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痛!

    惨绝人寰的痛!

    萧逸飞发现自己的脑袋就像是炸裂了一样,剧痛难忍。

    就算是处于昏迷当中,这样的剧痛,也足以将人折磨得醒过来。

    可是,萧逸飞却发现自己现在正处于一种奇妙的半梦半醒的状态当中。

    人好像是清醒的,但是好像又是在做梦一样。

    就在这时,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挂在自己胸口的玉佩,被鲜血染红。

    这块玉佩,萧逸飞从小戴到大,据孤儿院的院长说,当初他被人扔在孤儿院门口时,身上就挂着这块玉佩。

    萧逸飞一直都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是什么材质制成,似玉似翡,但是就算说它只是玻璃,萧逸飞也并不觉得太奇怪。

    玉佩通体幽绿,里面隐约可以看到一棵光秃秃的小树苗。

    此时,这块玉佩被鲜血染红之后,表面的玻璃状外壳,如同冰块在高温环境下迅速融化,将里面那棵光秃秃的小树苗完全的暴露出来。

    然而,这小树苗刚刚露面,就化为一道淡淡的绿光,射入自己的胸口。

    胸口位置顿时微微一热,接着,只见刚刚消失的小树苗,竟然从皮肤下面探出头来,而扎在体内的一根细小的根须,瞬间分泌出一点绿色的汁液,如同清泉,朝着四周蔓延开去。

    清泉最终流入脑海,如同温柔的小手,将疼痛都抚平了下来。

    转眼间,剧痛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一股庞大的信息流一拥而入,钻进了他的脑海,眼前闪现无数神异的画面,将他团团包围。

    下一刻,萧逸飞便发现自己的记忆当中,融入了一名修士的所有记忆。

    这名修士,乃是一名毒修。

    因为拥有举世罕见的神级灵根毒皇母树,所以通过不断的努力修炼,终于炼得一身超凡入圣的至毒神功,成为惊世骇俗的毒修高手,从此所向披靡,威震寰宇,令整个修真界都为之臣服。

    然而,因为这个毒修平时行事风格太过霸道,我行我素,杀伐果断,从而结下了不少仇敌,又因为毒皇母树之强大,引来无数修士的窥觑,最后这些仇敌联合了无数顶级修士,趁他闭关之时,对他展开了疯狂的围攻。

    他虽然诛杀了无数高手,可是最后还是寡不敌众,被打的魂飞魄散,最后只剩一缕残魂,包裹着灵根毒皇母树,遁入时空裂缝逃走。

    不知道在时空裂缝内飘荡多久,才终于找到一个出口,逃了出来,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时候,毒修的残魂已经非常虚弱了,随时都会消散,不得已,毒修只好将自己的残魂,连同毒皇母树一起自行封印,化为了一块玉佩。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块玉佩经过很多人的手,最后到了萧逸飞的身上。

    而在染上鲜血之后,封印自行解开,这名毒修的残魂和毒皇母树,也一起融入到萧逸飞的体内,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啊!”

    萧逸飞惊叫一声,满头大汗的从那种半梦半醒状态中惊醒过来,茫然四顾,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洁白。

    “这是什么地方?”

    萧逸飞抬起头,四处张望,发现自己现在躺在一间病房内,正在挂点滴。

    病房里就只有自己一个病人。

    这时候,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也都在脑海中浮现起来。

    萧逸飞很快就明白,肯定是自己被任小月拿茶杯砸晕之后,便被人送到了这里。

    想到任小月的所作所为,萧逸飞心里不禁又升腾起了怒火,他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一个女人。

    看来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睛,居然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势利绝情的女人。

    再想想自己将周金元暴揍一顿的画面,萧逸飞心里又感到好受了一些,可是,他马上又感到担心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这次对周金元动手,学校会怎么处置自己。

    萧逸飞其实已经想到了最糟糕的情况。

    不过,就算如此,萧逸飞也并不后悔,虽然当时他的确很冲动,而且很可能因为这次冲动,而招致严重的后果,但是,如果当时他没有冲动的动手,恐怕以后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也一辈子都瞧不起自己。

    “算了,事到如今,就看学校会怎么处罚自己吧。”

    萧逸飞将此事暂时放在一边,开始检查自己身体现在的状况。

    这时,他想起了之前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当中,所发生的那些神异的事情。

    于是心有所动,连忙脱下了病号服,却发现脖子上的那块玉佩,真的消失无踪了。

    而在胸口部位当中的位置,那儿的皮肤里面,出现了一根手指大小,光秃秃的小树苗的图案。

    这样的图案,曾经在那块玉佩里面看见过,却没想到它现在居然跑到了自己身上。

    并且这棵小树苗,与那神级灵根毒皇母树的幼体期的样子,完全一模一样。

    “会不会只是玉佩上的图案褪色了,染到了自己身上?”

    萧逸飞用手使劲擦了擦,但是发现这图案就好像纹身一样,深入皮肤,无法擦掉。

    更加神异的是,当他用力擦拭的时候,竟然能够感受到,小树苗正向他传递出一种不快的感觉。似乎对他的行为感到很反感。

    当他停下来之后,小树苗就安静了下来。

    “这,这……难道……那并非是梦?而是真的?”

    萧逸飞很快就意识到,他真的融合了一名毒修的残魂,并且得到了毒修的所有记忆,而且还得到了那神级灵根毒皇母树!

    而胸口的这棵小树苗,其实就是毒皇母树在幼体期时的模样。

    面对这样的情形,萧逸飞不禁目瞪口呆!

    然而很快,萧逸飞就开始变得无比激动起来。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自己岂不是有机会成为一名修士?”

    想到这名毒修,以及其他修士高手们那恐怖的实力,萧逸飞就感到内心一阵狂热,如果自己有一天拥有了这样的实力,还怕什么周金元?

    萧逸飞好不容易才从狂热的情绪当中恢复了冷静,迫不及待地开始整理和融合那名毒修的记忆。

    很快他就知道,在修真界,修士只有拥有灵根后,才能吸取天地灵气,并且修炼各种高深的功法。

    灵根的属性分为很多种。

    而灵根的等级,一般分为凡灵根、地灵根、天灵根、圣灵根、仙灵根、神灵根。每一级又分为九阶。

    通常情况下,修行者灵根的属性和等级,都是固定不变的,无法通过任何途径来改变灵根的属性和等级。

    所以灵根的等级高低,就决定了修行者未来的修为上限。

    可是毒皇母树这种灵根,却非同寻常,它乃是极为罕见的进化系灵根,能够通过吸取毒物而不断提升等级,比如它的幼体期,只是普通的凡灵根,但是经过不断的进化,可以晋升到仙灵根,甚至神灵根。

    因此,拥有这样的灵根,未来完全无法估量。

    就连那位毒修,实力已经强大到在修行界肆虐纵横的地步,可是,他体内的毒皇母树,却还没有晋升到最高级别,仅仅只是圣灵根而已。

    所以谁也不知道,毒皇母树晋升到最高的神灵根,到底是什么情况,又有多么的强大。

    当然,也不是什么毒物都能让毒皇母树晋升,比如各种有毒化学品,非生物,就算吸收再多,也没什么用处。

    只有各种生物性毒物,比如各种毒虫之毒,各种病毒等等,才能让毒皇母树晋级。

    并且毒性越强,晋升的幅度越大。

    现在的萧逸飞,在体内拥有了毒皇母树灵根,并且融合了那名毒修的记忆之后,已经可以开始像修行者一样修行。

    而且,他只需要吸取各类毒物,就能提升毒皇母树的等级,从而让修为增强。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就算地球上的灵气非常稀薄,甚至没有灵气,也不会影响到他修炼的速度。

    “唯一可惜的是,那毒修的残魂拥有的能量,实在是太虚弱了。”

    “而且因为自己受了重伤的缘故,残魂在融入自己体内之后,就将所有的能量,都消耗在帮自己恢复伤口之上。”

    “现在自己头上的伤,已经不治而愈,甚至根本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可是,自己的体质没有任何的增强,还是和以前差不多,并且不管是毒皇母树内,还是体内,都不存在任何的毒皇真气。这样来看,自己完全还是一个普通人。”

    “现在只有靠吸取毒物的毒液,才能转化为毒皇真气!”

    “而只有拥有了毒皇真气后,才能开始修炼毒功,提升修为!”

    “还好,现在只需要施展《噬毒**》,就能吸取毒物的毒液!”

    《噬毒**》是那名毒修根据毒皇母树的特性,自创的一套专门用来吸取毒液,吞噬毒物的秘法。

    只要有毒皇母树在,这种秘法就近似于一种本能,不管是修炼,还是施展起来,都非常的简单。

    甚至萧逸飞在融入了毒修的记忆之后,不用从头修炼,就已经自行将其所掌握。

    而且,只要有毒皇母树在,就算体内没有毒皇真气,也能施展《噬毒**》!

    “所以,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找寻毒物!”

    就在这个时候,萧逸飞忽然感到胸口处的毒皇母树,向他传递一种非常饥饿的感觉。

    这是毒皇母树独有的特性。

    只要是在一定范围之内,存在毒性足够强的毒物,就会被它第一时间感受到。

    而现在的毒皇母树,等级处于凡灵根一阶初期状态,所以感应的范围只有一米左右。 /半≈clubs;浮生:@

    等级越高,感应范围就越大,也能更加准确的感应到毒物所在的具体位置。

    萧逸飞心里顿时一凛。

    毒皇母树此时既然会出现这样的反应,岂不是意味着,在自己周围一米以内,存在着毒物?

    他连忙四处张望,寻找毒物的踪迹。

    就在这时,从之前掀开的被子里面,忽然爬出了一只浑身漆黑的蜘蛛。

    萧逸飞眼中瞳孔猛然一缩,失声惊叫。

    “黑寡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