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孙一针继续说着。

    “眼看妙玉转眼都快十七岁了,要是再不嫁人,以后只会越来越难嫁。而且,到时候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外人,会说各种各样的闲话。而孙某以前挑来挑去,发现实在是找不到符合心意的人选。直到今天见到了飞少您,才发现飞少与小女实在是良配!”

    “因此,飞少,请恕孙某冒昧,希望能够将小女许配给您!当然,孙某也听说,圣上要给飞少安排婚事之时,因此,并不奢求小女能够当上飞少的正妻,只为小女谋求一个平妻的位置,便觉足矣!”

    “什么?”

    萧逸飞顿时傻眼。

    万万没想到,孙一针绕来绕去,绕到最后,竟然会提出如此离谱的要求。

    他居然是要将孙妙玉嫁给自己?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萧逸飞回过神来之后,顿时感到哭笑不得。

    他其实非常清楚,以孙妙玉的美貌和才能,以及其他方面的条件,或许在婚事方面,的确有些让人头痛。

    但是,绝不会像孙一针说得这么夸张。

    孙一针之所以说了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引出最后这件事情。

    那就是,将女儿嫁给自己。

    而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的确很冒昧,甚至感到匪夷所思,有哪个父亲,会这样冒昧的将女儿许配出去的?

    可是,萧逸飞知道,这件事,实际上应该是孙家在完全投靠自己之前,所提出的一个交换条件。

    如果自己点头答应,那么,自家与孙家,就成为了姻亲。

    孙家肯定就会毫不犹豫地完全投靠成家。

    如果拒绝,事情就难说了。

    或许,孙一针依然会选择投靠成家。

    也或许他会做出其他的选择。

    因此,别看这件事情非常荒谬,自己却不得不慎重考虑。

    而且,孙一针提出这样的交换条件,想必也是想要为孙家谋求一个保障。

    毕竟,孙家就算再富有,也只是平民百姓,而卫国公府,就算再落魄,那也是国公之家。

    谁知道成家会不会在利用完孙家之后,就将孙家给扔到一旁,不闻不顾呢?

    只有将两家变成一家人,这样,未来成家才不会轻易的抛弃孙家。

    只不过,孙一针此时的做法,却为萧逸飞带来了一个难题。

    萧逸飞目光闪烁,扪心自问。

    有必要为了拉拢或收服孙家,而答应这样的条件吗?

    孙家对自己,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结果发现,按照目前的情况,能不能拉拢孙家,还真是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甚至关系到能不能顺利的收集龙空石,回到原来的世界,与梦露他们重逢。

    想到这里,萧逸飞不禁说道:“孙家主,承蒙厚爱,只不过,我自认为并非孙小姐的良配。毕竟我可是公认的废柴。因此,不如由我出面,求爷爷收孙小姐为义孙女。这样,以后我和孙小姐就成为了兄妹。这可比让孙小姐嫁给我这个废柴,要好多了。也免得孙小姐以后受委屈。”

    孙一针呵呵一笑,道:“飞少,老夫的眼睛又不瞎,或许以前,孙某会人云亦云,对飞少是废材这样的传闻,信以为真,可是,事到如今,特别是通过之前的所见所闻,如果孙某还相信这些话,那不是患了睁眼瞎吗?到时候,就该去治疗眼盲症了!而且,孙某觉得,小女要是错过飞少这样的良人,那才算是真正的委屈。因此,还望飞少不要推脱才是。”

    萧逸飞顿时更是无语。

    看样子,这孙一针是铁了心要将女儿嫁给自己啊。

    即便是结义亲,他都感到不放心。

    不过,一般来说,义亲也的确比不上姻亲。

    也难怪孙一针如此执著。

    萧逸飞道:“可是,孙家主,难道我们不应该尊重一下孙小姐的意见吗?孙小姐,我想你应该也不想随随便便就嫁给一个陌生男人,是不是?”

    萧逸飞本觉得,这件事都是孙一针在擅自做主,之前肯定没有尊重他女儿的意见。

    而孙妙玉呢,心里肯定不满父亲这样的安排。

    自己现在给她发声的机会,她应该会珍惜。

    然而,孙妙玉却偏偏语出惊人,说道:“不,家父的意思,就是妙玉的意思。妙玉一切都听从家父的安排。而且,妙玉和飞少,也算是认识了,怎么算是陌生人呢。”

    “……”

    萧逸飞彻底没话说了。

    感情这对父女,之前已经勾通过了,甚至孙妙玉竟然还自愿嫁给自己,这真是……

    既然如此,萧逸飞也不再多说了。

    “好吧,我答应了!”

    萧逸飞略微有些无奈的说道。q8zc

    然而,很快,他脸上的神情,就变得无比肃然起来,正色道:“不过,既然孙家主和孙小姐如此抬爱在下,我也不能让二位受委屈。虽说圣上答应替我安排婚事,但是,并不意味着我的婚事,只能由圣上来安排。相信要是我找到心仪的对象,圣上也会尊重我的选择。因此,我向二位保证,以后孙小姐会是我的正妻!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妻子!”

    萧逸飞这样说,也是无奈之举。

    以他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惹上太多的情债。

    既然不得已答应这场亲事,那就以此为终点,直接让孙妙玉当自己的正妻,这样一来,只要自己没有开后宫的想法,那么平妻小妾什么的,娶不娶无所谓,别人也不会太计较。

    可如果让孙妙玉当平妻,那么,未来肯定还要娶正妻,到时候,又要连累其他的无辜女孩。

    而此时,就算他保证给予孙妙玉正妻的身份,萧逸飞心里也还是感到非常愧疚。

    “如果有朝一日,自己离开了这个世界,无法再回来的话,那身为自己妻子,或者未婚妻的孙妙玉,今后又该如何是好呢?”

    所以,就算是让孙妙玉当上了正妻,这对她也是一种伤害。

    就在萧逸飞满怀歉疚之时,却不知道,他的这种表态,反而让孙一针感到有些惶恐不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