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长发男再次发动攻势的那一刻,萧逸飞也动了。

    这一次,他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被动迎战,而是主动发动了反击。

    在板寸男眼里,萧逸飞与长发男就像是一头巨龙和一头巨虎,互相扑向对方,即将上演一场龙争虎斗的大戏。

    板寸男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萧逸飞。

    现在是窥探萧逸飞实力强弱的最好时机。

    可是看着萧逸飞此时爆发出来的速度,板寸男双目圆瞪,惊愕不已。

    “他的速度居然比师弟还快?”

    自己这个师弟,修炼的功法以身法见长。

    在速度方面,就算自己身为师兄,也自叹不如。

    可是,眼前的萧逸飞,速度竟然比他的师弟还要更快。

    也难怪他会感到如此震惊了。

    板寸男心里陡然一凛,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发现他还是小看了萧逸飞的实力。

    眼前的萧逸飞,可能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于是,板寸男赶紧大声提醒长发男:“师弟,小心!”

    并且飞身朝着战圈冲去。

    只可惜这个时候才想到提醒长发男,显得有些为时过晚。

    不等他冲进战圈,对师弟施加援手,萧逸飞与长发男已经再次正面相对,挥拳攻向了对方。

    有了刚才的教训,长发男现在已经不敢再保留实力了,所以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身上所有的内气,全都聚集在拳头之上,奋力砸向了萧逸飞。

    拳劲所过之处,激起奔雷之音。

    萧逸飞感受着汹涌袭来的恐怖拳劲,神情凝重。

    “此人的实力的确很强!”

    “但是,还是远远不如上次的白蒙啊!”

    “都到现在了,他还在继续隐瞒实力,还不准备全力以赴吗?”

    “难道他还有后招?”

    面对这样强劲的对手,萧逸飞可不敢托大。

    一旦这对师兄弟的实力真的都比白蒙还强,那么随便挑出哪一个,萧逸飞都不敢断言自己能够将其击败。要是等他们联手之后,那自己面临的局势就会非常被动。

    所以,萧逸飞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试探这长发男的真正实力了。

    必须在板寸男赶过来之前,将长发男击败。

    不能让他们有联手的机会。

    不然会让自己陷入到被动的局面。

    萧逸飞心念一动,体内真气涌动,朝着右臂疯狂聚集。

    刹时间,拳头表面便升腾起绿色的毒火。

    当凝聚绿色毒火的拳头,与长发男的拳头正面撞击之后,长发男拳头上的内气,一遇到恐怖的毒火,就直接被焚化殆尽。

    毒火强势焚化了所有内气之后,虽然能量消耗殆尽,但是仅剩的余威,还是将长发男的肉拳焚烧得皮开肉裂。

    长发男顿时感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灼痛,惨叫着败退下来。

    等他仓惶拉开与萧逸飞之间的距离,检查自己手的情况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焦黑一片。

    长发男一边忍受着难以忍受的剧痛,一边无比愤怒的怒视着萧逸飞。

    可是心里却生出一种难以压抑的恐惧。

    “内气外放?凝气成形?”

    “内气外放,这是地级武修者才能达到的境界啊!”

    “凝气成形,这更是只有天级武修者才能做到!”

    “他怎么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

    古武修炼者的境界,分为入门,黄级,玄级,地级,天级,先天。

    其中内气能否外放,是恒定地级高手的标准。

    也就是说,只有地级高手,才能将内气外放。

    而凝气成形,像萧逸飞一样将内气化为火焰,那更是天级以上的高手才能做到。

    所以可想而知长发男现在所受到的震撼,到底有多强烈。

    此时此刻,他心里陡然萌生出一种想要掉头就跑的冲动。

    只是他心里还存在一种侥幸。

    也许是自己搞错了呢。

    如果萧逸飞的实力真的这么强大,达到了地级,甚至天级,那么上次白蒙又是怎么从他手上逃掉的?

    白蒙可是仅有玄级初期的实力啊!

    如果萧逸飞真的是天级,不,哪怕是地级高手,都绝不可能轻易的让一个玄级初期武者从他手上逃脱。

    就在长发男呆如木鸡的时候,板寸男飞身落在他身边,问道:“师弟,你没事吧?快,赶紧服下这枚丹药!”

    板寸男取出一枚疗伤丹药,喂给长发男服下。

    而看着师弟变成焦炭的右手,板寸男心里也是震惊不已。

    现在,他已经不再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窥探萧逸飞的实力深浅了。

    因为萧逸飞的强大,可能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长发男服下丹药之后,感觉稍好了一些。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右手恐怕被废掉了。

    想到以后自己可能要变成残疾,他不禁用怨恨的眼神怒视着萧逸飞,问道:“师兄,现在怎么办?”

    “我们一起上,联手干掉他!”

    “好,这断臂之仇,我一定要报!”

    长发男咬牙切齿的发誓道。

    师兄弟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便一左一右,呈夹击之势,朝萧逸飞攻了上来。

    可是刚刚冲到萧逸飞身边,那长发男身势一滞,猛然停下脚步。

    接着,他忽然跪倒在地,脸色剧变,痛苦不堪,原本白净的脸上,腾起一团青灰之色。

    这明显是被毒火功击伤后,火毒入体,然后随着他剧烈运动,火毒迅速爆发的迹象。

    这一刻,从手上的右手,到右臂,到整个身体,都泛起一阵阵撕裂般的灼痛,好像有无数喷火怪虫,在疯狂的啃噬他的皮肤,肌肉,血脉,神经,还有骨髓……

    这种痛苦,实在是痛不欲生。

    而且,体内的内气也变得凌乱不堪起来。

    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彻底失去了战斗力,被迫退出了战场。

    长发男退出战场,让板寸男面临单枪匹马迎战萧逸飞的局面。

    板寸男暗暗叫苦。

    看了萧逸飞刚才的表现,如果和师弟联手,他还有自信可以与萧逸飞一决高下,可是如果单枪匹马迎战萧逸飞,那必输无疑。

    他可不想落得和长发男一样的下场,被废掉一只手不说,现在还躺在地上,大声惨叫,痛苦不堪。

    这一刻,他心中生出惧意。

    未战先败,就是形容他现在的心态。

    于是,他果断做出选择,忽然转身就逃。

    连师弟的生死,也抛在身后。

    看着板寸男就这样转身逃走,萧逸飞不禁目瞪口呆。

    他还以为接下来会是一场恶战呢,哪知道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一刻,萧逸飞竟然感到了有些失望。

    而且他已经可以确定一件事情。

    “这两人根本没有隐瞒实力!不然,此人不可能未战先逃!”

    “这么说,他们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是真正的实力!”

    “那他们的实力,并不在白蒙之上,反而还不如白蒙。”

    那他们为什么口口声声说他们比白蒙更强呢?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太无知的话,那就是因为,是白蒙故意对他们隐瞒了真正的实力。

    为什么白蒙要在这对师兄弟面前隐瞒实力,而且让他们来白白送死,萧逸飞暂时搞不清楚。

    眼下他暂时也顾不上这些。

    因为,他不能让这板寸男就这样逃走。

    以此人的实力,如果任他逃走,将会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巨大的威胁。

    何况萧逸飞还想从他们身上,弄清楚关于所谓“武者”的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