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逸飞夹枪带棒的一番话,说得魏忠贤是咬牙切齿。

    怒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妙玉能够病愈,我比谁都开心,怎么可能会不高兴?而且区区一百万金龙币,算得了什么,如果真的能够确定,是你治好了妙玉,我肯定二话不说就将这笔钱全都支付给你!我其实只是担心,你的这种治疗方法,不当没有真正治好妙玉,而且还给她的身体,造成了很严重的后遗症。何况,你怎么证明,是你的毒丹,治好了妙玉?”

    “证明?魏公子,你想让我怎么证明?对了!不知道这只小东西,算不算是一种证据?能不能证明是我治好了孙小姐呢?”

    萧逸飞说着,忽然伸出了他的左手。

    就是这只手,之前伸进了傅红衣的领口,在甜蜜部位摸索了半天。

    因此,傅红衣对它可是恨之入骨。

    此时,她双目喷火的盯着这只手,恨不得将其烧成灰烬。

    而其他人,此时也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射在他的这只手上,想知道他口里说的小东西,到底是什么。

    很快,萧逸飞就当着众人的面,摊开了他的左手手掌。

    掌心处,一片小小的雪花,立刻映入众人的眼帘。

    孙一针,傅红衣,还有孙妙玉,看到此景后,顿时微微一怔。

    旋即感到非常荒唐。

    难道这位飞少说的小东西,就是指这样一片白色的雪花吗?

    他竟然想将这样一片雪花当做证据,来证明是他治好了孙妙玉的病,这是不是太让人感到无语了?

    等等!

    好像有些不对!

    这雪花看着很是有些蹊跷啊!q8zc

    现在虽然天气开始转凉了,但是,离下雪的天气,还离得很远,那么,这雪花是哪里来的?

    而且,此时的会客厅内,气温不低。

    这雪花又和萧逸飞的身体亲密接触,早该被他的体温给融化了,然而,它现在却偏偏还好好的,没有一丝变化。

    不对劲!

    实在是不对劲!

    这肯定不是雪花,至少不是普通的雪花,那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完全被这片雪花吸引住注意力的孙家人,却没有发现,就在看到这片雪花的第一眼时,魏忠贤和陶神医二人,便猛然浑身一震,宛如雕塑一般,愣在当场,眼睛里面,充满着无比震惊骇然的神情。

    “这不就是那寒魄蛊吗?他怎么会落在了成凌飞的手上?”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

    并不是所有的孙家人,没有注意到他们二人的异常反应。

    此时的孙妙玉,正好明白了什么,连忙将目光从雪花身上移开,投射在魏忠贤的身上。

    而看到二人此时的样子之后,心里更是恍然大悟,美眸当中,立刻流露出无比愤然的神情。

    而此时此刻,在数双眼睛的注视之下,那片白色雪花,终于出现了变化。

    只不过,不是开始消融,而是忽然好想活了一样,开始蠕动起来。

    虽然速度很慢,动作幅度很小,可是,却足以造成震撼性的效果。

    孙一针和傅红衣二人,顿时惊呼一声,差点被吓到了。

    至于魏忠贤和陶神医,却也惊醒过来,面面相觑的同时,额头上还溢出了一滴冷汗。

    萧逸飞笑望着二人,问道:“怎么样?魏公子,你觉得这算是证据吗?”

    魏忠贤虽然心虚无比,但却强作镇定的说道:“哼!谁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拿来充当证据。”

    萧逸飞顿时失望的说道:“魏公子说的对,这东西的确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历,用来充当证据,也的确可笑,算了,我还是把它扔掉算了!至于那一百万金龙币,看来我是赚不到了,可惜啊可惜!”

    一边说着,一边随手一弹。

    不偏不倚,那雪花顿时被他弹在了魏忠贤胸口的衣服上。

    很快,雪花触及的地方,那片衣服的布料之上,忽然出现了一片冰凌。

    傅红衣顿时娇躯一震。

    这一幕,感觉和她之前,被自家小姐一口鲜血喷在胸口衣服上的情况一模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在魏忠贤胸口的冰凌,是白色的。

    而她当时是红色的!

    “这,这是什么情况?”

    傅红衣感到诧异不已。

    小小的脑容量,有些搞不清楚眼下的状况。

    而此时的魏忠贤,却顿时感到了一阵透心凉意!

    不过,这种凉意影响的只是胸口的皮肤,远远比不过此时他心底的寒意。

    因为,他非常清楚这寒魄蛊的强大!

    也知道,被这寒魄蛊进入身体之后,会带来怎样的痛苦。

    因此,但他感觉到,那寒魄蛊似乎正在试图钻进他的身体,进入他的胸腔时,顿时惊怒交加,慌乱无比。

    “啊!成凌飞,你干什么?你……陶神医,快,快帮我!啊!我感到胸口好疼,肯定是那寒魄蛊要钻进我身体里面去了,快,快帮我把它弄掉!快!”

    不知不觉,魏忠贤就说漏了嘴。

    而陶神医一边暗暗叫苦,一边赶紧上去替魏忠贤解围!

    他顾不上什么了,立刻撕开魏忠贤胸口的衣服。

    马上就看到,下面的胸口部位,竟然出现了一个红白相交的小点。

    白的是冰。

    红的是血。

    这正是之前那片小小的雪花,此时正在拼命的往他身体里面钻,造成的效果。

    而且才这么一点功夫,这片雪花就已经钻破了皮肤,进入到了肌肉里面,要是再给它一些时间,它肯定能够完全钻进他的身体里面,消失不见。

    这一幕,同时被孙一针,孙妙玉,还有傅红雪,看得清清楚楚。

    三人顿时惊愕不已。

    也震惊不已。

    没想到那看似渺小无害的雪花,竟然会造成如此惊人的效果。

    而接下来,陶神医的举动,却让他们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只见陶神医连忙用手捏着魏忠贤胸口的肌肉,使劲的捏,将那片雪花,一点点的从肌肉里面挤压了出来。

    最终,将其完全挤出了魏忠贤的身体,然后,陶神医便果断用手指捻其雪花,将雪花从魏忠贤身上摘了下来。

    这样的一幕,和之前萧逸飞强袭傅红衣胸口时的情况,简直存在着惊人的相似!

    难道说,萧逸飞之前并不是故意要强袭傅红衣,而只是阻止雪花侵入她的身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