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进诊所,迎面又遇到了小来。

    小来一看到萧逸飞,就走过来问道:“萧逸飞,那天离开酒吧后,你和小露不会是吵架了吧?她怎么突然就决定不在诊所上班了?而且还换了工作?你没有欺负她吧?要是让我知道,我可不会饶过你哦。”

    那天与梦母见面之后,萧逸飞就已经知道梦露不会再来诊所上班了。

    所以,他早就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可是,当此时得知梦露真的离开了诊所,换了一份工作,萧逸飞心里也感到不是滋味。

    因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知道梦露很喜欢护士的工作,而且在这里工作得非常开心。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她完全可以一直从事她喜欢的工作,过着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所以萧逸飞心里对她感到很是歉疚。

    而尽管梦露到现在都还没有联系他,他也没有怪她,知道她有她的苦衷。

    何况,就算梦露不联系自己,自己就不能主动去联系她吗?

    就算不能电话联系,难道就不能直接去找她吗?

    只是现在手上事情太多,而且刚刚才答应梦母,以后和梦露减少见面的次数,所以,萧逸飞才没有急着去找梦露,免得刺激到梦母。

    等到将手上的事情忙完之后,不管梦母高不高兴,他肯定会主动寻找梦露,跟她见面,告诉她,自己会竭尽所能的争取她父母的认可和祝福,不会放她离开自己。

    看着小来用警告的眼神瞪着自己,萧逸飞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为梦露有这样关心她的好朋友而感到高兴。

    他笑了笑,说道:“你别胡思乱想了,我既没有和她没有吵架,也没有欺负她,她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所以才换了份工作。而且她现在的工作既轻松,待遇又高,让我都感到羡慕呢。”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吵架,甚至分手了,所以小露才会伤心的换了工作呢。好吧,算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对了,云姐说了,要是你来到诊所,就去见她,她有话要跟你说。”

    “好的,那我去见云姐了,待会见。”

    萧逸飞很快见到了正在忙着给病人看病的云烟。

    不过看到萧逸飞之后,云烟便停下手上的工作,对他说道:“逸飞,小露她……”

    萧逸飞一看就知道她想说什么,连忙打断她的话,道:“师姐,你要是想劝我,那就不必了。我前天见过小露的母亲,并且和她沟通得很好。阿姨给了我一年的时间,而我自信用不着一年,就能得到他们的认可。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小露受到任何伤害。”

    云烟松了一口气,笑道:“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多了。而且我也相信你一定能说到做到。”

    对于师姐的信任,萧逸飞感到有些感动。

    但是,他并不想在云烟面前,谈论太多自己和梦露的事情。

    于是转移话题道:“师姐,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

    “关于依然爷爷的事。”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路边。

    “小姐,是这里吗?”

    出租车司机看着路边的那座独门小院,有些不确定的对夏依然问道。

    从外面看,这是一座在乡下随处可见的农家小院。

    四四方方的院子,两扇红色的木门紧闭着。

    院墙都是用青色的砖砌成。上面部分抹着白灰。

    这座院子的院墙,比一般的农家小院要高不少,完全遮挡住了外面路人的视线。

    越过院墙,可以看到院子里面果树遍布,翠竹成林,生机盎然。

    还能看到那一排青砖青瓦的平房。

    这样的农家小院,如果出现在乡下,那很正常。

    现在很多有钱的农村人,都将自家院子修的比这还漂亮。

    可是偏偏这是位于江城市市区较为繁华的区域。

    在城中村已经拆得一个不剩的江城市城区,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有一座这样的私人农家小院,实在是让人觉得难以置信。

    这出租车司机也算是本地通了,可是在今天之前,他居然都不知道这里有一座这样的农家小院。

    所以他才感到有些不确定,怀疑是不是乘客说错了地方。

    “没错,就是这儿!师傅,不用找零了。”

    付了车钱,下车之后,夏依然便在出租车司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匆匆走到院门前面,推开红色木门,走进了院子。

    只有进到院子里面,才知道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除了竹林果树,里面竟然还有活水小池,花园菜地,除了没有假山,简直就如同一座袖珍园林。

    可惜夏依然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美妙的风景,匆匆穿过花园,朝着当中最大的那间瓦屋走去。

    瓦屋前面用大青石铺就的平地上,停着两辆挂着京城牌照的豪车。

    一辆奔驰s600,一辆保时捷918。

    奔驰车旁,站着一个司机。

    看到夏依然走过来,司机连忙迎上来,恭敬的喊道:“小姐,您回来啦?”

    “嗯。”夏依然点了点头,问道,“我爸妈他们是不是都到了?魏神医呢?他是不是已经开始给爷爷治病了?”

    司机摇头道:“老爷夫人,还有魏神医一早就到了。只是魏神医还没有开始给老爷子治病。”

    “什么?我在医院的时候,不是说他们已经快到家了吗?怎么我现在都赶回来了,他却到现在还没开始给爷爷治病?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这个……据说是魏神医坚持要求等小姐回来之后,才开始给老爷子治病。”

    “什么?”

    夏依然闻言后心里不禁升起一团怒火。

    自己爷爷现在病入膏肓,情况非常严重,甚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这魏神医来到家里之后,居然没有赶紧抓紧时间给爷爷治病,反而还一直在这里浪费时间,要等自己回来,才开始治病。

    这样的做派,哪里像是悬壶济世,一心都为病人着想的神医?

    为了给老爷子治病,夏依然,还有她的父母,以及家族的其他成员,近年来都在四处寻医问药。

    可惜请来的名医神医,求来的各种所谓的灵丹妙药,全部都没什么用。

    爷爷的病还是越来越严重。

    就在一次次的失望,快要绝望的时候,京城莫家,忽然给他们家介绍了一位神医。

    也就是这位魏神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