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据莫家所说,这位魏神医虽然声名不显,但是却拥有一手出神入化,起死回生的医术。

    的确,这位横空出世的魏神医,刚刚出现在京城,就接连治好了好几位患了重病的达官贵人。

    其医术果然非常出神入化。

    就连一些难以治愈的疑难杂症,到了他手上,也是药到病除。

    这位魏神医的医术,比夏家以前请的那些神医都要厉害很多。

    所以短短时间,他就在京城拥有了神医的称号。

    很多人都纷纷出面请他治病。

    但是,这魏神医却轻易不给人治病,只给莫家介绍的人治病。

    所以这些人没办法,只好纷纷求到莫家的名下。

    为了请动这位神医,不少家族都不得不许给莫家不少好处。

    夏依然的父母有幸亲眼见识了这位魏神医的医术之后,最后也动心了,主动找上了莫家。

    为了将魏神医请来给老爷子治病,夏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不过,只要能够治好老爷子的病,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

    本来夏依然在此之前,对魏神医的到来,充满了期待和欣喜,希望魏神医能够治好爷爷。

    可是此时此刻,听到司机的话,她却感觉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凉意。

    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顺利。

    可是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魏神医身上,不管人家摆出什么态度,提出什么意见,也只能受着。

    除非置老爷子的生命于不顾。

    所以,夏依然虽然有些生气,但是也知道大局为重,稍稍调整了一下心绪后,便匆匆走进了大瓦屋。

    进屋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宽敞明亮的堂屋。

    而堂屋内,此时正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以及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男人,还有一个穿着白色唐装,仙风道骨的老者。

    这对中年男女,正是夏依然的父母,夏山河和方小琴夫妇。

    而那位唐装老者,不用多说,肯定就是那位魏神医。

    倒是那个年轻人,夏依然以前没有见过,不过他既然能够坐在这里,跟自己父母聊着天,想必不是普通人。

    看到夏依然进来,众人停止交谈,纷纷朝她望来。

    那年轻人看到夏依然后,双眼陡然变得明亮许多,眼角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惊艳。

    “依然,你回来啦?”方小琴笑着向女儿招手道,“快到妈妈这里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魏老魏神医,这位是来自京城莫家的莫绍明莫大哥。”

    原来这年轻人竟然是莫家的人。

    夏依然礼貌的对二人道:“依然见过魏老和莫大哥。”

    莫绍明冲她微微一笑,点头以示回应。

    魏神医却一脸慈祥的呵呵笑道:“夏姑娘果然是天生丽质,人间绝色啊。而且老夫听说,夏姑娘是为了给夏老爷子治病,所以才会弃笔学医,这份孝心,连老夫也为之感动。以后谁要是能够娶到你,那真是一辈子的福气。”

    魏神医的一番夸赞,让夏依然微微脸红,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同时也心生疑惑。

    之前在外面和司机对话之后,夏依然原本对魏神医的印象并不好,觉得他有些不近人情。

    甚至在脑海中脑补出一个有着超凡医术,但是却又有一些怪癖,而且不近人情的怪医形象。

    但是到目前为止,夏依然发现眼前的这位魏神医,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目中无人,不近人情,相反还显得非常慈祥,就像她的爷爷一样,都是那种和蔼可亲的老人。

    夏依然不禁有些疑惑。

    难道这位魏神医迟迟不给爷爷治病,不是他不愿意尽快治病,而是其中存在某种不得已的隐情?

    自己难道误会他了吗?

    此时此刻,夏依然忽然很想知道,这魏神医为什么要等到自己回来之后,才开始给爷爷治病。

    不过她更希望魏神医能够马上给自己爷爷治病。

    毕竟时间不等人。

    而爷爷现在的身体,快要承受不住时间的煎熬。

    还好这时,夏山河把她想问的话问了出来。

    “魏老,现在小女回来了,不知道您有什么话要跟小女说?能不能先给老爷子看完病之后再说呢?”

    看来,和女儿一样,夏山河其实心里也有些焦急。

    只不过之前一直隐忍着。

    魏神医却呵呵笑道:“其实我这次来江城,除了是给夏老爷子治病之外,还肩负着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夏山河惊讶问道:“哦?是什么任务?还请魏神医明言。”

    魏神医道:“是这样,老夫在动身前来江城之前,意外得知了莫家主想要与你们夏家结下姻亲的心愿,于是老夫便主动请缨,想要撮合你们两家,帮莫家主完成这个心愿。”

    “而刚好莫家主的长子绍明,与你们家依然,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而且绍明不管是相貌,品性,还是才华,都是人中之龙。与你们家依然简直就是绝配。他们两个要是能够走到一起,不管是对他们自己,还是对你们夏莫两家,都是双赢的局面。”

    “所以,在给夏老爷子治病之前,还望夏先生能够卖老夫一个面子,答应两个孩子的婚事。而且,希望夏先生不要怪责莫家主,这件事莫家主其实并不知情,一切都是老夫自作主张而已。”

    闻言,夏山河夫妇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

    闹了半天,这魏神医居然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而夏依然也是惊愕不已。

    夏家人顿时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莫绍明。

    而莫绍明连忙起身向夏山河夫妇行礼道:“夏叔叔,关于这件事,晚辈也是来到江城之后才得知。晚辈也知道这样做,有些趁人之危的嫌疑,所以晚辈也劝过魏老,只可惜……不过,夏叔叔请放心,我其实很早以前就见过依然妹妹,并且对依然妹妹一见钟情,如果有机会能够照顾她,这是我三世修来的福气。希望夏叔叔能够成全晚辈!”

    虽然魏神医口口声声说,这都是他自作主张,与莫家家主无关,可是谁都不是傻子,不可能相信莫家家主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至于莫绍明的话……

    谁信谁是傻子!

    夏山河不置可否的对魏神医问道:“魏老,如果我拒绝的话,您是不是就不会给我家老爷子治病?”

    魏神医笑道:“呵呵,当然不是,老夫既然答应了莫家主,会全力医治夏老爷子,就一定说到做到……”

    听到这里,不管是夏山河,还是夏依然,父女两都知道后面肯定会有转折。

    果然,魏神医说道:“但是……老夫虽然有信心能够治好夏老爷子的厌食症,但是治好之后,还会不会再复发,那老夫就不敢保证了。当然,要是这次老夫能够帮莫家主实现心愿,那以后就算夏老爷子的病又复发了,老夫也有义务出手医治。但是如果老夫连这点面子都没有,那就没有脸去见莫家主了,而且连京城也没脸再呆了……”

    话说到这里,其实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就是说要是夏山河不答应两个孩子的婚事,以后就算夏老爷子病情复发,他也不会再出手医治了。

    而且,他只说答应了莫家家主,会尽全力医治老爷子,但是没保证说一定治好老爷子啊。

    要是他故意治着治着,忽然说自己能力有限,治不好老爷子,那就郁闷了。

    所以,说来说去,这还是一种要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