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前,孙一针最大的奢望,不过是让女儿当上卫国公孙子的平妻而已,就算这样,也觉得已经算是高攀了,还担心萧逸飞根本不会答应娶一个平民女孩当平妻。

    而万万没想到,对方不但答应了,而且还许诺让女儿能够坐上正妻的位置。

    幸福来得有些超标之后,顿时感到有些不真实。

    于是连忙惶恐道:“飞少……”

    萧逸飞却将手一摆,道:“孙家主,您不用多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如果你们还感到不放心的话,我现在就回去将这件事知会我们家老爷子,让他老人家先和圣上打声招呼,然后择日便上贵府提亲,以免出现变数!”

    孙一针感到有些发懵:“这,这……妙玉,你觉得呢?”

    他已经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不得不将难题抛给了女儿。

    孙妙玉目光灼灼的望着萧逸飞,轻声道:“飞少,我和家父自然都相信你的承诺,至于婚事,倒是不用这么着急,一切顺其自然最好。对了,之前听说飞少对龙空石颇感兴趣,而正巧我们家好像也有这种宝石,之前,我已经让家里的下人去仓库里寻找这种宝石了,不知道现在是否有找到,飞少,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什么?龙空石?

    萧逸飞双眼一亮,忙道:“好,孙小姐,请。”

    “飞少,请!”

    看到女儿将飞少请出了会客厅,留在会客厅内的孙一针,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心里直夸女儿聪明,给自己提供了一个缓息的时间。

    刚才,飞少给予的正妻承诺,让他脑子乱成一团糟,直到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

    而此时,跟在孙妙玉身边的傅红衣,脑子里也是乱成一团麻。q8zc

    她完全搞不懂,自家老爷怎么说着说着,就把小姐许配给这位卫国公孙子了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等等!

    自己可是小姐的贴身侍女。

    按照这个世界的习俗,如果小姐嫁给飞少为妻,那自己到时候岂不是也要跟过去,给飞少做通房丫头……

    想到这里,傅红衣的一颗芳心,顿时“砰砰砰”的狂跳不已,胸口的甜蜜部位,也仿佛开始莫名的酥麻起来。

    装作若无其事的偷偷打量了和小姐并肩而行的萧逸飞一眼,面颊通红,甚至快要红过她身上那身鲜红长裙。

    此时的孙妙玉,相对反而比较淡定。

    看起来,好像刚才与萧逸飞结亲之人,并非是她。

    反倒是萧逸飞,忍不住率先开口道:“孙小姐,刚才你为什么会答应呢?”

    孙妙玉说道:“因为,是我将孙家推进这片火海的,也是因为我,将孙家上下数百口人,放在了悬崖边上,随时都有可能跌入万丈深渊,既然如此,我做出这点小小的牺牲,有何不可呢?”

    孙妙玉倒是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她这样做的原因。

    萧逸飞一边颇感歉疚,一边心生好感。

    说道:“其实,孙小姐,就算你现在后悔,也还来得及。而且,你大可放心,不管是我,还是成家,都绝不是出尔反尔之人。就算没有姻亲关系,我也会保证你们孙家的利益。这一点,你和孙家主大可放心。”

    孙妙玉好奇的望着萧逸飞,道:“飞少,难道我长得不漂亮吗?”

    萧逸飞想也不想就摇头:“当然不是,孙小姐是我目前所见过的,这个世界上第二美丽的女孩。至于第一,是我姑姑,而且,你们其实不相上下!”

    这时,傅红衣在一旁骄傲的说道:“那是当然,我们家小姐可是金龙国的第十美女!而实际上,排在前面的九人,除了成小姐之外,其他人全都名不符实,要不是仗着她们的家世,名次根本排不到我们家小姐前面去。所以,我们家小姐应该是金龙国第二美女才对!”

    等到萧逸飞拿眼朝她望去时,傅红衣顿时玉靥娇红,支支吾吾的,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而且目光闪躲,不敢与萧逸飞对视。

    这和之前朝着萧逸飞怒目而视的她,形成了截然不同的鲜明对比。

    也让萧逸飞满头雾水:“这丫头是怎么了?”

    而孙妙玉看在眼里,却是心知肚明,暗地里,不由得哭笑不得。

    萧逸飞非常赞同傅红衣的话:“红衣姑娘说的没错,我也觉得孙小姐在美人榜上,应该排在前二位置。比如那铁兰心,论及美貌,连给孙小姐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这马屁拍的,未免也太明显。

    孙妙玉不免有些羞涩,俏脸绯红道:“既然连飞少都觉得妙玉姿色出众,那为何偏偏看起来,不太想娶妙玉呢?是因为觉得妙玉出身低贱,配不上飞少的身份吗?可是,飞少刚才却又许诺,让我当上正妻,这好像又显得自相矛盾。飞少,你能说一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吗?”

    “这……”萧逸飞顿时无言以对。

    的确,从孙妙玉的角度来看,自己这样做,的确显得太诡异。

    可是,自己难道能够告诉她,自己这样做的初衷,只不过是不想连累她吗?

    此时萧逸飞的反应,全都落入孙妙玉的眼里。

    只见她忽然噗嗤一笑,娇靥如花道:“飞少,我发现你与传说中的形象,简直毫无二致。真不知道是别人在故意诬陷你呢,还是你故意藏拙,制造了将所有人都瞒在鼓里的假象。而且,你身上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强大自信,就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也许这一次,是我们孙家所做出的最明智的选择。”

    萧逸飞:“……”

    孙府后院。

    库房!

    库房管事孙财,恭恭敬敬的向孙妙玉和萧逸飞行礼。

    “小姐!飞少!”

    孙妙玉直接询问:“财叔,不知道你们在库房里,找到龙空石了没有?”

    孙财道:“回小姐,这种龙空石,存量极为稀少,而且,这又并非是药材,所以,之前我让人将库房翻了个底朝天,也只找到了三块龙空石。”

    “只有三块吗?”孙妙玉微微皱眉,略显失望。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旁边的萧逸飞,却双目发亮,惊喜不已道:“竟然有三块这么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