞身边问道:“逸飞,老人家饿了这么久,忽然一次性吃这么多,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萧逸飞道:“没关系,只要老爷子还能吃的进去,就大可以放心的让他继续吃,不会有事的。”

    既然萧逸飞这样说了,那就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云烟于是便放下了这份担心。

    而此时的她,表面上比较平静,但是心里却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没想到连神经性厌食症这种世界性医学难题,都被自己这个师弟轻轻松松就给治好了。

    不,现在还不能确定夏老是真的痊愈了,但是尽管如此,从夏老现在的情况来看,至少证明萧逸飞的治疗,的确起到了令人惊喜的良好效果。

    而这样的效果,她,还有其他许许多多曾被夏家请来给老爷子治病的名医和神医们,都没有实现过。

    自从和萧逸飞第一次见面以来,萧逸飞就已经给她带来了太多的惊喜。

    而且惊喜的程度,是一次更比一次高。

    她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萧逸飞的医术了。

    按理说,萧逸飞在很多方面都存在着不足,在很多方面,他表现得跟一个普通医学院学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可是偏偏他总是能够亲自动手,用各种奇怪的方法,治好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难杂症患者。

    他简直就是一个矛盾综合体嘛。

    莫绍明面色阴沉的对魏神医道:“魏老……”

    哪知道魏神医一语不发,转身就走。

    莫绍明微微一怔,旋即不甘的看了萧逸飞一眼,然后紧紧跟在魏神医身后,准备离开。

    他现在的心情简直糟糕至极。

    可谓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本以为今天来夏家,就能抱得美人归,结果美人都自动送到嘴边了,却又被人给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更严重的是,这次他们莫家不但没能与夏家结成姻亲,反而今后还有反目为仇的可能。

    这次他们莫家趁火打劫的事情,夏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都是这萧逸飞,都是这小子忽然跑出来,坏了大事!”

    他现在算是将萧逸飞给恨死了。

    连带着云烟也一起恨上了。

    可是就在他们还没有走出门外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萧逸飞的声音。

    “等等,魏神医,你是要去洗手间吗?正好我也要去,不如我们一起?”

    如果说萧逸飞的话,还给魏神医留了几分颜面的话,云烟的补刀,就显得有些残忍了。

    “魏神医,你不会是看到逸飞治好了夏老,知道你赌输了,所以想要赖账开溜吧?”

    魏神医的脸立马就黑了。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云烟虽然既没有打人,也没有骂人,但是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直接把他想要赖账的想法给点明了。

    他现在要是走了,无疑坐实了云烟的话。

    可是一想到要是留下来,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拜萧逸飞为师时,魏神医还是脚步不停的往外走去。

    而且他走的更快了,很快就走出了房间。

    莫绍明也紧紧跟了上去。

    很快外面就传来跑车发动的声音。

    没想到堂堂的神医,居然真的干出了公然赖账的事情。

    夏山河还担心萧逸飞会生气的追出去,跟魏神医理论,连忙劝道:“小萧,这魏神医赖账的确不对,但是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不是普通人,而且背后的莫家,更不是普通人家,你跟他们争,肯定是争不过的。不过你放心,有我们夏家在,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萧逸飞不以为然的笑道:“叔叔,我本来就没想过他会说话算话,而且收个这样的徒弟,反而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这种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呵呵,你能这样想,那就最好不过。对了,小萧,老爷子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夏山河紧张的问道。

    萧逸飞笑道:“夏叔叔,您别担心,我可以跟您保证,夏老已经没事了,以后夏老吃饭跟正常人一样,甚至胃口比以前更大,再也不会出现厌食的症状,而且身体也会一天天好起来的。不过,在夏老的身体还未康复之前,怕是要麻烦叔叔你们细心的照料,好在时间不会很长,顶多不超过一个星期。”

    夏山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小萧,你可是我们夏家的大恩人啊!”

    萧逸飞谦虚道:“夏叔叔严重了。”

    夏山河正色道:“不,一点都不严重!你今天不只是救了老爷子一命,而且还挽救了依然下半辈子的幸福,也保住了我们做父母的,以及整个夏家的尊严。所以,说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这话一点都不为过!叔叔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因为不管怎么回报都不够。”

    萧逸飞连忙道:“夏叔叔,我帮夏老治病,只是出于医生的职责,并没有想过要什么回报。就算说起回报,班长当初也帮了我不少忙,所以我给夏老治病,也算是在回报她。何况我们本来是同学,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

    “小萧……”

    这时,夏依然正好又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夏山河只好停止交谈,看着女儿又继续给老爷子喂食。

    果然像萧逸飞说的那样,夏老爷子很快又喝完了这碗汤,而且还是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

    而且虽然喝完汤之后,没有再继续要进食,但是,老人家居然能够开口说话了。

    尽管声音还是很虚弱,但是吐词却已经有些清楚。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表示老人的情况真的在逐渐的好转。

    到了这时,夏依然再也忍不住,喜极而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