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傅红衣明白这点之后,连忙朝着萧逸飞望去。

    眼神非常复杂。

    本来,刚才被萧逸飞那般轻薄,她心里已经将对方与卑鄙无耻的色狼画上了等号,对其痛恨无比,恨不得将其杀而后快。

    可是没想到,现在才知道,对方刚才那样做,竟然是在救她。

    所以,讲道理的说,她不但不应该痛恨对方,甚至还应该感谢对方才对,要不然,现在被寒魄蛊侵入身体的人,不是魏忠贤,而是她。

    可是,此时让她从心理上,去感激一个刚刚侵犯了她身体的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做不出来。

    “等等,寒魄蛊!魏忠贤刚才口中说的这个名字,难道就是成凌飞之前说的那种蛊虫吗?”

    “这岂不是说,小姐的病,其实是这种寒魄蛊在搞鬼?”

    “可是,魏忠贤又是怎么知道这种蛊的名字的?”

    “难道说……”

    就算傅红衣思维再迟钝,此时也总算是恍然大悟!

    知道小姐生病这件事,以及这寒魄蛊,肯定与那魏忠贤有关。

    于是她顿时朝着魏忠贤怒视而去。

    连头脑单纯的傅红衣,都明白了这一点。

    何况还是孙一针呢。

    此时的他,也满脸狐疑地望向魏忠贤和陶神医。

    至于孙妙玉,更是早就知晓了真相,看着魏忠贤和陶神医两人此时惊慌失措的样子,眸子里闪耀着清冷的光芒。

    此时陶神医终于将寒魄蛊从魏忠贤身上弄了下来。

    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经过这样一阵折腾,那寒魄蛊已经死掉了。

    要炼制一只这样的蛊虫,可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啊。

    呕心沥血,好不容易才炼制了一只,结果就这样死掉了,而且还寸功未建!

    真是让他感到伤心不已。

    不过看到魏忠贤此时苍白的脸色,以及脸上无比痛苦的神情,陶神医顿时顾不上伤心,连忙安慰魏忠贤。

    “公子,没事了,我已经将寒魄蛊从你身上弄出来了……公子,你脸色怎么还这么差,你怎么了?公子?”

    没想到那寒魄蛊取出来之后,魏忠贤的脸色不但没有丝毫的好转,反而还越变越差,神情看起来越来越痛苦。

    最后干脆一声不吭,直接栽倒在陶神医的怀里。

    陶神医顿时慌了神,抱着魏忠贤,慌忙问道:“公子,公子,你怎么啦?公子?”

    可是魏忠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依然满脸痛苦的神情,而且,身体还在剧烈颤抖,发生着强烈的痉挛。

    情况非常糟糕!

    陶神医彻底懵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子?这到底是怎么了?那寒魄蛊不是已经取出来了吗?公子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他赶紧给魏忠贤把脉诊断。

    结果发现,脉象乱糟糟的,除了能够诊断出魏忠贤此时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之外,其他的结果,什么也诊断不出来。

    孙一针此时也连忙上来查探魏忠贤的情况。

    结果同样诊断不出任何结果。

    陶神医焦急的说道:“不行,我得赶紧送魏公子回去!”

    要是魏忠贤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可就惨了。

    到时候魏神医肯定不会放过他。

    陶神医急匆匆的抱着魏忠贤出了孙府,上了马车,然后,疾驰而去。

    马车一路飞驰。

    一路上,魏忠贤的情况没有任何好转,脉象也是乱七八糟,让陶神医揪心不已。

    恨不得能够马上长出一双翅膀,直接飞回魏家。

    还好,不多久,马车就载着他们,回到了魏府。q8zc

    陶神医直接让车夫将马车开进了魏府后院。

    不等车停下来,陶神医就开口大喊:“恩师!恩师!不好啦!恩师……”

    就在这时,一只手却忽然伸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等到陶神医倏然一惊,回头望去时,却发现魏忠贤居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并且,用力抓着他的胳膊,借力从软榻上坐了起来。

    虽然满头大汗,可是,神情显得轻松了许多。

    看来已经从刚才的痛苦折磨当中,醒了过来。

    朝着陶神医说道:“陶神医,不用喊了,我已经没事了。”

    “啊?公子,你,你确定没事了吗?”陶神医虽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太放心的问道。

    魏忠贤点头道:“我本来就没事,刚才不过只是为了赖账,所以才装成那样。看样子,本公子的演技相当不错,连你都没有发现我在演戏,何况孙家人呢。”

    “什么?赖账?演戏?”

    陶神医顿时哭笑不得。

    没想到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不过,他也能够理解魏忠贤为什么会这样做。

    毕竟刚才的形势,显得非常被动,不但阴谋有揭穿的可能,而且,还要支付成家废少一百万金龙币的医疗费,所以,魏忠贤在当时出此下策,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只是魏忠贤这个临时演员,未免也太敬业了吧。

    在孙家的时候演戏,那还正常,可是没想到,都已经离开孙家了,再赶回魏府的路上,他也一直演个不停,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

    陶神医内心顿时哭笑不得,暗骂魏忠贤这个大少不靠谱。

    脸上却愁容满面道:“公子,那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恩师?”

    魏忠贤道:“不怎么办,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就算孙家人有所怀疑,量他们也不敢声张。对了,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我爷爷,不然,要是我被打死了,肯定第一个找你算账!”

    “是,公子!在下肯定不会乱说的!”陶神医连忙说道。

    陶神医肯定不会想到,此时发生在魏府的这段对话,却被身处于数条街外的孙府的某个人,听得一清二楚。

    而此人,正是萧逸飞。

    “还好!刚才随着寒魄蛊一起弹到魏忠贤身上的寄生孢子,成功的完成了寄生!呵呵,所谓的魏公子,现在已经成功的沦落为我的毒宠!”

    “有了他作内应,自己就能对魏家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甚至还能暗中掌握魏神医的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