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板寸男迅速逃到黑色轿车旁,准备开车逃走。

    然而他刚将手放在车门把手上,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破空之声。

    板寸男心里一紧,知道肯定是萧逸飞追了上来。

    来不及感叹对方的速度如此之快,他就拧身朝着追上来的萧逸飞一拳轰去。

    本以为可以打萧逸飞一个措手不及,哪知道这一拳被萧逸飞轻易的避开了,接着不等他反应过来,萧逸飞就一掌印在他的胸口。

    “轰!”

    板寸男倒飞出去好几米远,趴在地上,想爬却怎么也爬不起来,结果还折腾得吐出一口鲜血。

    他萎靡的趴在地上,抬头怒视着萧逸飞。

    但是当看到萧逸飞朝他走来时,眼睛里的愤怒,立刻变成了惊惧。

    嘴里威胁道:“你,你想怎么样?我警告你,你最好放我们走,不然,你就等着我们师门的报复吧!”

    师门?

    萧逸飞目光一闪,问道:“你们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这个跟你没关系,你只要知道,一旦你杀了我们,我们师门就会得到消息,到时候,你就将面临我们师门的报复。别看你实力不弱,可是你自信能够以一人之力,扛下一个门派的报复吗?”看来这板寸男口风挺紧,轻易不愿说出背后的师门。

    萧逸飞闻言后“呵呵”一笑,反问道:“那你觉得,我就没有师门吗?”

    “啊?”

    板寸男哑口无言。

    的确,自己有师门,人家就没有师门吗?

    而且,这人年纪轻轻,实力就如此之强,恐怕他的师门,也不是寻常门派。

    而且此人在师门内的地位,肯定也比自己师兄弟要高得多,到时候他的师门,也肯定会庇护他,为他出头。

    这么说,人家根本就不怕什么报复。

    只可惜他不知道,萧逸飞压根就没有什么师门。

    “你……”

    板寸男急得正要说话时,萧逸飞却忽然直接封住他的哑穴,然后朝着长发男所在的位置走去。

    此时的长发男,已经被火毒折磨得奄奄一息,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连痛苦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看到萧逸飞走到面前,长发男不但没有再用怨恨的眼神怒视他,反而还用一种央求的眼神看着他。

    也不知道是在求萧逸飞汉放他一马呢,还是在求萧逸飞将他杀死,免得他继续承受火毒的折磨。

    萧逸飞即没有放过他,也没有杀死他,而是蹲下来,替他解除了身上的火毒。

    火毒一解,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长发男竟然一脸惬意的吁了口气。

    可是萧逸飞马上又将一丝毒皇真气打入其体内。

    让长发男再次体验了一次剧毒噬体的痛苦。

    等到萧逸飞再次帮他解毒之后,长发男已是气若悬丝,随时都会断气一样。

    不过萧逸飞知道,此人只是看着严重,其实轻易不会这么容易断气。

    他对着地上的长发男说道:“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回答什么,如果让我知道你有半句假话,那就继续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吧。”

    长发男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拼命的点了点头。

    刚才那种痛苦的经历,他是再也不愿意体验了。

    萧逸飞将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一一问了出来。

    这长发男果然非常配合,有问必答。

    接着,萧逸飞用毒将板寸男折磨得欲仙欲死之后,将同样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板寸男也是知无不答。

    将两人的回答汇总之后,萧逸飞这才确定,这两人都没有骗他。

    和修真界一样,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修行者的存在。

    比如华夏境内,有众多不为人知的隐世门派。

    这些隐世门派,也可以叫做古武门派。

    因为门下的弟子们,修炼的都是古武。

    又称古武者。

    也就是之前长毛男口中的武者。

    古武者境界分为入门,黄级,玄级,地级,天级,先天。

    每一层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

    比如这对师兄弟的修为,都是玄级中期。

    而他们以为白蒙的修为是玄级初期,其实按照内气外放的标准来看,恐怕白蒙的修为达到了地级。

    至少是地级初期。

    只是白蒙藏的很深。

    外人只当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根本不知道他是古武者。

    就连这对同为古武者的师兄弟,也不知道白蒙的真实实力,一直被他瞒在鼓里。

    这对师兄弟,师兄叫左卫,师弟叫李阳。

    而他们所在的门派,叫做长生门,也是众多隐门之一。

    这长生门名字非常大气,看似不凡,其实不过只是一个位于神农架的三流门派。

    左卫李阳二人是在下山游历的时候,意外与正在神农架旅游的白蒙结识的。

    在白蒙的主动示好中,三人很快就称兄道弟,打得火热。

    后来,他们在白蒙的邀请下,一起来到了江城市。

    从此便一直住在白蒙替他们安排的别墅之内。

    而且吃喝玩乐的花销,白蒙全都包圆了。

    当然,他们也不是白吃白喝。

    要是白水帮,或者白水公司遇到什么麻烦,他们有时候也帮忙出手解决。

    虽然他们跟着白蒙助纣为劣,为非作歹,但他们其实并算不上真正的白水帮成员。

    这次白蒙受伤之后,便向他们求救,于是他们跑来找萧逸飞,准备帮白蒙报仇。

    因为白蒙没有对他们说实话,故意隐瞒了萧逸飞的实力,所以他们才落得现在的境地。

    而且事到如今,他们都不知道被白蒙给骗了,还以为是萧逸飞上次与白蒙交手时,故意隐瞒了真正的实力,所以才害得他们今天栽在了萧逸飞手上。

    看着这对被蒙在鼓里的师兄弟,萧逸飞心有疑惑。

    “奇怪,白蒙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对这对师兄弟隐瞒实力呢?”

    虽然谁都有秘密。

    萧逸飞自己也有很多不能对外人言的秘密。

    可是,白蒙明知这师兄弟二人,不是萧逸飞的对手,却向他们求救,让他们帮忙报仇,这不是摆明了让他们送死吗?

    他们要是死了,对白蒙有什么好处呢?

    到时候仇也没报,而且还损失了两个强大的朋友,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很快,萧逸飞就看穿了白蒙的阴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