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夏山河脸色沉凝如霜。

    心情自然也是非常糟糕。

    本来之前为了请魏神医来江城,他就已经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没想到这莫家居然得寸进尺,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女儿身上。

    且不说自己宝贝女儿的婚事,根本由不得自己这个父亲做主,而且,他这个当父亲的,思想还是比较开明的,从未想过要干涉女儿的恋爱和婚姻自由。

    只要女儿找的对象,不是那种太离谱的人,他都不会强行干涉。

    而且,就算自己真想干涉女儿的婚事,给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那选择的对象,也不会是莫家。

    因为莫家在京城世家当中,只是准二流家族,也就是三流家族,与夏家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而且风评并不好。

    就说莫家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只要想想都觉得恶心。

    他又怎么可能将女儿嫁进这样卑鄙的家族呢?

    可是,这莫家虽然只是准二流家族,但是他们的背后,却有一个真正的实力强大的一流家族替他们撑腰。

    不然莫家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公然威胁他们夏家。

    而且这次莫家也的确抓住了夏家的痛脚,让夏山河感到非常难受。

    因为,就算明知莫家是在趁火打劫,但是要想治好老爷子的病,却只能靠魏神医。

    “难道真的要向莫家妥协吗?”

    “可是,为了救老爷子,而牺牲掉宝贝女儿一辈子的幸福,这样划算吗?”

    其实夏山河也知道,这种事情并不能用划不划算来计量。

    两边都是自己的亲人,两边都不想让他们有事。

    就在夏山河陷入纠结中的时候,夏依然忽然说话了。

    “魏神医,你真的能治好我爷爷的病吗?”

    她现在对这魏神医已经没有了半点好感。

    本以为是慈祥老人,但其实不过是虚有其表,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虚伪。

    所以,她甚至连魏老也不喊了,直接称呼其魏神医。

    魏神医倒也不以为忤,呵呵笑道:“当然,区区厌食症,岂能难得到我!”

    夏依然道:“既然这样,魏神医要是真的治好了我爷爷,那我就答应这件婚事!”

    魏神医双目一亮,欣然道:“此言当真?”

    “当真!”

    “不!不当真!我不同意!”方小琴大声说道,“依然,你别瞎说,这可是关系到你终生幸福的大事,不是儿戏!”

    “对,依然,你妈说的对,这种条件,我们决不可能答应!”夏山河也定然说道。

    魏神医和莫绍明顿时变了脸色。

    脸色看起来非常难看。

    魏神医说道:“夏先生,你可是想好了?真的不愿意给老夫一个面子,接受这种双赢的局面吗?”

    夏山河道:“魏老,如果你能够给老爷子治病,我夏山河,以及夏家都会对你感激不尽。并且会给予重谢。但是,如果魏老坚持这种所谓双赢的局面,那我们就只能另请高明了。无论如何,莫家这次对夏家有恩,我夏山河肯定会将此铭记在心,日后必有答谢。”

    不是只有魏神医能够威胁夏山河,夏山河也能反过来威胁他们。

    所谓答谢莫家,不过是反话。

    如果魏神医现在愿意给夏老爷子治病,那么莫家算是对夏家有恩,夏家肯定会给予重谢。

    但是如果魏神医拒绝治疗,甚至暗下黑手,那么以莫家的所作所为,夏家势必会将其试之为仇敌。

    总之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哼!竟然把主意打到夏家的身上,还真的以为我们夏家是好欺负的?

    魏神医脸色一沉,讽刺道:“很好,看来夏先生真是爱女心切,为了女儿,连自己父亲的生死都能置之不顾,果然孝心感人。要是别人知道,只会是自叹不如。”

    夏山河却无视嘲讽,道:“别人说什么,我夏山河毫不在乎。我只知道,不管是老爷子,还是夏家其他人,都会支持我做出这样的选择。”

    夏山河并非是自我安慰。

    他非常清楚自家老爷子与自己女儿之间的深厚感情。

    要是老爷子知道自己的性命,是他的宝贝孙女用终生幸福换来的,恐怕就算病好了,也会气得再次生病。

    当然,夏山河做出现在这样的决定,心情还是非常难过的,心里对莫家也是恨之入骨。

    魏神医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预祝夏先生‘另请高明’能够顺利吧,也希望夏老爷子能够长命百岁……绍明,我们走吧!”

    说完,魏神医长身而起,准备离开。

    这时,有人说道:“请稍等!”

    正是夏依然。

    魏神医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表面上却冷冷道:“夏姑娘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夏依然道:“还请魏神医出手替我爷爷治病,如果我爷爷的病好了,我就嫁进莫家!”

    夏山河夫妇面色大变,连忙劝道:“依然……”

    但是却被夏依然将他们的话打断了。

    “爸,妈,你们不用劝我,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可是,只要爷爷能够恢复健康,我什么都愿意。我早就发过誓,如果哪天有人能够治好爷爷,就算让我嫁给他也行!今天,就当是我履行誓言吧。”纵然心中有万般委屈,但是夏依然还是坚持这样的决定。

    为了救爷爷,就算牺牲自己的终生幸福,也在所不惜。

    夏山河欲言又止。

    他非常清楚自己女儿的性格。

    自己这个宝贝女儿,不愧是她爷爷带大的,脾气跟老爷子一样,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性格比男孩子都还固执。

    比如当初她不顾家里反对,毅然放弃喜欢的专业,跑去学医。

    而且,女儿与老爷子的感情非常深厚。

    他们夫妇很早就去京城工作了,也很早就想将女儿接到京城生活,上学,而是女儿却都拒绝了,坚持要留在江城,陪她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就连学医,也没有去京城的医学院,而是坚持留在了省医大。

    所以,面对女儿此时的决定,夏山河知道就算强加干涉,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冷冷的看着魏神医,道:“魏神医,你现在如愿了?还不快给老爷子治病!”

    “好,我这就给夏老爷子治病……”魏神医呵呵笑道,又恢复了之前慈善和蔼的样子。

    只可惜在夏依然,以及夏家人的眼里,只觉得他这张笑脸,怎么看都透露着虚伪,丑陋恶心。

    就在夏家人准备无奈的接受现实,以牺牲夏依然终生幸福为代价,换得魏神医给老爷子治病时,忽然之间,有个声音自屋外响起。

    “依然,没想到你竟然还发过这样的誓,那我岂不是就要多个弟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